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45章 乐开了花

第二百四十五章 乐开了花

狙击手如果能击毙敌军的军官,往往能够挫败敌人的进攻,击毙敌军的军事主官不仅仅能影响一场战争的发展,甚至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狙击手如此凶猛强悍、全能多变,那么他的克星是谁?答案就是:对方的狙击手,只有对方的狙击手才能对他够成威胁,才是真正的对手,而且消灭敌方的狙击手,是狙击手的首要目标

当然,炮火覆盖是消灭狙击手的不二法门。

“梅队长,我就不明白了,都在遵化县城,城门的情况也差不多,怎么你们今天超出我们这样多?”

“二虎,这你不知道了,我有秘密武器给婷婷,科学是能够战胜一切的,那就是重狙击枪。”

“什么意思?重狙击枪?”

“我用重机枪枪管改装的,口径,1500米都不是问题,而且不违反规则。就说城墙吧!只要连续三枪就可以打穿。”

“有意思,让我开开眼。如果这样,我输得不冤。”

“回头总结会结束了,我们一起看看。你对枪械这样熟,我们一切研究,兴许还能改进得更好。”

狙击需要考虑的因素。

1,子弹抛物线弹道运行轨迹。

2,海拔高度及空气湿度。

3,向上/向下射击的角度。

4,地球自转偏向力,平原地区影响小一点。

5,风速的影响。

6,子弹弹道系数,就是枪支的新旧程度。

通过这些天的实战,基本就是这些了,此外就是枪口消焰器的材质问题了,现在无法有更好的材料。

吃过饭,孙二虎终于看见了严明他们所说的重型狙击枪。经过测试,居然有效射程达到了1700米而且有多种弹药的选择,这让他兴奋不已,但很快就失望了,原来只有一把。

“二虎,别担心,我们现在开始做另一把,一个星期保证能给你做出来,不过,枪的感觉不一样,这可要好好适应练习。”

如虎添翼的孙二虎将县城门口的沙包掩体逐个点名,一时间,四周三十多个县城门紧闭,连在城墙上巡逻的人也不见了

总结会是快开到头了,在王梅的主持下,狙击战术被变成了一本教材,正式成为军事学院的教材。

击毙日伪军的数量在缓慢上升着,但远远达不到数量的要求,孙二虎和梅婷婷整天愁眉苦脸,若不是有小黄游击队这件事,日子还真不知道过下去。

“报告队长,伪满军警察大队到了,唐山是大部分,遵化也有两个大队,好像有五百多人,今天是星期天休息,一个不注意就进城了。”

孙二虎和梅婷婷好像吃了兴奋剂,不约而同的跳了起来:“准备吧!还愣着。”严明站起来不解的看着两人。

皆川大佐在遵化县城的日军指挥部发着脾气,他指着面前站着的遵化县城的日军守备队队长龟田大尉:“你,大日本帝国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这也怪不得他,在东北,一个伪警察大队不到三百人可以追击抗联一个师,而现在是几十个抗日分子就能封闭整个县城。

“明天,全面出击,把这几十个抗日分子一网打尽。你不要去了,由我们完成,你还是呆在城里作威作福吧。”

晚上,他下达了命令,明日四门出击,两个大队一起行动,每个方向两个中队120人。

伪满警装备了步枪,轻机枪和掷弹筒,没有装备重武器,战斗力还是说的过去,欺负一下缺枪短炮的小股抗日武装还说得过去,可是遇到黑字这样彪悍的对手那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这一点龟田大尉到是心知肚明,正在四处寻敌的孙二虎和梅婷婷手下的队员全都仿佛扎了鸡血,兴奋的不能自持。于是,五人小组很快变成了好几个三人小组,王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加派裁判。

早晨的阳光洒满大地,黑字突击队和护卫队的每个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由于狙击小组的增多,除了严明的突击队,王梅另外叫上了新组建的胡军的宪兵一个排,两百多人的队伍出发了

孙二虎提前许诺,要好好犒劳突击队和宪兵部队的弟兄们,能让狙击手们安心作战,梅婷婷也不甘示弱的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遵化县城四周的小山坡上,各自趴着八组狙击手,两名观察哨和裁判,观察哨今天格外卖力,对狙击的各个数据随时修正。

狙击手每人带了二百发子弹,狙击位置的准备占满了周围的山坡重型狙击枪四周还挖了结实的掩蔽所。

其实,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对于没有重武器的伪满警来说根本对他们构不成威胁,城里的日伪军早就吓坏了,得到不出击的命令巴不得隐蔽起来。

早上九点多钟,呈现战斗阵型的伪满警部队出动了。

在起先稀稀落落的枪声中,伪满,大队人员寻找隐蔽处,妄图和小山坡的狙击手对射。

他们想错了,只要你出了城门,哪怕暂时没法干掉你,但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如果想和狙击手比耐心更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一旦想站起来,对不起,你的脑袋或身体的某个位置肯定是一个血洞。

如果你想使用轻机枪,掷弹筒,那好,死的不是一个,连助手也是同样的下场,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小山坡上的射速,动的人少就慢,只要有几个人同时运动,那射速马上快起来。

屠杀在继续,狙击手们甚至不用去变换阵地,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城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炮击的迹象。

三个小时过去了,望远镜里的孙二虎和梅婷婷笑得合不上嘴,乖乖,总计接近二百人出了城门,这次肯定吃上这顿饭了。

对于三个小时的伪满警来说,动不敢动,水都喝不上,想吃饭,对不起,那要到城里去吃。

狙击手们可不在乎,三个小时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会的功夫,孙二虎和梅婷婷得出相同的结论,再有六个小时,这些人都要成为尸体,即便不是全部,即使有了夜色的掩护,那些夜视镜还是夺命的利器。

时间在流失,现在的皆川大佐终于明白了龟田大尉的处境,他也明白了先前的对手不是这样容易对付的,真的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