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52章 特矿战略

第二百五十二章 特矿战略

大后方四川的矿产资源有以下特点。

一,是分布相对集中,区域特色明显。四川矿产集中分布在川西南、川南、川西北三个区,并各具特色。

川西南的黑色、有色金属和稀土资源优势突出,其他矿产也很丰富,并组合配套好,是重要的冶金基地之一。

川南地区以煤、硫、磷、岩盐、天然气为主的非金属矿产种类多,蕴藏量大,是重要的化工工业基地之一。

川西北地区稀贵金属和能源矿产特色明显,是潜在的尖端技术产品的原料供应地。

二,是以中、低位的贫矿为主,富矿少,多数矿床易采,选矿性好。除铅、锌、铺、银、岩盐、钙芒硝等品位稍高外,其他矿产多为中、贫矿,但部分矿产贫中有铁、铜、锰、金等富矿产地,多数贫矿经选矿后,能适合工业利用。

三,是共生、伴生组分多,综合利用效益高。有不少矿产均非单一矿床,一矿多用的特点在中国亦属少见,综合利用后,经济效益迭加,可获得高的经济效益和产出率。

攀西的钒钦磁铁矿为铁、钒、钦共生,川南的煤矿为煤、硫共生,川西北的矿为锡、铜共生。钒钦磁铁矿还伴生有铜、钻、镍、铬、铣、锰、硒等,铅锌矿中伴生铺、金、银、铀、硫等,岩盐中常常含有碘、嗅、硼、钡等有用成份。

四,是资源组合与配套集中,便于合理开发利用

。可组合多种配套类型,建设特色的工业产业。

五,是资源种类齐全,但多数矿种储量不足。目前除钒钦磁铁矿、岩盐、芒硝、铅锌、硫、铁矿、石棉、云母、金、磷、水泥灰岩等储量可满足开发需要外,多数矿产资源都存在资源数量不足,质量差、探明矿山不足的问题。

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主要的特种矿产有钨、锑、锡、汞、铋、钼六种,实行严格管控。

对姚水光来说,储备各种工业矿石也是他的任务之一,只是让他投资各类矿的话他是不会答应的。

通过和叶奋韬的反复沟通,他们一致认为,与其把矿藏和苏联人换武器和其他工业设备,不让自己收购下来。只要能达到目的,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对民国黑暗的官场他是深有体会的,而盘尼西林被誉为软黄金,正是最好的行贿工具。

至于药品的价格还是不能降,谁知道这些药品是不是用在伤兵身上,所以才有了在中华复兴会建设医院的实际行动。这样的话,自己能掌握,这类药物肯定会用在急需的人身上,而且都是免费的。

食堂,医院这些设施是真正使人们感激的东西,不管是说收买人心也好,救死扶伤也好,总之效果是非常不错的。对于矿石,用盘尼西林,医用吗啡和其他药物,这是和用硬通货差不多,在那个时代,这些东西有时花钱都不见得买得到。

资源委员会依靠其垄断地位,对特矿产品实行统制,不仅产量由其酌情确定,而且收购价格也由它决定。虽然资源委员会定价时也考虑到了矿产开采的成本,但总起来讲,资委会定的收购价格要比成本价低得多。对此,资委会自己也承认。

随着物价暴涨,资委会在特矿产品的收购价格之外增加了补助金,但仍无法跟上物价上涨的步伐,特矿产品的收购价格远远低于开采成本,各种矿产品都是亏本销售,而且销售越多,亏损越大,矿厂连续亏损倒闭,生产锐减。

显然,资源委员会对特矿产业的统制,使特种矿产的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违背了价值规律,长此以往,必然会对特矿产业的生产和贸易造成严重的损害,阻碍特矿产业的发展。

国民政府的特矿统制也影响了地方利益,引起了地方势力的不满和反对

。但是,特矿统制事关重大,决定着易货、偿债能否顺利进行,民国中央政府决不可能轻易放弃,而只能采取一些变通的措施如利润共享的方式来争取地方势力的支持,使得特矿统制得以继续实施下去。

这个时候,一家叫山河的英资药业公司出场了,它对矿产品给出的交换物是盘尼西林,被称为是当时的软黄金。

与此同时,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钱昌照的家里来了两个年轻人,说是年轻人,其实已经三十出头。

对于这样的科学家,姚水光开门见山:“钱先生,我叫姚水光,是山河药业公司的副董事长。今天冒昧拜访请您原谅,的确是有要紧的事邀请您帮忙。”

“哦。是那个中华复兴会的资助人吧。说说看。”

“我所代表的是一家英资公司,不过,实话和您说,您不要担心,这个公司是中国人说了算。您是科学家,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政客不同,所以找您是我们正确的选择。”

“您有话直说,我没听懂您的意思。”

“我的想法是这些特矿都是中国的,不想流出国外。所以,我准备买下来。为了能够确保,我将使用盘尼西林和磺胺类的消炎药支付,这样价格就有保障了,因为这些药品直接可以换成外币,我想外国人是会接受药品支付的方式。”

他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然,对于我的要求还有两条附加的优惠。一是为您的地质勘查提供相当于五十万美元的药品作为研究经费。另外再提供相当于五十万美元的药品用于委员会的流动资金。二是医院建好后,国军伤员可以免费治疗。”

这第一条算是搔到了痒处,由于孔祥熙的不配合,委员会的资金一直紧张,研究经费连十万美金都不到,何谈发展研究提高产量。

“这样吧!我和翁主任研究之后给你回答。”

当时的重庆,盘尼西林几乎和金条是同义词,没有人能不动心。对于资源委员会的这些科学家来说,有了资金才能做研究。况且,资金的数量也是没办法拒绝的。

这正应了叶奋韬的那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难事,关键是有些事情用钱解决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