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16章 沉寂的黑字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沉寂的黑字

1941年春,冀东的抗日形势得到了很大的发展,除以八路军冀东军分区主力部队十二团、十三团外,各县地方武装也相继组建完成,全区总武装人员达到7000多人,正规部队4000人左右,区内人口达到200万左右。

于是,黑字的作战部队突然失去了踪迹,黑字这个抗日组织突然沉寂了。

由于各支反日武装不断的给予侵华日军以沉重的打击,震动了侵华日军华北派遣军总司令部,甚至惊动日本大本营。

因此日军对冀东抗日武装即恨又怕,时刻想着报复,同年三月,日军华北派遣军扬言对冀东进行一次空前大扫荡。

但到五月不见日军行动,还制造种种假象,如说兵力不足,运输力量不够等等。

这时冀东军分区将十二团、十三团全部调到蓟县、玉田一带,准备在青纱帐起来之后,寻机给日军予重创

1941年5月二25日前,日军将其主力隐蔽地集结于机动位置,完成了对冀东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四面包围。

北面,西起古北口沿长城线至冷口。

东面,北起喜峰口沿滦河南下经滦县达宽城。

南面,自滦县城起,沿北宁铁路西经唐山、芦台、宁河至宝坻。

西面,从燕郊、三河和平古路至古北口。

此次日军共出动第二十七师团,混成独立第十五旅团,关东军五个独立大队,伪满军、伪治安军、伪警防队等计六万余人。

5月20日以后,日军缩小包围圈,十二团和十三团主力部队,被日军压缩在玉田和蓟县南部,该地区水网密布,坑渠众多交通不便。

从6月1日—7月3日,与日军在蓟、玉、丰平原苦战多次,虽毙伤日军不少,终因寡不敌众而多次失利,主力团和游击队各损失三分之二,失去了反扫荡的能力。

此次战役后日军认为已经彻底解决了冀东问题,于是主力部队撤离冀东,准备派驻冀东伪政府的治安军进入冀东,建成稳定后方,但他们想错了。

黑字一个大的攻坚计划也在准备着,时间定在了1941年的年末。

冈村宁次,明治十七年(1884年)生,东京人。

他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在陆军大学,冈村宁次与土肥原贤二、坂垣征四郎等侵华日军名将同属十六期,是同期同学,比多田骏晚一届。

冈村宁次的军事生涯开始得很早,20岁时已是步兵少尉,21岁任小队长,参加过日俄战争。

23岁任步兵中尉,在陆军士官学校任教,当时阎锡山、孙传芳等人均为该校学生,故而冈村宁次与他们还有师生之谊。

29岁升为步兵大尉,任中队长

35岁升为步兵少佐,不久去欧洲旅行。

38岁任大队长。

39岁升为步兵中佐,在参谋本部第二部中国班工作。

此前冈村宁次虽说多次来过中国,但从此才算正式研究中国大陆问题。

41岁,到中国任军阀孙传芳的顾问。

43岁,升为步兵大佐,任联队长。

48岁,任日军上海派遣军参谋次长,参与1932年一·二八事变,同年升为陆军少将,主持陆军现代化的研究。

8月,又调任日本关东军参谋副长。

52岁升为陆军中将,任第二师团师团长。

54岁,升任第十一军司令官,指挥进攻武汉。

1940年3月,调任军事参议官。

1941年4月,晋升为陆军大将。

从冈村宁次的经历看,有如下几个特点:

一是其全部军事生涯,几乎都与中国有关,当过孙传芳的军事顾问,参与过1927年的济南惨案、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1932年的一二八事变。

在所有日本将军中,具有如此经历的只他一人,人称中国通,会讲中国话,对中国的地理、风俗、民情,都相当熟悉。

二是曾任过除旅团长以外的日本陆军各级指挥官,且有除中队长、大队长以外所有战场指挥官的实际经验,实战经验十分丰富。

三是在晋升和授勋时,因服务优异,几次打破常规。

如按日军规定,中将晋级后,一年内不得任命为师团长,而冈村宁次晋升为中将后,旋即被任命为师团长,因此这是一次属于破例的人事调动。

叶奋韬放下资料:“是啊

!这是真正的对手。”

“这个冈村宁次真的这样厉害?”霍晶不解地看着叶奋韬。

“他是日本人中少有的中国通,看着吧!马上就会有让所有抗日武装头疼的措施出现。

他能实事求是,细致周密,每次进攻,他都要调查半年之久,做准备工作。

他不出风头,不多讲话,对部下不粗暴,你从他的讲话里看不出他的动向来。

他经常广泛收集敌方的东西,研究敌方的东西,这都是他过人的地方,不像大多数日本的将领妄自尊大。

但我们不怕,毕竟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基础。”

“那我们准备怎样应付?”

“没什么?以不变应万变,发展我们的实力,而不是地盘。说到这想起来了,把华北这一块各地的资源情况调查调查。”

“我们没有勘测队,怎么干?”

“主要是矿产,也不要勘测,就是现在已经有的,我听说八路军都埋枪了,是吗?”

“可不,脑子一热,到平原和小鬼子干,那实力差距太大了,还能不失败?可能我们给的那批武器也是原因之一。”

“那倒不是,主要是没有分析清楚,是水平问题。这方面,要向冈村宁次好好学习,干什么事都要实事求是。”

冀东八路军部队,除由专人负责在附近十几个村子,把重伤员安置在群众家里之后再潜伏外,其余指战员长武器能带则带走,不能带走的设法隐蔽埋藏,人员就地隐蔽潜伏。

一时间,冀东的整体抗日武装陷入最低谷,与此同时,姚先生接到电文,一批急救药品等待接收,包括两千人份盘尼西林和磺胺类药物。

天下第一城已经开出了三个行政区,山口的河流挖了三米多深,由于建筑材料的吃紧,峡谷里的一座小山又被爆破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