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97章 青史留名的诱惑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青史留名的诱惑

“老几位,我们继续,现在说说我们重点研究的对象,也是以后我们要面对的对手。”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叫嚣要征服和奴役东方斯拉夫人,夺取德意志民族的生存空间,发动建立第三帝国的战争。

美英则极力怂恿希特勒首先向苏联开刀,德、日、意三国协定的签署使苏联面临着两面夹击的态势,这一切苏联领袖斯大林可谓是了如指掌,不抱任何幻想。

作为二十世纪的黎塞留和俾斯麦,斯大林一方面抓紧整肃国内,防止国内出现第五纵队的情况,一方面试探性的加入法国为首的反德国阵营。

1934年苏联加入了国家联盟组织,1935年苏联与法国签订了《苏法互助公约》。

外交上的接近只是形式,要有效地反对希特勒德国必须有相应的军事安排。慕尼黑危机后,英法开始与苏联进行了军事谈判。

但是,从1939年4月开始,英法尤其是英国在与苏联的政治与军事系列谈判中虚与委蛇,只能加深斯大林的一个疑虑,法国是否有推行自主外交的能力?英国是否有诚意与苏联进行全面有效的军事合作以反对希特勒德国?英国是否打算牺牲东欧国家来换取希特勒首先进攻苏联?这一点事后证明斯大林的怀疑是正确的。

因此斯大林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使苏联置身事外,免遭德国的第一波攻势,为本国保有最大限度的外交行动自由权,从而在最有利的时刻出手。

斯大林果断地决定双管齐下,同时与希特勒德国进行势力范围谈判,为苏联争取战争的空间与时间缓冲。

1939年8月,苏德两国经过利益交换,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

1941年4月,斯大林如法炮制,与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

至此,斯大林已经昭示各大国,表明苏联的态度,在英法与德意日两个集团的斗争中,苏联已经完全置身事外,保持中立,任何国家想挑动苏联为其火中取栗都是徒劳的。

在二战前各大国的政治家中,只有斯大林才有这样钢铁般的意志,完全以现实利害关系和力量对比来推行外交政策,完全无视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的限制和差异。

“这个说明一点,斯大林是完全站在自己民族的角度想问题,完全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兰黎明说道。

“黎明说的没错,从这个角度说,斯大林才是民族英雄,才是苏联的守护神,是苏联屹立不倒的原因。”

斯大林在二战前的外交政策的关键性错误在于,他把希特勒当成和他一样的人,是那种精于评估利害关系和力量对比的,冷酷无情的政治现实主义者。

对他在外交政策上做出的种种微妙暗示,允许苏联后方进行军事演习和进行战略工业大搬迁,却不允许前线进入临战状态,表明苏联有保卫自身免遭德国侵略的实力,但是绝对无意主动与德国开战。

与被德国占领的国家一一断绝外交关系,表明苏联正式承认德国的征服成果而无意干涉——能够心领神会,并在外交上做出相对应的回馈和正常的反应。

那就是承认苏联的向东扩张的成果如西乌克兰、西白俄罗斯、比萨拉比亚和波罗的海三国等等。让希特勒冷静地评估苏联的强大实力,从而在没有把英国拿下来之前,为避免两线作战的危险,老老实实地坐下来与苏联进行利益上的讨价还价。

在不久前结束的西班牙内战中,斯大林的这些外交特点或者说缺陷就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小心翼翼地扩大对西班牙共和国的援助,但一直限制着西班牙临时政府把西班牙共和国变为彻底的社会主义政权,而宁愿维持着一种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下的资产阶级革命的形式,从而阻碍了西班牙临时政府以真正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形式来动员人民来消灭反革命势力和抵抗德意法西斯的侵略。

他这样做是为了向西方国家表白,苏联的当务之急是联合西方国家建立反对法西斯的统一战线,而不是推动世界革命

苏联更无意以发动世界革命的方式,来单枪匹马地反对法西斯,事实上这也缓不济急。几年后,在二战正酣期间,斯大林解散进行世界革命的组织共产国际,也是同样的战略考虑。

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斯大林忘记了希特勒是个政治浪漫主义者,一辈子以艺术家自诩,本质上是个赌棍兼神棍,一贯不按常理出牌,最擅长的就是异想天开。

当然,政治现实主义者所犯的错误一般都能够弥补,而政治浪漫主义者不管能够获得多少成功,却经不起一次失败,希特勒的冒险,斯大林的胜利,雄辩地说明了这一点。

“老尚,你也是艺术家,是不是艺术家都是灵光乍现。”

“瞧你说的,战争也是艺术,还是最高级的艺术。”

“老叔,您是真的要和苏联开战?”

“那是一定的,我们要收回自己的国土没什么不好说的。既然来了,总要轰轰烈烈一把。”

“那准备的东西多了去了。”

“就是这个意思,你做做功课,大家以后的任务太多了。日本人一旦和美国打起来,失败是无可避免的。这样,给了我们五六年的时间准备。”

“叶叔,这次玩大了,没准在史书上留下我们的名字。”

“不是没准,是肯定。”

“看样子,我得好好学学大兵团作战了,是不是,叶叔。”

“胜强,甩开膀子干起来,日本人只是练手。”

“老叶,我算服了你了,感情这次开会弄得神神秘秘都是为了这。我完全同意,就是在史书上占一页,这个诱惑谁也挡不住。”

“我这次开会的目的,主要是确定今后的方针,然后是军事上的准备,关键是选择适合自己的重型武器,加上情报准备充分,突然袭击是有成功的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