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91章 国家需要铁与血

第一百九十一章 国家需要铁与血

日军占领平西期间,肆意征用人民群众为其侵略服务,多次从煤矿征用苦力。

1940年,日本侵略军向平西抗日根据地扫荡,门头沟煤矿接到日本吉井部队命令:“即刻拨派苦力一千名,务于本月九日早十一点送交本队,万匆违误,等因奉此。除由各村按户分摊外,相应函请贵矿即时拨派苦力一百名,务于本日十二时以前送交。”

在日本人对门头沟煤矿军管理期间,驻矿日军和亲日把头想方设法压迫剥削矿工,欺压矿区乡民,经常殴打辱骂百姓,到矿区店铺商号白吃白拿。

人们稍有不服,即被视为抗日武装,抓捕审讯。

矿工任满仓,为人耿直仗义,平时好打抱不平,驻矿日军将其抓去,要他承认私通抗日武装,任满仓不承认,遂对其严刑拷打,进行逼供,任满仓被折磨得忍无可忍,乘日军不备夺刀劈伤日本兵头目田店后逃出,日军追赶,将其炸伤后抓住,押到矿内迫害致死。

1937年秋,日军进占协中煤矿,遇到测量工程师鲍贵,怀疑其是抗日分子,将鲍绑在杏树上用枪挑死。

日军占领门头沟煤矿期间,对工人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迫,门头沟煤矿军管理人白鸟吉乔在给矿经理的信中写道,强壮成人每班达一吨以上效率的每天两斤粮食,绝对需要的儿童劳动每人每天一斤。

“这样说,我们非弄它一下不可了?”

“可不是,把这条运煤高线掐断,日军就得头疼。另外,那些煤矿工人是干建筑,土木的行家。你看看,这不是一举两得

。”

“是这个道理,让他们抓紧时间准备吧。”

“老叶,急急可可叫我们不是为了这事吧?你现在把你最重要的事讲讲吧。”

“那几个人还没来,等齐了,我说说我的想法。从我到了基地,我们好长时间没聊天了。”

“是呀,有些日子了。”

“无可否认地,我们的文化基因,的确有喜欢内战的成分。比如,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地位、并且极其深刻地影响着我们中国人思维方式的《三国演义》中,我们就可以看到作者把那样一段悲惨的历史,居然写得十分慷慨激昂。

正是由于这部堪称伟大之作品的影响,一个以杀戳国人为一生意趣的关云长,居然凌驾于霍去病,李广等为大汉民族驱逐外寇,开疆拓土的民族大英雄、大将军之上而成为旷古绝今的武圣人,并进而演化为人们顶礼膜拜的关圣大帝。

一个在隆中对中即露出分裂国家统一政权之野心,又六出祁山,专以挑起本民族内部战争为能事的诸葛亮,竟成为万世贤相之楷模,这让人不可理解。”

“也不能完全这样说,那是有时代背景的。你是要当霍去病了?”

“那是当然,内战会有英雄吗?只是政治,你是知道的,我对政治不感兴趣。”

“战争不仅是一种政治行为,而且是一种真正的政治工具,是政治交往的继续,是政治交往通过另一种手段的实现。这是克劳塞维茨说的,在世界上任何事想离开政治不容易,你还是研究一下政治吧。”

“中国人习惯于把国家看成一家一姓,或一党一派的私物,相信这个国是你的,那个国是我的,牺牲你的国,不等于牺牲我的国,在近代民族主义生长过程中绝难避免。专制皇帝如此,革命者也莫不如是。

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近代任何民族国家的形成,都需要经历相当的过程。

不仅要经历一个大多数人经过民族主义思想启蒙,逐渐认同自己的特定国民身份,进而自愿履行其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义务的情感归属过程。

而且还要经历一个对现代意义上自己国家主权和领土范围的认识和界定的过程

。想当然地把我们今天对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理解与当年孙中山的理解混为一谈,只能是对历史的不求甚解。

不了解我们今天的民族意识,并非与我们这个民族与生俱来,而是要经过许多年的生长和发展才可能成形的。

爱国主义最原始、最革命性的概念,乃是以国家为基础而不是以民族主义为基础,因为这种概念来自主权人民,也就是说,国家是以人民之名来行使治权。

爱国主义者们所效忠的父祖之国,并不是现存或先前存在的国家,而是经由人民的政治选择所创建的民族,这些人民借由民族的创建,打破或至少是疏离了他们与旧权威的关系。”

“你是不是认为,在这个定义下,民族乃是全体公民的集称,他们拥有的权力使他们与国家利害相关,因此,公民才会真心觉得国家是我们自己的。”

“是的,即在民众的眼中,这个国家理应与过去私利与特权的国家相区别,即应当是公益和公利的代表。换言之,理想意义上的爱国或爱国主义,首先就要确定一点,这个国家是否是经由人民自己的政治选择,并事实上是经由人民自己来行使治权的,代表全体国民自己利益的国家。”

“这也是政治。所以你我才认为,中华民族才是我们选择的唯一,不管它有多少民族,多少人口。”

“从后世看,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中国人就像在炼狱一样,熬过了漫长的十四年,这十四个年头的苦难好像是为百年来祖先的不争气献祭,祭典代表一个结束,也代表另一个开始。

1945年9月9日上午九点祭典结束,这个时候的中华民国已是遍体鳞伤,已经迈不出另一开始,但他为中华名族的万劫不复撑住了一个可以浴火重生的停损点,这也是历史的事实。

不是我对某个党派拥有的何种的偏见,只是,我需要历史的真相。”

“老叶,那我们自己创造一个真相,重新开始一个时代。”

“有国家就有战争,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靠的不是梦想,它最终总要诉诸血和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