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51章 吸引的策略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吸引的策略

七七事变以后日伪统治北平的初期,市民们还能吃到一些玉米面、面粉和小米等。

吃不起玉米面的极度贫困的百性只能买黑色的混合面吃,北京人把玉米面叫棒子面,1937年到194年1斤涨了七十倍。

混合面是黑色的,含有高梁面、泥沙、糠和麻等,蒸出的黑色馒头,一搿就碎,有一股酸味,还有丝连着。即便是从不挑食的狗,喂它一块黑面馒头还是王米面窝头,它都抢着吃,而这混合面的,它只是闻了闻没吃。

自从日军42年开始控制粮食以后,普通市民就只能吃到日伪限量配售的混合面,即由各种杂粮混合一起,搀上麸皮、米糠、玉米核、橡子粉等磨制而成的大杂烩,不仅难以下咽,而且,因其成分复杂,有的不免含有病菌。当时老百姓纷纷反映,有的人腹痛拉稀,有的人大便干结拉不出来。

一九三九年一月份,一斤玉米面八、九分钱,到一九四二年底就上涨到一元零五分。一九四二年,日寇先后在一些大城市实行粮食配给制度,配给数目极少,远远不够食用。

在华北,大米白面为日寇军粮,禁止一般人食用。城市里日寇配给的粮食是由豆饼、树皮、草根等制成的混合面。就是这种混合面配给的也很少。因而普遍发生饥饿现象,经常有人饿死。

救人变成了黑字首要的任务,只要愿意到无人区去的老百姓是有多少接受多少,起码能保证吃上饱饭

远在重庆的姚水光也接到了叶奋韬的指示,其中挽救生命,争取人才是两条一定要做好的事。

看着抗战大后方四川的民众在饥饿线上的生活状况分析,他感觉任务是不容易完成的。

他把目标首先定在了知识界。

一般学校老师的薪水,每年最多的是法币30—36元,其次是20—30元,再其次,甚至还不到10元。

前两项是代表学校经费充足的高小校长及一般小学教员。他们的收入,除了这些微薄的硬工资以外,就没有别的了。最初制定的时候是法币和大洋等值,生活还是有保障的。

分析一下他们的支出,最低有哪几种?到底需要多少钱?

在一般的学校,烟、茶、油、炭要自己出,笔、墨、纸也要自己出,衣服费、零用费、膳费当然更要自己出,其余还要应酬校董、乡人、朋友及医药用款。

膳费在过去每月最高不过9元,现在却非15元不可。米价的腾飞,实在令人可怕。在抗战前每斗是1元左右,抗战后特别六二一大轰炸以来,就由1元、2元、3元一直升到4元5角,平均每人吃稀饭单算米钱就要9元,此外柴、盐、米、菜都涨价几倍。这样一来,教员由吃饭,转到喝粥吃番薯。由三餐不得不变为两顿,饿着肚子过活。

1941年,四川省开始普遍实行征收学米制度。就是小学生入学时缴纳谷米,办法是,高小学生收一斗,初小学生五升。愿意多缴也可以,家境贫苦的免缴。

这办法对教师们的生活,多少是给予了一点补助。学米的收入,差不多已够解决他们一学期吃饭的问题了,然而有家室的教师们仍旧是困苦的。那30块钱的干俸,如何能养活一家人呢?

西南联合大学的伙食,在抗战头两年还算可以,由于物价尚未上涨,温饱大多不成问题。

但到40年代后,随着通货膨胀,师生都感紧张。尤其是学生,远离家乡,许多人无经济来源,更为窘迫

。大多数学生都参加自办的大众厨房,每人每月伙食费随物价上涨而涨,另外也可以在小厨房包饭,甚至个别在教授厨房私包,自然这价钱都层层相应往上涨的。

大众厨房的伙食,一般早上是稀粥就咸萝卜丝加点儿花生豆。中晚八人合吃,四个菜加米饭。10天一结账时,可以集体打一次牙祭,也有极少部分同学,每天只能大饼两块,配辣椒豆瓣酱加白开水了。

教师的生活比学生稍好一些,但也很困难,跟战前无法相比。三天两头请客聚餐也取消了。连像金岳霖这样的美食家也不得不闭紧嘴巴,只能偶尔设法弄块西点解解馋。一些单身教师和青年助教,便也跟学生一样自办饭团,改善生活就难以提上日程了。

40年代,学生食堂的伙食供应,通常有渗水发霉的黑米和见不到油盐的白水煮青菜。每天只吃两顿饭,生活得不到保障。为了继续学业,维持生活,有一半以上的人兼做商店会计、中小学教师、家庭教师、机关学校文书等。由于生活没有着落,许多学生被迫休学,有的则时断时续,有的甚至读了六七年大学才得毕业。

从1941年以后,西南联大参照其他学校的办法,在教职员月薪之外,每月增发各种名目的生活津贴,由此薪水改称薪津。

教职员的和公务员的名义月薪类似,因有政府明文规定的死标准,不能逾越,只能作象征性的晋升。在西南联大校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提高每月的生活津贴。首先是按照市场大米涨价的情况补助各家每人每年一石(160市斤)大米,以保障最低生存条件。此外,则是爱莫能助了。

但是,谁都明白,对一个即便是三口之家来说,一年160斤大米还不是杯水车薪,给人的感觉是活着并饿着。

一个名字是中华复兴会的组织建立起来,一栋三层的办公楼倒不是很大,但占据了马路很宽的距离,后面是附属的院子。

整个院子其实是一个大的食堂,只要是上学的学子在初中以上都可以加入中华会。每个月交一块大洋,就可以中餐和晚餐吃到一荤一素两个菜和充足的米饭和馒头。

在此处不远的地方,一座三层的医院也在建设中。

当然,少不了的是一个难民临时的避难所,简易的棚子加上每天免费供应的饭菜,至少生命是有保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