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88章 这叫艺术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这叫艺术

原来,随着聚合贸易总公司的四处开张,现在以平津地区为中心向四周扩展着,店的负责人都是当地人,几乎所有的县城都有分店。

为此,姚水明定了一个紧急联系的方式。

“我找姚先生,不知在不在?”

“我们这里没有姚先生,只有掌柜的

。”

“让我来的人说自己姓姚,我没记错吧?”

“您有什么事吗?您看,我这里很忙。”

“我定了一批火柴,不知道到货没有。”

“没到,现在只有打火机,火柴下个星期到。”

“没办法,我急用。”

“那您给我一个地址,我们提供送货。”

“老二还弄这个,一旦被人知道那不表露了杂货店的身份。”

“没人敢冒充,对待叛徒,老二和那两个小姑奶奶狠之呢。”兰黎明接过话头。

“哦,说说。”

“是得从那个公大七厂的事说起,他们弄得有些血腥但效果很好。”

当了软骨头的公大七厂的老丁两口子现在的日子过得滋润,赏钱是相当于3000大洋的银联劵,他们偷偷买了一个小院。

改头换面,两口子开了一家小杂货铺,地点在意租界的边上,靠近一个伪警察的派出所。

说起来,找到他们也不是容易的事,毕竟看到过他们的人不在市里,所以,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安全是有保证的。

时间慢慢过去,已经两个月了,警惕之心也在淡去,手里有了两个钱,也学着小老板的架势吃个西餐,喝茶,跳舞,日子就这样过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料想到,在距离他们不远的桌子,正有两双阴森恐怖的眼睛冒出骇人的寒气死死地盯住了他们。

两个人的头发有些长,几乎挡住了他的眼睛,只有从头发的缝隙中才能看到他们射出的两道目光,这种目光里所透出的是一种极端的残忍、无情的凶狠和嗜血的兴奋,任何人见了这样的目光之后都会有一种从后脊梁渗出一阵冰凉的不寒而栗之感

他们悄悄地没有任何声息地从背后走过来,一个人几乎没有费什么很大的劲就把手里的刀刃从老丁的后背穿了进去,然后又飞快地将刀抽了出来,随即,只听老丁凄惨地哼了一声之后,身上的血像喷泉一样带着一股热乎乎腥臊的涌了出来,顷刻间就把眼前洁白的桌布染得彤红一片。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于突然,几乎在老丁的老婆都还没有来得及反映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就在老丁老婆惊诧地长大了嘴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餐厅里的所有人也都为这样轻松杀人而震惊的目瞪口呆。

如果站在美学的角度上来讨论杀人的问题的话,这一刀无论从力度速度和角度还是因此而形成的漂亮弧线简直完美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尤其是他在杀人那一瞬间,脸上所表现出的那种轻松和自信,根本不像是在杀人,而是似乎在完成一件自己喜欢的作品一样,谁也不会把这种轻松舒缓的表情与杀人联想到一起。

握在他手里的刀在进入老丁体内的刹那,如同教书先生手里的毛笔,正在豪情万丈地创作一幅作品一样,精湛的技法从数学的角度还是从物理的角度都是一种完美的组合,直接的进入了心脏。

另一个人用的是一把长刀,飞快的在老丁老婆的第二和第三根肋骨上打开一个小口,然后把刀插进她的身体。

老丁老婆安静得超乎想象,并没有想象中撕心的喊叫,杀人者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也许是担心羊会发出令人伤心的声音来,很快,她的身体就软了下去,整个过程迅速而且温柔。

周围死一样寂静,餐厅里的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两个人很轻松的收起了手中的刀,放下一个黑字的标志物,转身离去,只剩下一个安静的餐馆和一脸惊愕的人们。

“这都是我们的人?”

“是啊!都是江湖人士。”

“都可靠吗?”

“这您得问老二他们,不过,都是忠诚的成员

。”

“对待汉奸也是这样吗?”

“反正差不多,老二的意思是对叛徒,败类,汉奸之类的人行动要有震慑力。”

“这也是,陈嘉庚在早年有一个更简单的判断,凡在敌寇未退出国土以前任何人谈和平条件者当以汉奸国贼论。”

汉奸的定义有时候有些暧昧,具体到每一个个人,如何判定他的罪过也成了充满主观性和复杂**织的难解之题。

汉奸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身上负有血债的。由于这些人的存在,导致中国军队受挫、抗日爱国人士牺牲,比如汉奸头子、便衣队特务、密探等等,这些是非常明确的汉奸败类。

第二,在伪政府政权中做到一定级别的。他们可能没有直接犯下血债,但毕竟在大部分人家破人亡的时候享受着声色犬马的生活,作威作福多年,说他们是汉奸也绝不冤枉。

第三,侵略军的合作者,下层官员、军人,比如基层警察、保安队长等,可算胁从。他们不像前两种明确是国家、民族的敌人,相对灰色一些,也是为数最多的一批。可能是卖国求荣,但也可能就是为谋生。

“这要看您了,毕竟还没有修改惩罚条件。”

“这个现在没法改,否则只会越来越多,等到我们打出能容纳人们生存的地域和土地才能变更。

你想想,国家临受大难,江山破碎如梦,而将己身托付日寇,求余生荣华富贵。

很难想象他们当时的想法,为什么来,又做什么去?他们对于找到这条出路是何心态?庆幸、向往?苦闷、挣扎?抑或抱着一种虚无态度但求今日安乐?”

“也是,这个问题只有这样,要不是这样多的汉奸,中国也不会发生这样多的惨案。”

“所以嘛,你为个人的生命考虑,但是以更多人的生命为代价,这已经超越了一个人做人的底限。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这句话又在这里真是太合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