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29章 食为天

第二百二十九章 食为天

姚水明失神的坐在经理室宽大的椅子上,嘴上的雪茄还在冒着青烟,张梅轻轻地走到旁边,拍着他的肩膀:“当家的,想什么了?”

“叶叔和尚叔和我说事,我正在回想呢。”

“以前可没有看见你这样,能有多大的事?”

“那不是你,要换成你还不知道做得到做不到,反正我不行。”

听着姚水明的讲述,张梅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最好,变成了倒在他肩膀上的失声痛哭。

食为天的生意还是这样红火,不管是什么时代,吃饭总是人的第一需求,而办事最好的见面地点之一就是饭馆。

面对城市内不断收紧的残酷统治,饭馆里的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至少从表面看还是很平静的

《庸报》已经刊登了关于二十六友人员即将被全部枪毙的消息,出乎菊池觉中佐意料的是,黑字对这件事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但是他明白,风暴来临前总是平静的。

郭长年两口子和那些人被关在日租界的一个院子里,负责引诱黑字救援人员并歼灭的还是剃抉队,详细的布防情况由天津日本特务机关长雨宫少将亲自安排。

平静,还是平静,黑字好像已经忘了这些人的存在,日本人还是没有理解透黑字做事零伤亡的风格。

郭长年两口子很豁达。虽然连续两天的电刑带给他们的痛苦是难忘的,那些没有受刑的人满脸都是敬佩到内心的表情。

由于消息封锁的原因,两口子想不到的是,叶奋韬和贾莹在基地办了一件让所有黑字人员想不到的事,尤其是在黑字情报部门几乎引起了一场大地震。

《纪事报》是这样描写的。

今日,黑字最高领导人和夫人在黑字大队长职务以上人员的见证下,召开认亲会,男童郭国勇,十五岁。女童郭小娟,十二岁,此二人成为他们正式的儿子和女儿,视为己出。

在黑字断剑负责人的强烈要求下,两人待完成学业以后正式成为断剑的一员。

冀察战区副司令王胜强中将和两位夫人将成为他们各种军事及情报技能的唯一教官。

此二人的外文老师将由几位神秘的外籍人士担任。

这是黑字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据查,二人的父母仅为黑字上尉军衔情报员的郭长年夫妇。

一份分析报告摆在雨宫少将的案头,食为天被证实其实是黑字在天津市内一个大的情报站。

食为天傍晚时最热闹,中午时分最清净,到了下午一点以后只有几桌客人,这个时候,服务生也累了,大师傅准备封火,一般下午两点以后应该不会有食客了。

今天有点意外,过了一点,居然有十来桌食客还在大快朵颐

两个食客打着饱嗝向操作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争吵,似乎对菜肴的味道很有争议,旁边的服务生在解释着。

接近操作间的门口,两个人迅速地掏出身上的手枪向里面冲去,门口扫地的中年妇人吓了一跳。

“躲到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屋里的人都不要动,特高课要搜查。”

与此同时,三张桌子同时站起来八个人,端着手中的手枪指向饭馆的每个角落。

其余桌子的食客吓的蹲到了地上,服务生被赶到一面的墙边。

“什么事啊?”领班从柜台后走了出来。

“特高课执行公务,把所有的人集中。”为首的一人语气严厉的说。

“是吗?你看看里面的墙。”一刹那,墙上的装饰板被推开了,一溜突击步枪对准了这些人的脑袋。

在愣神的功夫,旁边的服务生夺下了他们手中的枪。

两个在操作间门口的特高课人员举枪准备向领班射击,扫地的中年妇女手中的扫帚已经舞动。

随着枪响,手枪飞到了天花板上,子弹却不知去向,两个特工的手腕随即被扭断,只剩下不解的眼神看着曾经是清洁工的中年妇女。

随着两声凄厉的尖叫和枪声,剩下蹲在地上食客中的两人滚翻在地,手腕已经被扭断,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子随即站了起来,手里是两把已经打开保险的日式手枪。

姚水明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男子和中年妇人走上前,看着不解的他:“姚头,小姑奶奶没说?”

说话间,两张精致的人皮面膜被退了下来,中年妇人变成了美少女,旁边是玉树临风的小伙子。

“剑七,剑九,怪不得,我还纳闷,小姑奶奶说从这个星期开始要安排一个扫地的清洁工。”

“任务完成了,我们该回去了。”

“报告,门口300米处发现大批伪警察和特工,四岔口有两辆装甲汽车和一个小队的日军

。”

“姚头,看样子早有准备,回不去了,我们正好活动活动。”

姚水明点点头,回身向剩下的食客拱拱手:“不好意思,这里是黑字的情报站,连累大伙了,大家不是黑字的成员实在是对不起。我保证,只要我们还有人活着就要保护大家的安全。”

“这是什么话?以前光是听说,这次赶上了,只要不嫌弃,我们一家四口愿意和黑字共存亡。”

“是,没错。”

“对。”

“可赶上了。”.....

“我先谢谢大家。本来,战争和平民是无关的,大家心气这样高,那就听从指挥,一起吧。”

他转过身:“突击队长胡军。”

“到。”领班跑到面前立正敬礼。

“所有人员换上黑字作战服,按一套方案执行,你接替指挥权。”

“当家的,穿上这身衣服太精神了。”

“你也不错啊。这衣服没有假的也没有仿制品,我们露大脸了。”

“可不,往后我们有了孩子,孩子听别人一问我们,准是这句话,爸妈都是老黑字了。”

“观察哨,敌情报告。”胡军下达着命令。

“正门前方150米处50人左右伪警察,200米处100人左右伪警察,500米处装甲目标二,人员50以上的日军。后院方向,距离600米,装甲目标三,人员100以上的日军。”

“命令,正门前方目标全部消灭,马上执行。”

孙二虎听到了食为天大饭店被日军围住的消息,护卫队的人员开始进入兴奋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