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48章 首席谈判代表

第二百四十八章 首席谈判代表

库西宁政府随后宣称苏联红军是在他的政府的请求下入侵芬兰的,以此为苏朕的入侵提供正当理由:只要人民政府要求它撤离芬兰,它就会立即撤走。

这个莫斯科版的吉斯林竟然还面不改色地对芬兰人民宣称,只有在原则上反对使用武力夺取土地和奴役别国人民的苏联,才能同意用自己的武装力量来保护芬兰的独立,而不是用它进攻芬兰或奴役芬兰人民。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来政治人物是多么的无耻。这正好符合他们的定义--职业说谎者。

1939年12月2日,特里约基傀儡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一项条约,它提出了更为大胆的虚构说法,由于芬兰人民的英勇斗争和红军的努力,前芬兰金融寡头政府为了帝国主义强国的利益而在苏联边界上造成战争瘟疫的真正祸根已被消灭,并提出了一项新的互助条约

该条约只是1938年苏联提案的翻版,不同之处在于让给芬兰民主共和国的卡累利阿领土增至七万平方公里。这项条约的公布让芬兰人看得很清楚,战争的目的就是要消灭共和国,代之以独立性值得怀疑的**政权。

像1920年苏波战争中苏俄曾满怀希望地以为波兰的工人会推翻本国资产阶级政府并加入俄国一样,根据其阶级斗争教条,这一次苏联领导人又是满怀希望地以为特里约基傀儡政府的成立和12月2日苏芬条约的签订会得到普通芬兰人、尤其是工人和无产阶级的欢迎,把他们争取到解放者这一边来。

但工人们的反应正好相反,芬兰社会民主党和工会联合会发布声明,说芬兰工人阶级渴望和平,但如果入侵者不尊重我们要求和平的愿望,芬兰的工人阶级就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为了抵抗侵略、保卫民主、和平和继续作为我们自己国家主人的权利,拿起武器进行战斗。

一个国家只有在战争时期才会处于和睦状态。一次正义的战争能在高尚的国度里唤起神圣的爱的力量,这已为无数感人的事例所证实。

苏芬战争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西方国家普遍给予芬兰外交和道义上的支持。芬兰军队在苏联红军强大的攻势面前保持了顽强的作战能力,获得了西方国家人民极大的同情和钦佩。

丘吉尔于1940年1月20日说道,孤军奋战的芬兰,在死亡威胁下的出类拔萃的、崇高的芬兰,显示了自由的人所能做到的事情。芬兰对人类作出的贡献是伟大的。如果自由之光在斯堪的纳维亚北方最终被熄灭的话,那很可能预告黑暗时代的重新降临。”

芬兰政府开始时寄希望于瑞典出兵援助,但瑞典害怕卷入战争、影响自己的永久中立地位,连对两国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阿兰群岛也不敢予以军事保护,只是允许8000多名瑞典公民前往芬兰自愿参战,其中两个加强营开到了前线。

12月初,芬兰向国联发出呼吁,把芬兰问题提交国际联盟仲裁并要求国联采取必要措施制止苏联的进攻。国联很快采取行动,于12月9日召开大会,11日召开行政院会议,但都没有什么结果,因为苏联拒绝出席。12月14日,国际联盟大会宣布苏联以自己的行动把自己置于国际联盟之外,庄严而郑重地开除了苏联。

这是一件大事,因为它说明了为什么事后苏联坚决要求成立一个全新的国际政治组织来代替国际联盟的缘故

。但是在行政院的15个成员国中,只有7个有勇气投赞成票,包括英国、法国、比利时、南非、埃及、玻利维亚和多米尼加。芬兰的斯堪的纳维亚邻邦和其余的欧洲国家都认为沉默的弃权较为合适。

苏联领导人曾指望红军在两周内彻底摧毁芬兰的抵抗。但芬兰军队很快从边界地区后撤了20到50公里,撤退到主防御阵地——曼纳海姆防线

12月10日,红军以强大的优势兵力向维堡进攻,芬兰军凭着手榴弹、掷弹筒和勇气对付红军的坦克与大炮。战斗持续了10天,芬军顶住了红军一次次进攻,终于守住了防线。

为了彻底摧毁芬兰军民的抵抗意志,制造恐怖气氛,早**迫芬兰投降,苏联空军从战争一开始就对前线后方的芬兰城市和居民进行了狂轰滥炸。

11月30日轰炸赫尔辛基的9架sb-3轰炸机据说是去轰炸芬兰海军的两艘海防舰,但却把炸弹扔在了外观与军舰相差万里的、离芬兰总统府一公里远的公共汽车站上,当场炸死90人,炸伤240多人。

动用空军轰炸和平城市和平民目标仍被国际社会现为暴行,西班牙内战中的格尔尼卡轰炸被苏联斥责为法西斯暴行,1939年德国空军对华沙市区的轰炸也为全世界所不齿。尽管苏联官方解释称这些飞机是去袭击军舰的,但它们扔下的却不是针对军舰,尤其是有很好装甲防护的岸防舰的穿甲弹,而是专门用来破坏建筑物和杀伤人员的高爆炸弹和燃烧弹。

苏联空军轰炸赫尔辛基后,美国总统罗斯福曾专门派人向莫斯科送信,希望苏军能够停止轰炸芬兰的城市。

针对罗斯福的劝告,莫洛托夫同志给了一个经典的苏联式诚实答复:苏联轰炸机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轰炸芬兰城市。苏联飞机确实在赫尔辛基上空执行过任务,但扔的不是炸弹,而是拯救芬兰饥饿人民和贫苦大众的面包。卑劣的芬兰政府硬要栽赃苏联,说他们扔下了炸弹。

莫洛托夫大概忘记了在赫尔辛基还有外国外交使团和外国新闻记者的存在。苏联空军的燃烧弹后来就被冠以莫洛托夫面包篮的绰号。

“你不感觉这是我们需要的人吗?我看就是他了,以后就是我们的首席谈判代表。”叶奋韬轻轻地对贾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