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28章 也是战斗力

第二百二十八章 也是战斗力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加藤三之辅也被征去服兵役,为了加强战争补给,天津海光寺北支派遣军司令部把军谷公司改为米谷统制会。

米谷统制会本部设在天津日本总领事馆内,上属北京兴亚院领导,下设警务部、业务部、事务部和警备队、勤农队和特务队,此外还设立了9个科,把各地的出张所改为米谷统制会的支部。

米谷统制会是一个庞大的机关,有成员1040人,其中警备、勤农、特务三个队就占700多人。

它以军事统制经济,武装收购稻谷,对中国人禁吃禁运,三个队的成员先后都经过日军的严格训练,军训后发给枪支弹药,全副武装的分配到各地支部。

他们到处设卡堵截,常常借查运稻米为名,敲诈勒索,搜刮民财,抓捕当地群众进行拷打审讯,搅得民不聊生。当时的农民群众给勤农队起一个很形象的外号叫擒农队。

机米厂建厂初期,由于日军入侵和夺掠,天津地区的广大农民生活极端困苦,他们无地可种,无工可做,大批的农民为了生计,到军谷公司去干活。

农民们了为生活,每天鸡叫头遍就起来排队,天亮后由日本人和工头出来挑选,选上的进厂还要经过严格的搜身

。无论严冬酷暑,离厂门口老远工人就得解衣让日本人搜身,衣服解慢了还要挨一顿揍,日本人看谁不顺眼就打几个嘴巴是常事。

工人们出入工厂,个个提心吊胆,有时竟因为搜出身上的虱子挨几枪托,当时工人们都说:“出入要过鬼门关,进厂就是阎王殿”。

工人进厂,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上班来早了不准进厂,来晚了也进不去,穷苦人家里没有钟表,上班不知道时间,很多人常常是起冒了早,而不得不在工厂墙根下蹲着,冬天受冻,夏天挨蚊子咬。

工人们从早晨进厂一直干到天大黑,连一点喘息的功夫也没有,一年四季自己带饽饽,夏天放得发霉,冬天带冰碴啃着吃,想喝口水难得很,莫说热水,就是凉水也不让喝,日本人在井边设了岗哨,严禁中国人靠近,人们渴极了,偷着在榨油车间的废水管头上接几口水喝。

碾米车间工人的劳动条件最差,开起车来尘土飞扬,有时面对面什么也看不清,迷雾似的尘土呛的人直咳嗽,工人干一天活出来象泥人一样,厂内有浴室,但不准中国人进去,夏天工人们只好到河沟里洗,冬天则无处可洗。

车间里的机械设备,没有任何安全设施,各种大轮皮带没有安全网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工伤事故,碾米车间有一个高大的米池子,年久失修,将要倒塌,工人们多次要求日本人修理,但他们一直不理。

不久,工人们正在干活时,突然米池倒塌,三名工人被砸在底下,工人们连忙抢救出来,人几乎要断气,工人们因工负伤日本人是不管的,若是生病只有回家等死去。

日本的侵华战争越陷越深,为了保证大米的军供需要,他们的统治手段也越来越残酷了。生产车间一天工作12小时还不行,有时要连轴转,干24小时。

搬运工人常常因为日本人紧急调粮而不许下班,每逢这时,日本人和工头们全部出动,手持大棒监督工人干活。干了一天活的工人们本来就又饿又累,再接着干一夜,如何受得了,实在饿急了,有的工人就偷吃豆饼。装运工人因饿得实在受不了,就一边扛麻袋一边生吞大米。

日本人除了直接统治工人外,还利用一群工头压迫剥削工人。这些人不干活,可工钱拿得多,大工头挣工人的两个半份额;二工头挣工人的两个份额,就连带工头也要挣工人的一个半份额。工人们的工资经这样一扒再扒,左扣右扣,到了工人身上也就所剩无几了

为了防止工人们的反抗,日本人在警务课内设置了牢房和各种刑具,专门用来惩治工人,常用的有吊打、灌盐水、灌辣椒水,工人们进了这个地方,不死也得脱层皮。

有压迫就有反抗斗争,工人们对日本人和工头们的残酷压迫早已愤恨万分,采取了消极怠工、破坏机器、制造机器故障等各种各样的办法与日本人斗争。

碾米车间的工人常常在嗑皮机上做文章,把铁棍、铁块暗地塞进胶辊里,一开车铁胎崩裂,一下子就是几天不能生产。

还有的合伙把主轴的大皮带一扯两半,用榔头砸皮带轮子,向电机里掺砂子,制造停车停电,使生产停顿。而且越是紧急加工,破坏活动越多,使日本人干着急没办法。

工人们和日本人的斗争由暗斗逐步走向明着干。为了反抗日本人的压迫和剥削,1941年夏天搞起了全厂大罢工,各车间的机器全停了,不论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都不来上班。

当时工人们提出的条件是增加工资,缩短工作时间。这次罢工出乎日本人的意料,搞得他们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经过罢工斗争,日本人答应给工人增加工资,这一次斗争的胜利鼓舞了工人的斗志,加强了工人的团结。

“我看呢?日本人的兵员有问题了。”

“可不是,像加藤三只辅这样的人都要当兵那还好得了。”

“可你得想到另一点,压榨更厉害了,管的也更厉害了,恐怕老百姓的苦日子真的来了。”

“肯定,我们定的那批澳洲面粉要存在意租界,能转移的要到基地或天下第一城,听说不久粮食要管制了。”

“那是肯定的,这次订货量大,相信能应付两年。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会使以后会更苦,到时再想办法。”

“惟一的方法就是把根据地搞得更大,反正现在日本人在太平洋也脱不开手,我们也要大干。”

“是这个道理,还能锻炼队伍打硬仗的精神。不过,首先还要把这个机米厂洗劫一下,大米可是日本人战斗力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