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47章 范登堡四

第二百四十七章 范登堡四

战争的进程无需描述,我不是一个军事学家。现在让我们回到开头,再说说结果。

1939年8月23日,从苏联帝国的首都爆发了一个新闻炸弹,纳粹外长里宾特洛甫和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

这个条约还有一份臭名远扬的秘密议定和条约本身一样不需要批准就立即生效,其中规定,如果对于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所属的土地进行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立陶宛的北部边界应成为德国和苏联势力范围的边界。

如果对于属于波兰的土地进行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德国和苏联的势力范围大体上应为以纳累夫河、维斯瓦河和桑河为界。

这个秘密附件实际上不过是很久以来的、常常是肮脏的国际关系史中所熟知的你我分赃公式的又一例证。

它所说的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显然只能通过侵犯相关国家的领土主权而实现。

希特勒于9月1日以入侵波兰西部而开始了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的第一阶段,苏联于17日以入侵波兰东部而告完成这一任务。

10天后,瓜分波兰的细节宣告完成,从而把这个国家从欧洲政治地图上一笔勾销

。纳粹主义德国和共产主义苏联取得了在侵略中进行有效合作的第一批成果。

莫斯科提出的和约是命令式的,不包含讨价还价的建议和反建议。它直截了当地要求芬兰割让10月至11月谈判间苏联要求的全部土地,还要求割让位于1721年《尼斯塔德和约》规定的瑞俄边界线俄国一侧境内的整个芬兰东南部。

此外,它还规定芬兰必须放弃雷巴契半岛和中部东卡累利阿地区的一块土地,并以30年为期将汉科地区租给苏联作为海军基地。苏联获得了贝柴摩地区的过境权,芬兰还必须同意在北方修建一条铁路,将苏联城市坎达拉克沙和瑞典的铁矿区联系起来。

和约没有规定赔款,但苏联坚决要求芬兰赔偿割让给苏联的芬兰领土上的财产损失,数目在9500万金卢布到14500万金卢布之间。大量铁路车辆等物资必须移交给苏联,割让领土上的几十座工厂必须重新装备好机器。

苏芬战争一结束,芬兰方面还被勒令将5.5万名战俘转交苏联当局。他们被悉数解送到伊万诺沃州尤扎镇的特种集中营,四周上了铁丝网,由内务部押送队负责看守,且不得通信和会见亲友。大部分人被判处了期限不等的监禁,剩下的于1941年春被押送到极北地带。他们后来的命运就无从知晓了。

尽管莫斯科和约的苛刻条件是令人沮丧的,但对芬兰人民而言,还不是灾难性的后果。大家都觉得全国人民在战争中已经作出了卓越的、令人钦佩的表现。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自由得到了保全。

芬兰在全世界面前表明,在大国的入侵面前,一个小国也有权利屹立于自由国家之林,为此付出的代价固然是巨大的。

虽然在4个月的战斗中芬军歼灭苏军约20万人,并导致40万敌军受伤,但芬军自己的阵亡军人也多达23150人,伤者达47550人,其中9500人成为终身残疾。如果把死于轰炸的城乡乎民也计算在内,芬兰在这场战争**牺牲了2.5万人。有42万人逃离被苏联吞并的地区,成为无家可归的难民。

然而当芬兰人在1940年春天开始享受阳光照耀和白昼渐长的日子时,他们不难感觉到,不管正在进行的大国之间的战争结果如何,作为一个表现了不是为自由而生,便是为自由而死的坚强意志的民族,芬兰人在将来是不会得不到应得的报酬的

芬兰人之所以接受极其苛刻的和约,是因为国家的自由得到了保全。考虑到苏联在战争开始时的意图,这件事似乎是个奇迹。

常常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维堡防线被突破、芬兰全国面临军事占领之际,苏联突然同意决定结束这场战争?考虑到苏联所扶植的库西宁傀儡政府,这个问题特别令人感兴趣。

1940年2月以后,苏联悄悄地抛弃了这个政府,使人得到这样的印象,即这个政府的成立只是迫使芬兰求和的一种策略。

事实上,苏联有充分的能力和意图把这场战争打完,哪怕是让芬兰人淹死在红军战士的血海之中,从而完全占领甚至吞并芬兰。然而,正像非洲草原上的狮子也会首先捕食老弱病残的猎物一样,即使强大残暴如苏联,也会选择更弱小的目标先下手。

如果先撇开芬兰不顾,转而对付如同熟透了的果子一样软弱的波罗的海三国,使其自动落到苏联的口袋里,比花巨大代价硬攻下拼死抵抗的芬兰要容易得多。

而且如果战争继续下去,英法等国必将派出远征军,即使不能拯救芬兰,也势必使瑞典和挪威落入盟国的势力范围,甚至使吞并波罗的海三国的过程节外生枝,这是苏联所不乐意看到的。

其次,停战之后,苏联向芬兰提出了诸如改组政府、替换部长、禁止加入北欧共同防御同盟等一系列干涉其内政的要求。

在1940年芬兰总统选举前夕,莫斯科甚至明白表示,如果被提名的4个候选人中任何一人被选为总统,克里姆林宫将把这次选举解释为芬兰决心不遵守3月和约的表示。

这些手法此前已在波罗的海三国上演过,这一事实可以说明苏联对芬兰的最终意图。所有这些情况使得芬兰到了1940年秋季已经处于听任东邻继续勒索的凶多吉少的地步。

战争满足了,或曾经满足过人的好斗的本能,但它同时还满足了人对掠夺,破坏以及残酷的纪律和专制力的欲望。

这也证明了包括懦夫在内的任何人都可以发动战争,但要结束战争却得到胜利者的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