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15章 试刀失败

第二百一十五章 试刀失败

“二叔,这是参谋部下发到所有部队的丛书,都是关于日本的研究,我留了一套,没事您也看看把把关。”

“好啊!这帮人还是很努力的,这都是黎明打的底好。这么多本,有时间我慢慢看吧!这些我也是外行看热闹罢了。”

1937年侵华战争开始以后,日军的作战思想和作战理论,仍然继承了1929年之前颁布的《统帅纲领》、《战斗纲要》、《海战要务令》《步兵操典》,《阵中要务令》等的衣钵。

虽然1938年颁布了《作战要务令》,但其基本思想和理论与以往没有实质性变化,主要还是以白刃突击、进攻精神为主,在运动战中把敌人包围歼灭在战场上的思想和战法。

《排战要务令》尽管是日本陆军师及其以下部队作战行动和教育训练的条令法规,视野也较窄,但它的颁发,标志着日军作战理论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

它是在《阵中要务令》和《战斗纲要》的基础上编纂的,是陆军基本战术的总结、日军基本作战理论的反映。

因此可以说,日军作战理论是以《作战要务令》和(海战要务令)为核心,以《统帅纲领》及各兵种操典为补充而系统化、体系化的,强调无形战并力的威力,鼓吹精神万能论。

总起来说,鼓吹精神万能,过分强调无形战斗力在战争和作战中的决定性作用的思想,根深蒂固地贯穿在建立统一的国家军队之后数十年的建军史中,到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时期,这种思想在其作战中表现得更明显,也更有所发展。

日本历来认为,精神力量属于一种无形战斗力,过分强调以精神力量为基础的勇敢的进攻,以血肉之躯实施的白刃战,指挥官的意志,统帅之妙和高昂的斗志,是战争和作战胜利之首要的决定性因素。

这种思想渊源于两个方面:一是顽固和浓厚的封建迷信和民族主义思想,即所谓日本是神国,是优秀民族,灵魂是大和魂,可得到天助神依,神风相助,使之无往而不胜

二是所谓的宿命论,即认为其国力弱,资源贫乏,技术落后,无法同欧洲列强相比,靠物质的战斗力难以取得战争和作战的胜利,只能发挥所谓日本自身在精神上的固有优势,才能弥补有形战斗力之不足。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日本统治阶级大力强化思想统治,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在军队中灌输武士道精神,忠君爱国思想。

在战争中的作战行动中,极不现实地强调人的精神作用,甚至鼓吹精神万能论,而轻视防御,贬低物质战斗力的重要性和威力,忽视基于科学判断的作战计算,在兵力兵器等物质战斗力明显劣于其他列强军队,完全无取胜希望的情况下,更狂热地鼓吹为天皇效忠、献身。

宁可玉碎,决不后退,积极组织特别攻击队、敢死队,鼓动士兵以血肉之躯迎击敌人的坦克、军舰和飞机。

在过分强调精神力量而轻视物质力量的作战思想指导下,日军总是企图靠侥幸和偶然性取胜。

尽管也偶有成功之例,取得一些令其鼓舞的战果,但这种没有坚实物质基础的精神力量只能奏效一时,而无法成为挽救其失败命运的永恒法宝。

叶奋韬放下小册子:“还是老一套,没什么新鲜东西。不过,这个时代总结出来不容易啊。”他暗暗的想。

食为天饭店是一家高级的所在,里面所有的布置都显露出豪华,而且都收拾得很干净。

贴着高级木地板的地面和本色木头隔板被洗刷得一尘不染,高高的屋梁垂挂着鲜艳的中国结,墙上张帖着具有强烈中国民族色彩的福、禄、寿三星图和撒金的福字。

那菜单,对中国人是非常眼熟:红底金边,上绘龙飞凤舞,是那种看了几十年、眼里都看出茧子来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传统得不能再传统、通俗得不能再通俗、国粹得不能再国粹的图案。

最近,姚水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食客中好像有一些人把吃饭当成手段,把窥探当成主业。

晚上营业结束的时候,他召开了一个会议,所有的伙计开始睁大眼睛,自动手枪也放在了合适的地方

姚水明对这个地方还是很有信心的,钢筋混凝土的墙都有半米厚,四挺92式重机枪,三支榴弹发射器,两支火箭筒,两门90mm迫击炮。突击队员经常保持二十人左右,加上情报人员接近五十人,他们都可以配合操作重武器。

每个突击队员都配备突击步枪和自动手枪,其中有两个狙击手。

此外,还有正常储存的二十支突击步枪,情报人员人手一支自动手枪和个人选定的独门武器。

弹药更是充足,各种口径的弹药接近二十万发。虽然,他知道,没有永远不暴露的情报站,但他希望这一天晚来一些。

形迹可疑人员的出现缘于附近公大纺织厂频繁的袭击日本情报点和厂内的破坏活动。

鉴于姚水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日本宪兵队队长菊池觉中佐决定先对这里进行调查,搜集证据,然后再采取行动。

叶奋韬和尚进勇的见面总是愉快的,那是因为他们不仅是同龄人,还是发小,他们谈话总是很投机的。

淞沪抗战,打破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同时也打乱了日本的战略部署。

日本本想以中国为据点,北攻苏联,南攻英美,日本内阁的南进派和北进派的争论也旷日持久。

谁曾想,在中国战场上,日本陷入了持久战的僵局,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急需大量的战略资源用于扩张,长期的对华战争僵局不符合日本的利益,因而资源丰富的西伯利亚和东南亚成为了日本下一步的战略目标。

日本决定先拿苏联试刀,于是就有了张鼓峰事件和诺门罕战役,亦称哈勒哈河战役,在朱可夫的指挥下,小日本被打得满地找牙,狼狈不堪,被小日本称之为国宝的日军第1坦克师团从此完全丧失战斗力。

此为日本陆军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败仗,在苏联红军的坦克洪流,炮火覆盖和密集的空中火力面前,任凭你小日本发起多少次万岁式冲锋都无济于事,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