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35章 九山顶基地

第二百三十五章 九山顶基地

叶奋韬拉上克里特直奔九山顶基地而去,对于克里特的要求他是会满足的,因为在他的设想中,克里特是未来一颗重要的棋子

从蓟县县城方向向东北方前进,经过下营镇再到小东沟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道绵延矮矮的山石为界砌筑的公路,大约有五米宽。

车越往上开,道路越狭窄,快到山口时只剩一辆小卧车能勉强通行的山坡小路。

在山道上停下车,步行了百余米的羊肠小道才来到一座好像猎人小屋的建筑前。

从此向下望去,视野呈180度散开,附近的景象尽收眼底,的确是个易守难攻的理想位置。

再走过五十米的距离是第一个射击位置。

每侧四挺重机枪,透过永备工事的射击孔向外望去,扫射范围达60度,与山坡下的五个暗射击点形成交叉火力网。

后面的两百米处,设置了六门92式步兵炮和四门120mm的迫击炮,不仅可以控制几千米以外的山口开阔地,还可以有效地封锁敌军对这里的攻击路线,控制总范围达105度。

前面来到一个十字通道口,四条通道从这里向四面延伸,这里是指挥部队增援的交叉口,只要认清这个点,基地内的人就可以在受到突然攻击时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

一面两米高石墙的里部才是基地的布置摆设,也就是说才算进入了基地的大门。

中央控制室采用煤油或柴油作燃料,可以为基地供电。

靠山一侧为战斗区,分成上下四层,地下为两层。表面建筑设有小型弹药库、休息室、餐厅,医疗所,休息室和值班室。

休息室为上下铺,值班室为三层铺,每个床位由两人使用,一人值勤,一人休息,最大限度地节省空间。

应急医务室内有一名军医和两名护士,可以进行一般救护乃至做手术。此外,还有一间四张床位的病房。

这样的布置至少有两百个相同的单元。

厨房使用旁边的沼气池中的能源,官兵们采取轮流用餐,最多时供应1200名官兵用餐,为防止敌人使用毒气进攻基地,每按士兵人数都配有防毒面具

在地下十多米的基地内部中没有任何阴冷、潮湿之感,内部有两条输氧管保证提供新鲜空气,内部常年保持10--20摄氏度的温度,配有整体供热装置。

其面积至少是表面建筑的三倍。各种物资和装备被分门别类的放置在各种标注好的库房内。

转过一道小山坡便来到了基地的生产,生活区。

陪同的参谋部人员简单的介绍这里的情况。

生产和生活区前常见的简易野战工事有以下几种:

1、a形工事,亦称a字形或者人字形掩蔽部。通常构筑在相对制高点附近。其结构是用圆木做成a字形骨架,用马钉加以固定,顶部铺设圆木,然后覆盖土层。

工事大小不等,根据任务,一般可容纳十至二十人。此种工事防御能力较强,便于观察和射击,也可以住宿。

2、t形壕。其横壕为射击工事,长二至三米;纵壕为掩蔽工事,长四至五米,以土木遮蔽。

3、y形工事,又称三叉壕。其斜壕各长三至四米,顶端和两侧筑有射击掩体。长约四至五米,也是用土木掩盖。

工事一般不露出地面,有的分地面、地下两层,表面工事被摧毁之后,地下工事还可以继续利用,甚至可以用来埋伏兵力偷袭对方。

小型阵地上通常挖有三、四道环形或半环形堑壕,与总的交通壕相连接直到后方,将各种工事结合成一个纵横交错的环形阵地

暗堡大都为土木结构,但也有少量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永备工事。其中有的是上为单兵掩体,下为暗火力点的明暗式暗堡。

有的是掩蔽部与火力点结合的坑道式暗堡。

有的是利用天然洞石树洞构筑的暗堡等。

暗堡大小不一,一般能容纳二至四人,设置一、二个射击孔

暗堡一般构筑在前面这样视野开阔、便于发挥火力的山坡、山脊、鞍部及石山的两侧、山隘口、拐弯等处,三五成群,多层而有重点,形成多方向交叉火力,既能封锁正面,又能倒打、侧射。

暗堡利用草丛、树木作为遮蔽,四周铺植草皮、灌木或堆放乱石,用土、砖块、木板密封或遮挡射孔、覆盖伪装网等。

这里平时只有值班人员,一旦有情况才进驻编制的作战人员。

三口的岗哨一般可分为固定哨、潜伏哨、机动哨和游猎哨四种。

1,固定哨一般根据被警戒的方向和区域大小,人数从一人到一个,组不等,或藏在大树上,或藏在山洞中、悬崖峭壁上,侦查敌方部队的机动、调整部署和其他活动,这是固定设置。

2,潜伏哨通常根据任务,派出一两个小组担任。哨位选在附近的河沟和主要交通道路、阵地前沿的隐蔽地形上。提前发现对方部队行动企图或捕捉单个活动人员。

3,机动哨通常由防御或驻守的部队派出,每批三至四人,没有固定哨位,为被警戒的部分队做好战斗准备争取时间。

4,游猎哨,通常为一两个组,在规定的区域内按指定路线进行巡逻,防止敌方小分队和单个人员,以保障被警戒的部队和基地免遭敌方突然袭击。

“真是不可思议,叶,你在创造奇迹。我做梦也没想到你的帝国现在到了这样一个让人惊讶的程度。”

“别着急,到了我的另一个基地你会更大吃一惊的。”

只有四五个小时的时间,他们来到了基地。

“亲爱的叶,光是进门已经让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的感受。这难道是东方应该有的吗?即便是欧洲也是无法匹敌的军事堡垒。”

“老朋友,我们到里面,因为我要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和你商量。而且,这件事没你是干不成的。”

“我真的糊涂了,就我所见,以你现在的能力在这一地区没有你干不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