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18章 抗日英雄论

第二百一十八章 抗日英雄论

“老二,你先给军统戴笠发一份电报,内容是探探风,为我们以后行事寻找法律依据。

黑字要求政府任命黑字提出人选的以下省主席和特别市市长名单。

绥远省,热河省,察哈尔省,河北省,兴安省。

北平、天津两个特别市。

最后是蒙古地方,当然了,主要是包括了现在的外蒙古。”

“好家伙,一气八个地方,哪能答应吗?”

“现在都是日占区,态度要坚决,可以答应一些特别的条件

。等到有回信,让胜强这个冀察战区副司令抢战区司令这个职位,在法律上就通了,再干什么事就名正言顺了。”

“我懂,都是为了以后和老毛子一战准备的。我看,新疆也要抢一抢省主席,那里还有老毛子抢的地。”

戴笠看着勃然大怒的委员长,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毕竟是一个国家的领袖,很快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雨农,你怎么看?”

“学生认为这些要求十分过分,但我们对这几个地区没有一点办法,现在都是日占区,我们任命的行政官员都是有名无实。”

“这样的要求不能答应,否则中央政府还有什么资格叫中央政府?这叫什么?威胁中央。”

姚水明看着眼前的电报对叶奋韬笑了:“叶叔,意料之中。”

“那就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的实力,打出一片无人区,让什么势力都进不来。强攻一个城市,来场硬的,然后大加报道。”

“我呀,先和军统断了等着他联系我。”

“这事你和苏紫商量,这方面她知道得多,也了解军统办事的方法和步骤。”

“叶叔,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先自己任命这几个地方的县长以上的人员名单,看看反应。”

“不行,我们是志在必得,不是吓唬谁。名单可以先拟定出来,但攻打中型以上的城镇必须等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

“莹妹,我们要去见一见克里特了。除了我们之间的生意,还有关系他们生死的事情。”回到家里的叶奋韬对贾莹说道。

“瞧你说的,哪有这样严重。”

“你要先预约克里特,格里格尔,还有花旗银行的经理,这个月之内吧

!拉开时间。”

“老朋友,你好呀。”一见面,克里特给了叶奋韬一个大大的拥抱。“你知道吗?现在的战争使我们成了真正的富翁。”

“我很高兴,可是我的祖国还在受着日本人的**。我们坐下说吧。”

“恕我直言,中国还有英雄吗?没有,中国的军队要么就是不抵抗,要么就是去抵抗去送死,也就是去打败仗。”

“在这个时候,除了牺牲挨打以外没有别的选择。明知会败的仗还是要打,那些人没有为全民族而牺牲的精神是做不到的。”

“按西方的观点不能理解,抗日或者不抗日有什么区别吗?怎么衡量?标准是什么?我不能理解中国人。”

“衡量谁抗日谁不抗日的标准就是看他敢不敢牺牲,敢不敢明知是败仗也要打。如果有的人口头上也同意持久战一说,心里想的却是让别人去持久去消耗去牺牲,自己保存实力藏起来,这种人越多,国家亡得就越快。

中国正规军的可贵之处不是百战百胜,而是敢于抵抗敢于送死,可以说,在抗日战争初期死伤惨重败得一塌糊涂的部队,才是真正抗日的部队。”

叶奋韬点燃克里特递过的雪茄:“他们以自己的牺牲奉献去推迟敌人的胜利,从而换取国家的生存。真正的民族勇士们,抱定必死的信念,以弱击强,以十换一去消耗敌人,明知是以卵击石也不回避,明知是白白送命也还是前行。

几个师几个军被打垮了,再动员起更多的师更多的军奔赴沙场。华北沦陷了,退到华中再组织抗击。

首都陷落了,迁都重庆继续抗战。不投降,不妥协,咬紧牙关前赴后继誓死抵抗到最后一人。

惨烈的民族大牺牲,真正体现着我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这才是我中华真正的民族英魂。”

“东方人的思维真是有意思,白白牺牲就是一种精神?不过,听说黑字对待日本人也是够残忍的。”

“但是你平静下来一想,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所采取的让人理解的非常规手段。敌人对我们可以说是残酷至极,灭绝人性,许多人被害,又有不少人成了叛徒败类,沦为帮助敌寇祸害自己同胞的狗汉奸

对待他们,只有采取最大程度的镇压措施,才能在人们中间产生足够的震慑力。铁的事实、血的教训告诉我们,日本人对我们没有人性,我们对敌人有时也是不能讲太多的人性的。”

“这个话题太沉重了,我看就到这里吧。我们来谈谈我们的生意,好吗?”

“当然,这是今天主要的话题之一。”

“现在的药品生产可以说供不应求,我们已经成了东南亚地区主要的供应商,英国人,荷兰人,法国人,包括美国人都在购买我们的药品,尤其是盘尼西林。”

“我国政府呢?”

“只是购买一小部分,关键是没有资金,我们不要法币。我们的价格超出成本两倍。”

看着叶奋韬开始严肃的表情,他换了口气:“当然,你是真正的老板,你说了算。”

“这个我回头会告诉你怎么办,工厂的生产规模还要扩大十倍。”

“这个问题我其实很想和你说一下。有空地,姚水光先生不同意,他要求的地点又不好找。所以,现在只能在原厂增加生产线。”

“你听他的吧!重庆早晚会迎来日本人的轰炸,在地点的选择上一定要谨慎。”

“刚才听你说,还有话题?”

“是的,请不要忘了我们上次约定的事。从种种迹象来看,日本人对英美动手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上次你和我说了以后,我也在关注。你的分析是有道理的,我想,是要准备准备了。”

“可千万别忘了其他盟国,对我来说,救多少人都是一次,到日本人进了租界,以你们西方人显著地面貌特点,我的办法还真不多。”

“这方面你放心,请给我时间说服他们,很多人现在还顽固的认为不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欧洲的例子还不够深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