紫色战旗

第187章 溶洞之行三

第一百八十七章 溶洞之行三

在李英杰的带领下,溶洞特勤队的队员背着装满砖头的背包开始登山,从洞口到山顶差不多一公里,根本没有像样的道路,只是一条磕磕绊绊的羊肠小路,三趟下来,小黄已经感觉撑不下去了

要说小黄,也是战斗骨干,小时候也练过武,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要说原因吧!只能说是伙食跟不上,但是,他咬着牙,坚持了五趟。

看着身边的队员,他们好像没有累的意思,刚放下背包,马上队员们脱光了上衣,开始端枪肃立。

小黄也只有这样做,在清晨的微风中,天气还是有些凉。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已经感觉神经都麻木了,看样子肯定坚持不下去了。

他只好放下枪,旁边的队员没有人看他,他感觉很失败,心情沮丧的穿上衣服,不时活动有些颤抖的手臂。

又过了15分钟,队员们放下枪,纷纷退到洞口休息。

突然,旁边的两个小树上,两个身影跳下,看不清他们的容貌,身上被伪装网和树叶包裹的严严实实。

手中的狙击步枪向着远处山坡和湖面的标志物急速射击,然后开始在羊肠小道奔跑,一边跑一边射击。

小黄凑到李英杰身边:“李队长,我怎么一直没看见他们?”

“这是狙击手训练,让人发现还行?”

“他们在树上一直不动两个小时?”

“这是普通训练,对他们的要求是潜伏点不被发现起码要三天的时间。”

“好家伙。”

他不会明白,在生死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作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他不仅要有出色的枪法,还要必须学会在最危险的环境中隐蔽生存,这是亘古不变的狙击法则。

“枪法太好了,足有三百米,还是跑动射击,这是黑字最好的射手吧。”

李英杰摇摇头:“我先跟你说射击的是女的。要说枪法,勉强在黑字里挤进前30名,顶尖的都不在这。”

“那顶尖的要怎么样?”

“300米移动目标百发百中,500米固定目标百发百中,700米固定目标百分之五十

。一会你试试,听说你枪法不错。”

李英杰没看小黄惊愕的表情,冲着梅婷婷招招手,她接过严明递过来的热毛巾,便搽脸边和严明向李英杰走来:“李队长,这位是?”

“哦,来参观的,是八路军,想试试枪。”

“没问题,给。”随即,她的助手递过一支狙击步枪。

小黄接过枪,这是他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的枪,一拿过枪,他就知道是好枪,是每个战士都想得到一支好枪,没有人能例外。

李英杰拉过严明,低声说了几句话。

严明走近小黄:“这位兄弟,看到山崖标注的那几条红线吗?选一个200米的标志物告诉我,如果你打得到,我送你一支这样的枪。”

尚进勇看着眼前的资料,那是一份经济情报--日伪加紧全面控制行庄业务,强令钱庄增资换照。

1.伪华北政委会财务总署强令各行庄增资换照,并限定凡独资或合伙经营的钱庄一律改为股份有限公司,股款不得少于50万元。不少钱庄只得从后帐部分筹措增资,如致昌钱庄是卖出部分有价证券筹款增资的。

有百余家钱庄因资力不足或不堪当局验资的刁难而停业清理。钱庄经过增资换照,由227家骤减至119家。天津各商业银行因其总行多设在上海,日伪当局允许其增资部分由各该总行拨付,所以增资对天津各银行影响不大。

下半年伪华北政委会财务总署再次强令钱庄增资,限定每家股本不得少于300万元,这时伪联币已大幅度贬值,各钱庄增资已不若第一次增资时困难。但也有因不堪验资之扰而主动申报歇业的,当时营业较好的广利钱庄即属此种类型。

2.金融界人士无辜被捕。

在沦陷时期,天津市银钱两业不但在业务经营上日益艰难,而且金融界人士的人身安全也无保障。

日本宪兵队突然拘捕了一批工商企业和金融界人士,其中金融界被捕的有中国银行天津分行经理林鸿赉、金城银行天津分行经理王毅灵、副理夏采臣、交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方静如、营业员马景达、新华银行经理俞君飞、副理陈倬人等7人,他们被关押在日本宪兵队,多次被审讯盘诘,精神上倍受折磨

交通银行的马景达病弱加以气愤,不久就惨死在囚室中,这些被拘捕的人身陷囹圄达数月之久,始终不知触犯了哪条刑律。

“这真是战争使多数人流血,却养肥了少数人,战争带走好人,留下坏人。”他自言自语地说。

基地的门口,叶奋韬迎候着他的大哥盛光勇:“二弟,都是我的错,要不,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别说了,先进去,好好吃饭,休息休息,我们有时间。莹妹都准备好了。”

在私人办公室,叶奋韬看着眼前的孙二虎,他变了一副面孔:“你个小王八蛋,为什么造成这样大的伤亡,连有的弟兄的尸体都抢不回来?”

“我们不是遇到没想到的袭击吗?”孙二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小声的说。

“硬碰硬的打仗死人无法避免,被人偷袭?那些训练课白上了,这样的装备,还能被暗算,你适合当指挥官吗?对得起那些弟兄吗?”

孙二虎委屈的站在那里,两只手不安的搓来搓去。

旁边的兰黎明向贾莹使了个眼色,贾莹会意的点点头。

“二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二虎做的对不对,自有我们的军法管着,你讲了半天不能独裁,原来是讲给别人听的,自己先违反。”

叶奋韬看了看众人,心里是明白的,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把孙二虎怎么样,只是这时不说几句是不行的。

“二虎,等到战斗总结出来了再说你的问题。来,坐下,现在说说你们怎么联系的,通过什么途径?”

“干爹,这要从姚二哥那里说起。如果不是他制定的联系方式,我们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