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34章 灭门

第二百三十四章 灭门

贝勒爷的效率很高,不长的时间,霍晶看到了她需要知道的东西。

王揖唐的小老婆顾阿翠本是北京韩家潭八大胡同的苏州妓女,其身边有一个从苏州乡下买来的使女叫小阿凤,长得也很漂亮。

顾阿翠从良跟了王揖唐两年后,王的原配老婆在安徽合肥老家病故,王就请段祺瑞主持,将顾阿翠扶正,并把小阿凤认为义女。

第一次直奉战后,曹锟当权,王克敏成为这位贿选总统的大红人。王揖唐眼见直系得势,为了拉拢王克敏,就把这个小阿凤送给王克敏做妾。

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后,胃口很大,最初想把华北、华中、华南各沦陷区,统归他一人领导,但王克敏在日本人撑腰下,骄妄自大,不买汪精卫的账。

日本人为了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表面上同意汪的意见,实际上,伪华北政务委员会仍与汪伪南京政府形成南北独立、半独立的状态。汪由此对王克敏怀恨在心,必欲除之而后快,最后终于寻机让王揖唐兼任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

汪的目的是想通过王揖唐之手,把华北沦陷的五省真正抓到自己手里。为此,汪精卫不仅费尽了心机,而且不惜得罪日本人。

王揖唐上台不久,为取悦日本人,又向日方建议成立华北防共委员会,并自告奋勇任委员长。他多次演讲,发表谈话,要华北五省沦陷区的人民拥护日本大东亚圣战,**救国。又先后去日本两次,拜见天皇裕仁,给日本朝野重臣送古玩书画。

王揖唐本系好穿长袍马褂的旧官僚,在北洋政界多年,暮气和积习太深,终日交际应酬,爱财如命,对于公事政务,则一概服从日本顾问的旨意,自己从不作主。

伪华北政委会设在北平东城外交部街,下有八大厅,而不叫处。王每天上午上班,下午则应酬交际和访友,周旋于风花雪月。如有紧急公务,只准上午找他批示办理,下午照例不谈公事。

他的家住在北平东城东堂子胡同一座四合院里

除了夫妻二人,还包括子女五人,园丁一人,男女仆人三人,武装护卫四人,日本宪兵队特高课一人。

夜色降临了大地,一辆黑色的小汽车静悄悄地开到胡同的一边,然後拐了个弯,在82号王公馆门口停了下来。这是一条非常僻静的马路,才不过九点钟,马路上已经一个行人也没有了。

车门打开了,跳出了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男子,他警觉地朝四下张望了一下,见一点动静也没有,便伸手打开了汽车後座门,一个身着黑色薄呢大衣、头戴黑色呢帽的男子跳下车来。紧随其後的是身着警察制服的的年轻人,个子不高,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

来人走到82号门口,还没敲门,门便打开了,三个人走了进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又一辆汽车开到82号门口,车上下来的四个穿警察制服的人也鱼贯闪进了82号。

这是王揖唐的住所,三层楼的新式石库门房子,外表刚刚新装修不久。

来人走进屋里,房间里陈设堂皇,一楼客厅搁着成套的红木家具,墙上挂着任伯年、吴昌硕的画,一副殷实的生意人的样子。

整幢房子就住着王揖唐和他妻子。来人看样子对这里很熟悉,自顾自的走了进去,那几个穿警察制服的人也跟了进来。

屋子靠另一面的街口。一辆聚力公司的卡车停了下来,十几条敏捷的身影不大的功夫就消失在院墙的后面。

那人进了屋,王揖唐的所谓小姨子爱宝迎上前来。她笑容满面地说:“是赵署长啊!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一向还好?到哪疯去了?”

他笑了笑回答:“还好。王委员长在什麽地方?”

“在楼上和几个朋友打牌呢。还有你的小舅子。”爱宝回答。

他眉头一皱,想起楼上他不满地望了望已经在这的小舅子常竹友。常竹友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可奈何。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是他的死期,他姐夫只是没有办法罢了

“赵署长,要不要叫委员长下来?”爱宝问道。

“哪敢啊!不用了,我上去吧。”

爱宝帮赵署长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然後引着他走上楼去。

只见楼上小客厅灯光通明,牌洗得哗啦哗啦!牌桌边上坐着四个人:王揖唐,常竹林,朱完白和朱完白的妻子,这是委员会的经济处长。一个叫小妹的正站在王揖唐的边上照料着。

王揖唐抬头发现了赵署长:“好多日子不见了,在哪里发财了?要不要摸上两圈?”

赵署长寒喧着:“不用了,不用了。”

“赵署长,你也算是个大忙人,今天找我一定有什麽事吧?看着有些紧张的赵署长和身边的秘书模样的人,他将爱宝拉了过来说!”爱宝,你代我摸上几圈,我陪赵署长说说话。。“说罢站起身离开了牌桌,将赵署长几人引进他的书房。

赵署长含笑朝牌桌上的其他各位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宽大的书房的沙发上,赵署长指了指身边的秘书模样的人:“委员长,我给你介绍一下,今天主要是她和你有话要说。”

那人放平公文包,打开,里面是一把上了消音器的手枪:“委员长,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霍晶,黑字断剑负责人。”

这一下他反倒镇定下来,又从桌子上的雪茄烟盒取了根雪茄,点燃後抽了起来。

“通知你几件事,一是将你所有的黄金和古玩字画从保险库取出来,那么你不在这里住的闺女一家可以活命。否则,和现在的人下场一样。二是现在你在纳闷,为什么赵署长会带我们来。是这样的,他这样做已经证明他不是汉奸,黑字正式接纳他成为成员。”

“赵署长的小舅子也要死吗?”

“是的,对汉奸黑字的态度没有变化也不会变化。”

三天以后,死寂的王公馆布置了警戒线,一具具尸体被依次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