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19章 方方面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方方面面

“听到消息了,冀东军分区失败了,队伍几乎打光了。”

“在意料之中,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山区战斗不是挺好吗?起码小鬼子还得防备。”

“还不是因为捉了一个日本天皇的表弟赤本大佐。”

“尽瞎说,所谓的赤本大佐实际叫做池本信次郎,是遵化宪兵大队队长,1939年4月被俘时他的官职是大尉

我看过日本人的资料,称池本信次郎被共产第八路军鲍森(即包森)部下年汗卿(即年焕兴)所俘虏,也印证了池本信次郎就是传言的所谓天皇表弟赤本。

对于池本只身劝降包森之事,这应该是事实,只能说日本军官太狂妄了。”

“你这样肯定?不会搞错吧?”

“第一,日本天皇家族图谱,并没有关于赤本姓氏的记载。

其次,日本军队等级森严,1939年遵化宪兵队的上一级单位天津宪兵队队长村野直弘也只不过是个中佐军衔,而遵化县城居然是个大佐驻守,不合常理。

以我对日本的了解,这些疑问最终直接说明没有真实性。”

“哦,日本皇族是怎么回事?我倒是很感兴趣。”

日本天皇及皇族都有名无姓。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前,一般平民不准有姓,只有贵族统治者以其被封赐的家号、称号、官职、爵位等为姓。因为天皇历来被尊为神,所以天皇以及皇族也都没有姓,只有名。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政府实施户籍法。为了登记户口,编造户籍,才准许平民有姓。

但是作为神的天皇及皇族只受《皇室典范》约束,不在户籍法的管辖范围内,所以至今依然无姓。

“知道吗?以前和你说过四大皇族的事,你好好想想,回忆回忆。”

“我明白了,一是宣传的需要,二是鼓舞士气。可是?这样认为就可以和日军在平原作战,也不知脑子有没有问题?”

“这是错误地估计形势的后果,不过,这是因为对日本人了解得不够,文化层次在那摆着,也不能要求太多。”

“看样子,没有天皇的亲戚。”

“好像资料上没有,看到的名字都不是一般的级别

。这事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以后也不用关心,我们自己还忙乎不过来呢。”

“说的是,说说新的情报。”

“伪政府的主要部门其内部机构和人事变化异常频繁,但其主要部门的主要职能基本雷同。

1,市政会议是天津特别市公署的最高决策组织,由市长、秘书长、参事、局长、处长组成,凡与会议有关的秘书、科长等工作人员也可以参加会议。此外日本的顾问、辅佐官等也参加会议。

市政会议的主要职能是,确定天津市行政区域飞行政设施及其变更的各项工作。

审定各局、处所订的办事细则。

制定天津市单行法规,制定预算、决算。

整理市财政收入及募集市公债。

经营及处理市公产、公管事业等事项,以及解决各局、处或科之间的权限争议事项。

2,顾问室,顾问室是日本顾问、辅佐官集聚的处所。

日本顾问总揽大权。有的日本辅佐官安置在秘书处等部门工作,其权超过中国人的科长职权。

3,专员室,办理伪政府的各种临时指派的专差事项,由日本人和中国人分担。

4,参事室,承伪市长之命,掌握、监察一切市政纂拟、审查市命令、市通告规则及市政设计等事项。

我的意思里面都要安**们的人。”

“没必要太麻烦,到时还有杀错人的可能。这样,还是继续榨财,两次之后杀掉,反正这件事也忙不完。”

“你的意思我明白,充实自己的实力,以后的事差不多都知道,细节你我没必要知道。”

“老二,白俄那里怎么样?我们现在必须开始,不能临时抱佛脚。”

“您多虑了,人员有的是,我正在筛选

1917年11月7日俄国十月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大批俄国贵族、官僚、地主、资本家以及东正教神职人员外逃,流亡欧亚各国。

因为他们失去国籍,成为无国籍人,通称白俄。天津也是白俄流亡者麇集之地,最多时达到6000多人。

东正教是俄罗斯全民性宗教。

十月革命后东正教总头目都主教安托尼乙出逃,在塞尔维亚另建流亡教廷,与莫斯科教廷分庭抗礼。流亡中国的东正教神职人员均承认塞尔维亚教廷。

天津东正教本堂司祭魏克托尔曾当过帝俄军官,1920年逃亡北京,1922年被派来天津,1932年前往塞尔维亚被流亡教廷祝圣为主教,1938年出任东正教北京总会主教。

基于共同的立场,东正教神职人员与日本特务机关多有勾结,尤其在1937年日军占领北京、天津以后,东正教司祭把复辟希望寄托于日本对苏联宣战,在德国希特勒挑起欧洲大战以后,又把希望寄托于德国进攻苏联。

天津东正教的历任白俄司祭,无不敌视苏维埃政权,把教会圣殿变成反苏的宣传阵地,教堂内悬挂帝俄的三色旗,每逢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诞辰、忌日,都要诵经祈祷。

1938年在日本特务机关的策动与东正教司祭的支持下,由最顽固的一批白俄分子在天津成立俄侨防共委员会,原帝俄中尉巴斯图辛出任会长,日本人担任顾问,其主要任务是配合日本特务机关搜集政治、经济情报。

还办有俄文报纸《兴亚新报》,进行亲日、反苏的宣传,当时凡有白俄聚居的城市如北京、张家口、青岛、烟台等地都先后建立了俄侨防共委员会。

因为天津成立在先,被拥立为华北委员会总会。

由于生计问题,其中的一些人生活很艰辛,还放不下架子。我呢?从中物色了一些人。”

“记住,凡是用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难事,不能用钱解决的要直接杀掉,对待敌人,这是我要坚持的原则,要简单不瞎耽误工夫,有时间还用脑子想点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