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90章 运煤高线

第一百九十章 运煤高线

杨家坨煤矿原是清政府内务府员外郎陈熙武出银二万两于1879年开办的中兴煤窑,地址在门头沟地区的杨家坨村,1908年因发生水患停采。

1915年,陈熙武之子陈绍武通过在天津购买水泵的旧关系,与天津日本人居留团团长、臼井洋行经理臼井忠三达成协议,以中兴煤窑为基础双方合办中日杨家坨煤矿,领得民国政府商务部执照,资本100万元,各出一半。

矿区面积扩大到1921亩,开凿斜井两口,深160米,透煤三层,有工人300名,年产煤5万吨。

煤矿总经理为日本人内田忠亮,副经理为陈绍武。

1929年,矿长为日本人五岛,煤矿拖欠工人工资,机械部工人罢工,矿井水不能排出,矿井被淹停产。

日本占领京西矿区期间,日本人还在宛平县的香峪村开采煤炭,矿名为北平煤矿,因煤质欠佳,时间不长煤矿关闭。

房山运煤高线是中国第一条以蒸汽机械为动力的空中索道缆车运输线路,由天津商会出资,聘请德国、法国和比利时的工程技术人员指导,于1907年开始修建,1911年通车,计划修建78华里,实际通车54华里,有站台12个。

每天可从房山县北部山区运往坨里火车站煤炭500吨,修建之始即投资白银300万两。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后,8月20日,日本军队即占领了运煤高线设在坨里火车站的办公大楼,控制了高线的煤炭运输。

1938年12月,日本侵略军对高线实行军管理,由日本人野上辰之助任军管理人,日本人三夏之好担任总工程师

。日军不但利用高线从矿区往山外运煤,还利用高线从山外往山内运送战略物资,向平西抗日根据地进攻。

为了保住这条能源补给线,日本人组织了武装护路队,在高线的**站坨里镇和线路附近的河南村及南窖村建立了据点,在高线的各个站台都建立了碉堡岗楼,设重兵把守。

在日本人占领运煤高线期间,房山县的坨里至河套沟地区,1938年产煤10.57万吨,1939年产煤9.24万吨,1940年产煤17.29万吨,1941年产煤19.36万吨,这些煤炭,主要被日本人控制的高线和铁路运出。

日本军队侵占门头沟地区后,把煤炭作为战略物资,控制煤炭的生产运输和销售,日本在门头沟煤矿的军管理人白鸟吉乔,利用日本军方的武力和控制的铁路,在门头沟煤矿收购民窑煤炭,再转手加价售卖,从中渔利。

白鸟制订七条规定,民窑不许自行外运煤炭和销售,所产之煤必须卖给军管理门头沟煤矿公司,他召开一次有27个煤窑总管和门头沟煤矿17个包工柜头参加的会议,严禁民窑卖煤,强迫与会人员集体宣誓,并以保证人身分按上手印,遵守规定,否则以违犯七条规定论处,或按私通抗日武装治罪。

为了防止民窑自行卖煤,白鸟派出日军和警察在门头沟外出的路口、永定河的桥头等地设岗看守,发现违犯规定者,抓起来施以酷刑,白鸟把持的门头沟煤矿将运煤铁路向西延长230米至西新井,并在西新井地区设立的收煤所开始收购民窑生产煤炭。

白鸟对民窑煤炭任意定价,以低价收进,再以高价卖出,坐收渔利,平均每月收购煤炭都在万吨以上。

日本在门头沟地区设立收煤所,控制民窑经营,使众多小煤窑债台高筑,入不敷出,无法正常生产。

北平沦陷前,矿区煤炭火车外运,主要通过京广线和京门线的支线。京广线上的支线有两条:一是良坨线,从良乡车站辟出的支线至坨里,长12公里,主要运输大石河河套沟一带产煤。

二是琉周线,从琉璃河车站辟出支线至周口店,长16公里,主要运输周口店、长沟峪一带产煤。

京门线是西直门火车站至门头沟地区城子火车站的铁路线,长25.231公里

。辟有三条支线。其中,从城子车站至门头沟煤矿的支线,长2.5公里,主要运输门头沟煤矿和圈门一带产煤。

从城子车站至大台的支线,名为门斋线,长29公里,主要运输大台地区和斋堂一带产煤。

从三家店车站至军庄村的支线,长约5公里,运输杨家坨一带产煤。1937年,日本军队占领平西地区后,立即对矿区的铁路进行军事控制,不但在运输煤炭上任意加价,从中收利,还利用铁路为侵略战争服务,将煤炭作为战略物资运往占领区和日本。

日本侵略华北后,将煤炭作为战略物资控制,组织了华北石炭贩卖有限责任公司,对煤炭实行统管。

门头沟煤矿军管理人白鸟吉乔,在控制门头沟地区煤炭生产和运输的同时,还利用日本军方势力,在北平城设立北平煤炭公司,对北平和天津等城市的煤炭市场进行控制。

白鸟强迫北平四城煤栈业120家,组成东西南北四事务所,销售门头沟煤矿公司配煤,形成产运销独家办理,垄断北平甚至华北煤炭市场。

白鸟吉乔对煤炭实行统制售卖,任意提高煤价,多次造成北平、天津大煤荒,使众多工厂、商号歇业,工人失业,京西许多民窑关闭,大批矿工流离失所、逃荒要饭。当时北平的小学生上学要带劈柴取暖,众多学校停课。

“尚叔,二叔通知你去蓟县。”

“正好,我也要和他说事。”

“我看意思是大事,叶叔让黎明哥,二哥都去。”

“老叶,现在煤炭的情况就是这样。”

“你有什么想法?”

“还能怎么样?把那个运煤高线搞掉。”

“恐怕不是这样简单吧?那些工人怎么办?”

“好办,我们现在也缺人,九山顶要建设。再说,不救人早晚也是死,日本人压榨的很厉害,也不往深里说,举几个小例子,你就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