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98章 准备出发

第一百九十八章 准备出发

“叶叔,说了这么多,我是不知道这些大道理,我对纳粹对犹太人的做法感兴趣。”

“为什么这样问?”

“我们现在这里有十几个白俄,已经成为我们的人,他们都是犹太人。”

“这个太好了,以后你在蒙古和西伯利亚的情报有人选了。那我简单说说,要是真说起来,三天三夜恐怕也讲不完。”

第一是宗教根源,由于犹太人信奉犹太教,拒信并杀死基督,和基督教势不两立。

按照天主教的说法,犹太人作为一个集体犯有弑神罪,你想想还有什么罪是比这个更严重的?同时,在欧洲基督教社会,要证明基督教是对的,你也就必须证明犹太教是错的。

如果容忍犹太教,甚至承认它,那么基督教也就是错的。因此从神学上考虑必须消灭犹太教。天主教,正教,新教都有大量反犹分子,譬如像马丁路德这样的人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极端反犹者。

第二是民族文化根源,犹太人本为亚洲移民,种族上属于外种人,欧洲人看了不舒服。

人们对长得不一样、文化习俗有差异的人有距离感,觉得不是自己人,因此对不同种族的人不那么容忍的。

另外欧洲人的成见是犹太人非常顽固,极其难以同化,并且欧洲人相信所有犹太人的同化努力只取得了表面效果,比如犹太人改信基督教都是装出来的,但骨子里不信。

欧洲人认为,犹太人的同化只是假像,只是为了方便他们更好的藏匿于人群之中,认为这是一群最狡猾的人。

这里你得到的是一个阴谋论的表述,一个犹太人同化得于好,你认为他越狡猾。而这个论点是不能证伪的。如果你拿出证据说明这个犹太人已经同化了多少代了,回应可能是,这个犹太人家族伪装成同化者伪装得太狡猾了,干得太巧妙了。

第三是犹太人的文化,经济,政治优势

。犹太人在许多国家的社会经济文化中都扮演了重大角色,是中产阶级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纯粹按照人口比例来说,他们取得的成就是让人吃惊的。这使许多欧洲人嫉妒,尤其是那些经济条件较差的平民。

纳粹的反犹宣传片是这样拍的,先拍非常贫困的日耳曼人,然后拍富裕的犹太商人。给你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前者贫困的原因就是后者。而犹太人被定格成都是放高利贷、不从事体力活动的奸商。

当时的成见就是,认为犹太人一定是从事买卖投机生意之类的活动,但逃避真正的生产活动的群体,他们贪婪、小气、奸诈、堕落等等坏品质的集成者。

由于犹太人在经济、文化上的强大,必然使欧洲本土人心生嫉妒,同时对犹太人的力量感到恐惧,因此各种和犹太人有关的阴谋理论大行其道,认为犹太人要操纵世界。

马克思主义所带来的十月革命中,布尔什维克的核心里有大量犹太人,这更加使人们对犹太人的国际阴谋论信以为真,当时的犹太人的形象就是这样的,而没有人去深究。

“我听说过,白俄中反对苏维埃的也很多,其中也有犹太人。”

“所以,对待犹太人是有偏见的。再有,你可以多联系白俄中的反苏维埃人员作为我们以后工作的重点。”

“这个好办,我可以用这几年的时间让他们休眠,等到我们准备好了就行动。”

“多花钱,好办事。西方人一般是很现实的,日本人以前就干过,只不过没成功罢了。”

“老叔,说说您的总体想法。”

“杜黑在其举世闻名的《制空权》中写道,夺取制空权要求采取积极行动,也就是,进攻的行动而不是防守的行动,这是最适合于空中力量的行动。

他又进而对轰炸行动提出了明确的原则和准确的概念,即目标必须一次突击即完全摧毁,不需要对同一目标再次突击,轰炸单位应当有能力摧毁一定面积内的任何目标。”

“是的,其实,此后数十年间轰炸航空兵所实施的突然奇袭和毁灭性的打击正遵循了上述法则

。杜黑还认为,只有对军事上和民众的抵抗精神方面从空中加以彻底瓦解,才能获得战争的胜利,而为达到此项目的,轰炸行为与战斗机夺取制空权一样,都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我们先要说说天空的问题,再说地面的问题。”

“那我做做功课,以现在的技术条件为准,明天吧。”

“姚先生,现在告诉您,小黄可以参加解救人圈的行动。不过,首先要经过训练,以保证战斗能力,现在小黄明显达不到战斗要求。”

姚先生不解的看着小黄,小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说道:“确实达不到要求。”

“如果您没有别的问题,我安排小黄训练。”

即便是在溶洞的日常训练,对小黄来说也是不容易的。李英杰明白,任何人开头都是困难的。

小黄的身体素质好,加上这里的伙食,对小黄来说,短时间就可以提高到很高的水平。弹药是神枪手的基础,无限制的弹药供应,使小黄一个月之后达到了400米准确射击的标准。

现在的小黄已经达到了自己没有想到的战斗技能高度,一个半月以后,他终于成为训练中的一员,而不是看起来的另类风景。

严明,张救国在认真的听着关于满国军的讲解。上了年岁的老人经常说,伪满警察怕国兵。

为什么怕国兵?因为国兵是爷,是王牌。国兵为伪满洲国的武装部队。最初由投降于日本的关东军的东北地方军阀部队组成。以后发展到11个军管区和1个江上军。

该军名义上是皇帝直属的国家军队,实际上是日本关东军通过顾问团控制的附属军队。对国军、关东军从人数到兵种都严加控制,各级指挥官中都有日本军人。

1934年建立了宪兵。1940年以后,由于关东军所属部队大批抽调到各个战场和用于对苏战争准备,该军不断扩充。

国军除了镇压东北的抗日武装力量外,还被派往华北,参与日军对华北的军事侵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