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17章 今后的对手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今后的对手

1941年4月,冈村宁次被授予大将军衔。不久,被天皇钦点出任华北方面军司令。

当时,华北方面军人员24.5万名,重炮740门,汽车8000辆,各种弹药一会战份,粮秣一月份余,是日本在中国最大的一个战略集团

他在北京郊外的翠明庄,集中一段时间分析了前任失误的原因,加上自己的思考,基本的战略战术形成了。

华北方面军历来高度分散部署兵力,平均每3平方公里才2个人。由于缺乏确切定期的肃正目标,常常变成静止的防御。

日军如不主动讨伐、则抗日武装方面也不进犯,乍看起来,相安无事,宛如缔结了互不侵犯条约。

但在双方共存期间,抗日武装却在民众中秘密进行工作,充实其力量,一旦时机成熟,即可一举转向进攻。

因此,日军施策的目标,应是采取主动进攻的有计划的措施,要划分地域,限定时间巩固治安地区,隐蔽准治安地区的兵力,有计划进入治安地区,并以剩余的兵力向未治安地区挺进,使之向准治安区发展,最终目标是把华北1亿民众拉到日方。

按照这样步骤去做,既不宜急于求成,也不可坐失时机,必须要有针对性的战法。

他计划用三年时间把日军实际控制地区由10%提升到70%。

他判断是否是治安区的标准很简单,从中国姑娘的眼神可以看出当地的治安情况的好坏。

第一、绝对见不到姑娘的踪影,系惧怕日本兵的佐证。评价是治安不好。

第二、对日军的汽车、卡车感到稀奇而远远地从窗口眺望。评价是治安稍好。

第三、在上项情况下,走出家门口眺望,中国姑娘神态自若地走在有日本兵往来的街道上。评价是治安良好。

在华北,他将对不同的治安区域采用不同的手段。

对日军控制区以清乡为主,建立各种伪组织,并村编乡,实行保甲连坐。

对双方势力共存的地区以蚕食为主,一步步走上同化的道路,广修封锁沟墙,筑碉堡,防止抗日武装的深入活动。

对抗日根据地则以扫荡和军事进攻为主,摧毁和破坏抗日设施,袭击抗日部队的军政首脑机关

不再将治安强化运动仅仅局限于强化占领区的治安,而且还要增修公路,挖封锁沟,对非治安区进行分割封锁,以各种汉奸武装对根据地进行小规模的军事进攻。

占领区内实行配给制,推行计口售粮,计口售物,强征房、地捐等各种苛捐杂税,另外还加紧对钢、铁、粮、棉等战略物资和其他物资的掠夺、控制。

其目的是利用封锁沟对根据地实行彻底的经济封锁,断绝根据地的物资来源,切断山区和平原根据地之间的物资交流,加紧对抗日根据地内物资的掠夺和破坏,妄图从经济上室息根据地,摧毁抗日军民的抗战意志。

“你光看到了大的方面,细节问题我也帮你调查了。”

“你真是够细心的,对敌人的主要将帅是要认真研究,包括他的所有方面。”

“我这也是从那些武汉回来后来哗变的日本士兵那里听说了。他在武汉当过司令官。”

冈村宁次在思考大局的同时,又极其注意某些细节问题。他说,统帅切忌干涉细节。但有关世道人情之事虽属细节,却应考虑其对统率的重大影响。

而辅佐者由于忙于事务,往往对之考虑不周。因此,统率者应亲自指示此等细节,并付诸实现。

比如说洗澡,这在一般人看来,是绝摆不上战争时期大将这一级统兵将领的桌面的。而冈村宁次都予以相当重视。

他说,行军宿营时,如有沐浴设备,宿营的最高长官应注意迅速入浴并尽量缩短时间。如有人来访或其他事项时,也应使之稍待,而先行入浴。

“你知道,日本军队等级是很森严的,长官不先洗澡,谁也无法洗澡。这在今天看起来似乎不大可能。”

一位日本反战士兵的回忆就会理解的,在部队中,军衔和资历是压倒一切的。我们这些新兵,要给上级擦皮鞋、洗衣服、打扫屋子和端菜端饭,一天到晚就像个小家鼠似的忙得团团转。

一天里难得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有时甚至不得不在夜间躺在**蒙上毯子偷偷地哭泣,如果这个抽泣声被老兵听见,就会把所有的新兵强拉起来排成一列,从头至尾来回地赏以拳头

因此,有的人只好躲进厕所里去哭泣。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官没洗澡,士兵却洗了澡,那是严重的僭越事件。

可是?劳累了一天,好不容易赶上有条件洗个澡,谁不愿意痛痛快快洗个澡,解除疲劳,早点休息呢?

如果偏偏碰上那种不通人情的长官,不是处理公文,高谈阔论,就是一洗洗个没完,士兵们嘴上不敢说,心里不骂才怪呢。

“冈村宁次是从基层干上来的,对此大概是有所体会吧!所以他很注意不要因自己影响了别人入浴,说他从任大队长以来,养成了快浴的习惯,一般只用十分钟即可。

洗澡时要不要勤务兵擦背呢?冈村宁次对此也有所论述,他说:澡塘的勤务兵经常要给我擦背。我从前述统率的观点出发尽量快洗,往往就不让他们擦背,但在时间富裕又不影响别人入浴的情况下,则尽量接受他们的好意。

这是因为勤务兵们过去在部队里习惯地把中队长当作军中最大的人物,而今在陆军大将身边照料生活,感到光荣,因而,诚心诚意要为我服务。理解他们的这一心情,就不应辜负其好意。

表面看来只是一介武夫的冈村宁次,居然能够体验到勤务兵的心理,也着实是不简单。”

“只能说明他不是一般人,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

“冈村宁次却又十分谨慎小心,并注意深入一线,接触实际。他说,大战前后,都要首先巡视第一线兵团,这是我的信条之一。

仅到一线兵团还不行,冈村宁次还一定要找下级军官甚至士兵谈话,他说,我一向主张每次访问前线部队,一定要听取军官、下士官以及士兵的实战经验。这样才能战胜敌人。”

“没办法,我们不是军事家,论掌握军队和指挥作战我们还是新手,所以只有靠实力解决问题了。”

“对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