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44章 伪满军进关

第二百四十四章 伪满军进关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经过充分休整的小黄他们到了要出发的时候。

严明站在队伍前面,眼前的人员除了作战服的颜色之外其他和黑字长枪队员无异,一顶迷彩布包裹的钢盔,一支三八大盖,一支驳壳枪,歪把子轻机枪,日式掷弹筒,两肩旁挂着的日式手雷

这样一身黑字标准的作战服,作战靴,如果回到八路军根据地肯定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梅婷婷拉着女卫生员的手:“妹子,子弹节约着用,射程只有30米,距离远了咱不掺合。”

说完,一支缩小版的自动手枪塞到她的手里:“这是最后的自卫武器,弹药可没地方补充。姐姐没什么好送的,实在不行就回来。”

女卫生员满脸泪痕的扑在梅婷婷的怀里。

“行了,婷婷,干什么事都搞得让人不舒服。小黄,按我们商量的,在唐山这一带活动,实在不行就往无人区跑,日本人不敢进来。”

“没问题,我得打下鬼子银行,钱庄之类的,要不,这些装备钱还得欠着你,我可不愿意。就是死我也要还上。”

严明一把抱住小黄:“不许死,等到小日本滚出中国那一天。我还要好好和你喝几杯呢。”

小黄转过身:“全体都有,立正,敬礼。”

严明,梅婷婷一直站在村子口直到小黄带着的队伍看不见踪迹。

为了对冀东地区抗日武装的围剿和巩固占领地,关东军与华北方面军签署了一个关于满华国境地带治安肃正协定,规定由伪满军派一部分兵力进入冀东,归华北特别警备军指挥。

据此,关东军命伪满军事部拼凑1个步兵旅,1个骑兵旅和其他伪军,组成华北临时派遣队,称为铁石部队进驻冀东,归华北特别警备军司令官加藤泊治郎中将指挥。

伪满铁石部队的指挥机关——联络处,设在唐山的华北特别警备军司令部内。伪铁石部队包括铁血部队、铁心部队和直属部队。

伪热河省也派出一支由10个警察大队组成的一心队,伪热河省警务厅长皆川富之丞大佐任队长,进驻唐山,负责这一带地区的警备。

由伪铁路警护军抽出3个支队,组成铁路警护旅,称为铁华部队,担任京奉线唐山至山海关的警戒

。队长富永清一少将,队部驻唐山。

铁石部队编成内的步兵团编制:

团本部属下三个营,每营三个步兵连,一个机枪连。

步兵连每连三个排,每排四个班,每班三个组,一个轻机枪组,一个掷弹筒组,一个步枪组,全班约20人。

班长和轻机组长均各配有驳壳枪一支。计每连有九六式轻机枪12挺,**式掷弹筒12门,士兵配步枪和手榴弹等。

机关枪连:每连三排,每排三班,两个机枪班,一个弹药班。每连六挺重机枪。

团属部队还有:一个迫机炮连,装备82mm轻迫击炮8门。

一个速射炮连,装备四一式37mm平射炮8门。

一个通讯排,装备大功率电台两部。一个辎重连,有胶**车30辆,挽马60余匹,大卡车4部。配属部队一个工兵连。还有指挥排、通信排、卫生队等。

全团总人数约4000名左右,乘驮挽马140余匹。

骑兵团编制:骑兵每团四个大连,每连连长以下258名,士兵一马一枪一刀。

铁虎部队:为战车部队,部队长梁懒上校其实是日本人。建制内有一个轻战车队、一个装甲车队、一个汽车队,驻唐山市。任务为对铁心、铁血两个部队提供作战掩护、协同进攻与补给运输。

也就是说,日军在黑字建立的无人区外围加强了兵力。伪满军的组成基本是日满人员混编,战斗力接近日本的三等部队,对于缺乏重武器的进攻方来讲还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晚上宿营的时候,女卫生员来到小黄所在的帐篷:“哥,是通知开会吗?”

小黄指指旁边的一个的人:“这不,和李司务长,我们三个好好聊聊,就算开个小会吧。”

“教导员,现在我们暴富了,以前一个连也没有这样多的钱,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们两万银联劵,200个罐头,20瓶酒,六匹马,被服日用品之类的足够一个月之需的

。看样子,他们给你天大的面子。”

“是啊!对他们来说,只要是抗日的队伍那是一点不含糊的。这些日子聊了很多,严队长说得对,一定要走精兵路线,兵不在多。你们不知道,他们一百多人,遵化县城的鬼子就不敢出城门。”

“哥,我没事就看《纪事报》,上面说,学生军的一个中队连鬼子一个大队都能打败。他们和鬼子的这战斗力是一比十。”

“我参加过他们的训练,如果这样练还真是这样。现在我们每人步枪弹200发,驳壳枪200发,轻机枪3000发,手雷除了每人两个,还有50个备用,掷弹筒弹每门配了20个,应急的弹药还有5000发。但以后要靠我们缴获。”

“教导员,我们要现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这个探讨过,我们不要根据地,以我们这样的装备,不能给老百姓找麻烦。你们想想,我们不在村里,老百姓不就安全了。我们有帐篷,野外有山洞。钱也够用,我想了,抢日本人,收拢我们的人,成为一支真正的游击大队。”

“出来的时候倒说过,如果我们有钱,可以在那些村子里购买我们所需的武器和物资。”

“反正也联系不上组织了,我们按照包森司令的指示,建立独立游击大队,扯起大旗。但首先要加强训练,让我们真正成为精兵。”

唐山遵化铁厂镇的刘庄位于甲山脚下,1942年4月23日,冀东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刘诚光率第十二团和独立营的部分战士护送一批八路军干部到平西受训,途中与日伪军遭遇,日本鬼子从唐山、丰润、玉田、遵化调集了兵力,将刘诚光等263名将士团团围困在甲山之上,刘诚光率部英勇抵抗,试图突围。

但终因敌强我弱,战至弹尽粮绝,最后只剩几十人时,战士们将枪支砸毁,跳崖牺牲。刘诚光和几名战士冲入敌群,拉响了最后的几棵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次日,刘庄的乡亲们含泪将烈士的遗体掩埋。无法一一立坟,只能将烈士排成四排,起名四道土埂。

当小黄率领的这支起名冀东游击大队的小股部队赶到的时候,只找到六名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