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46章 范登堡三

第二百四十六章 范登堡三

1939年11月26日下午,莫斯科宣称,当天15点45分(赫尔辛基时间14点45分),芬兰的炮兵轰击了位于卡累利阿地峡苏联一侧境内800米的迈尼拉村庄,一共发射了7发炮弹。

在给芬兰公使的照会中,莫洛托夫要求芬兰军队立即从边界后撤20到50公里。芬兰否认芬兰的大炮曾轰击过迈尼拉,并声明当被指责的攻击发生时,只有苏联大炮的活动得到证实。

芬兰要求援引互不侵犯条约的内容,把这起事件交给一个仲裁委员会去调查解决,同时为了驳斥苏联政府指责芬兰对苏联采取敌视态度并威胁列宁格勒的说法,芬兰政府准备把卡累利阿地峡最南端的防御部队撤离列宁格勒一定的距离,使这些部队再也不能被指控为威胁这个城市的安全

芬兰的建议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在通知尚未送到苏联外交部前,芬兰驻苏公使接到了克里姆林宫的一份照会。在照会中可以看到希特勒四个月前所施展的那些伎俩,当时希特勒为了替入侵波兰找借口,曾宣布波兰军队入侵了德国边境城市格利维策。日本关东军也曾于1931年9月18日在沈阳的柳条沟对中国如法炮制这种谎言。

苏方宣称在迈尼拉炮击中有4人死亡、7人重伤,但芬兰边境部队派调查人员去迈尼拉勘察现场时,却只见苏联调查人员围着几个弹坑转来转去,没有被领去看任何尸体或伤员。令人费解的是,苏联人并没有像9.18事变中的关东军或者1939年的德国人那样变出几具尸体来作为有力的指控证据。大概苏联方面以为不久之后就能吞并芬兰,到时就不会有人再来追究到底是谁开的炮了,所以不值得这样费力。

从20年代起,苏联就在准备发动对芬兰的战争,并制订了冬季入侵和夏季入侵两套计划,夏季入侵包括夺取芬兰和瑞典之间的阿兰群岛。只是由于当时与德国的谈判还没有结果,后来又忙于解决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问题,所以苏军才没有在1939年夏季炮击迈尼拉、发动侵芬战争。至于炮击和轰炸本国领土,在苏联来说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前有1921年对喀琅施塔得要塞的炮轰,后有二战末期苏联轰炸机对爱沙尼亚加盟共和国城市进行的轰炸。

苏联提出指控后,美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进行居间调解的努力被芬兰接受了,却遭到了苏联的拒绝。11月28日,莫洛托夫进一步发出照会,宣布苏芬互不侵犯条约已经作废。11月29日,苏联未等芬兰答复照会,就断绝了与芬兰的外交关系。11月30日早晨6点,苏联红军从陆、海、空三面全线进攻芬兰,其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无可争辩地表明,在决定入侵前,已经做了长达许多个月的准备工作。在高纬度地区一年当中最黑暗的时刻,芬兰和苏联之间的冬战打响了。

苏联的入侵使芬兰人只有两种选择,战斗或是投降。芬兰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战斗。尽管芬兰的军事设施和潜力都是微薄的,但这个国家却有一个无形而重要的、具有不可估量价值的力量源泉。

芬兰人民知道苏联没有受到丝毫挑衅或提出任何合法理由而发动入侵,这就使芬兰获得了巨大的道义力量。芬兰人是**裸侵略的受害者,这个明显的事实使芬兰人在道义和心理上占了巨大的优势

为了对付苏联的入侵,政府和人民都把全部力量集中到转入战时体制上来。苏联入侵时,芬兰全国没有任何重大的震惊、愤怒或恐惧的表现,没有任何巨大的感情冲动场面,也没有戏剧性的爱国姿态。每个人都在故意缩小自己的作用,以产生一种举国戒慎的形象。

苏联的入侵立即使芬兰全国达到空前未有的团结,并极大地加强了全国抵抗侵略者的决心。这些因素对于支持芬兰人坚决不让自己国家受苏联控制的努力起了重要的作用。

战争爆发后,曼纳海姆立即收回了辞呈,卡里奥总统将三军最高统帅的指挥权交给了他。战争开始的第一天,苏联出动飞机对赫尔辛基狂轰滥炸,同时在卡累利阿地峡发动了猛攻。

当天,曼纳海姆发布了著名的一号命令,号召芬兰战士保家卫国,为我们的信仰而战斗。第三天,他就离开赫尔辛基,前往战时司令部所在地,位于芬一东部萨沃省、靠近卡累利阿前线的米凯利。

芬兰独立战争后期,曼纳海姆曾在这里指挥过东路军攻打维堡的战役,他抵达米凯利后,不无感慨地说,现在我又坐到了21年前同一个司令部的屋子里了。这个东部小城自此成了芬兰的军事、政治决策中心,在整个冬季战争期间,曼纳海姆没有离开过司令部一步。

在曼纳海姆的要求下,芬兰政府进行了改组。尽管卡延德内阁在战争爆发后仍得到信任,议会也认为卡延德政府对苏联强加给芬兰的战争不应负任何责任,但这届政府还是有可能被苏联认为是重开谈判的障碍,所以在12月l日任命了一个新政府,其总理是曾任芬兰银行总裁多年的赖特,14个阁员中包括4名农民党人、4名社会民主党人、两个保守党人和两个瑞典人民党人。老资格的工人领袖唐纳(卡廷德政府的财长)担任外长。

赖提内阁的第一项任务就是通过瑞典向苏联试探停战的可能。12月4日,莫洛托夫拒绝了瑞典的调停协议,并声称苏联并没有与芬兰政府作战,因为它已经承认了在特里约基成立的所谓芬兰民主政府。

特里约基村离俄国边界约数公里,战争一开始芬军就主动放弃了这里,该村成为苏军解放的第一批村庄之一。莫斯科运来一批芬兰籍的党员,在这里组建了芬兰民主政府的草台班子,主角是苏联人像变戏法一样从其共产国际魔术口袋里掏出来的老牌芬共领导人奥托-威廉莫维奇-库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