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54章 欢喜庄

第二百五十四章 欢喜庄

河北省抚宁县东南濒临渤海,西同卢龙县交界,北隔长城与青龙县相望,东部同辽宁省绥中县接壤。(《奇》biqi.me《文》网)/.

抚宁县北部、西部、东部皆为燕山余脉,山高坡陡,怪石林立,山地、丘陵地占全县面积的百分之六十三。

看着地图,小黄把目标定在了这里,“我们以后就叫八路军冀东独立游击大队,队员加入要考核,武器要统一,服装也一样,你们看呢?”

“哪来的钱,你知道这要多少钱吗?我和你说说为什么土匪的枪法好。土匪们的枪法一是练,二是大量的子弹喂出来的,土匪们所抢劫的钱财,一大半都是浪费到子弹上了,所以,他们的枪法打到出神入化的境地,是不奇怪的。

据说土匪们练这一招,是蹲着马步,双手拿着盒子枪,对着几个目标,每天都甩个上千次几百次的,后来实弹射击,才能练出来的。所以枪法好也并不奇怪,但是一般人是做不到土匪这一点的,也没有那么多钱财来练习这些。

再说服装,我们这一身加上备用的,起码一个人一百大洋。”

“那就抢,没什么方法。我看这样,人数就是一百人左右的样子,训练不合格的淘汰,下面就是钱的问题,我们用我们现在的实力抢。”

这天是中秋节前一天晚上,夜间明月当空,在前往七树庄的大路上,有一行人拥着三担物资赶路。这里面有两人是附近村庄的联络人担仼的伪保长,其余都是游击队员,还有四个是扮成了保丁的战士。

大家在大个子机枪手老熊的带领下向樊口据点走去。除了三个挑子物资外,他们肩背手提鸡、鸭、鱼、枣子、莲蓬等物资,这些都是送给据点皇军过节的东西。

路上,老熊问伪保长:“一挺歪把子,五个日本人。”

伪保长说:“我们常常进去,都是在老地方,还有一个排的伪军。”战士们加快了脚步,一会儿就到了据点的下面。

“干什么的?”站岗的伪军大声问。

“我们按照吩咐,给太君送节礼來啦。”伪保长急忙走上前去,递上一包烟。队员们故意把鸡鸭弄得乱叫。伪军哪敢多话,忙说:“好好好,快请进!”

这时,刚喝完酒正在打牌五个日本兵,见到送來这么多礼品,早乐得又笑又叫,一个个伸出大姆指说:“大大的好,大大的好!”

一个伪保长连忙走上前去,深深地鞠了一躬,“太君,大大地辛苦的!”另一个伪保长连忙将嘴努了努,老熊顺着方向一看,屋里靠近窗口的一张桌面上,摆放着一挺歪把子。

队员们纷纷围上去,将三担挑子放下,将枣子、鱼往日本兵手里塞,又把鸡鸭打得直叫。说时迟、那时快,老熊趁机闯进屋里,提起歪把子走了出來。

一个日本兵首先发现,便大声嚷着:“呀!抗日分子!”他想跳出人群去拿枪。老熊端起歪把子一梭子子弹全部打在他的身上。队员们早把鸡鸭一扔,从挑子里和身上摸出短武器开始点名。

老熊说了声撤,队员们边走边打,出了据点,伪军见日本人被打死,早跑得不知去向。

这样的行动只要有机会就在行动。日式武器留下来,其余的武器全部换成大洋和购买生存所需的各种物资。

欢喜庄在当时是远近闻名的一个大村,有1000多人口,这在当时已经不小了。村里为了保村护庄成立了大刀会和红枪会,这是在日本人来以前就有的。

这两个组织平常各有五六十人左右。因为欢喜庄是一个村庄,所以当时日本人占领这一地区后,并没有在此驻兵。当时在日本占领区,有一个政策每个村是要给日本皇军交皇粮的。

一天,日本人过来征皇粮。来了两辆卡车,可是村民是怎么都不给开门。当时的村庄都有寨墙的,任凭狗腿子汉奸在外面如何的叫喊,寨门就是不开。后来日本人就撤回驻地了。可能是看这村民的民风比较彪悍吧。

又过了几天,日本人又一次过来了。这次是四辆卡车。当时汉奸们就说了,这的皇粮以后就不收了。他们是要到邻村去收皇粮的,路过野厂村要借道过去。

善良的村民就把寨门打开了,但日本人马上就翻脸了。到处抢村民的东西,还要抓年轻的姑娘。他***,这还了得。当时的大刀会和红枪会的队员就不干了。

在会长的带领下就上去了,由于距离较近而且相当于是巷战,日本人长枪威力发挥不出来,地理也不熟所以就吃亏了。丢下几具尸体和两辆卡车就跑了。

这件事情过后,村里的长者就把村民集合到一起,告诉大家:日本人是肯定要回来报复的,村里人能转移到外面的就要该快走,特别是妇女和小孩。当晚就走了一大部分人,但大刀会和红枪会的人都没走还有部分的村民。

到第四天的时候,日本人和伪军来了很多。然后就在村外的寨墙外面架起小山炮。开始让村民开门,说皇军只惩罚对收粮队下手的人,其他的一概不追究责任。

村民们当然不会给他们开了,毕竟上过一次当了。还有个会员用老套筒打死一个走近的日本兵,然后日本人就开始用炮攻寨门。

寨门终于打开了,日本人和伪军就进了村了,大刀会和红枪会就依托有理的地形和敌人对着干,当时的会员们都迷信,在开战前都喝了烧了灵符的圣水。说是子弹打不动的!在这种精神的作用下,会员们作战很勇敢的。

很快的击退日伪军的第一次进攻。然后日伪军又组织了地二次进攻,这次一样也遇到很顽强的抵抗就撤退了,但是这是有目的的撤退,退是退了但队形都不乱的。

英勇的会员和村民不知道是这些,就一直在后面撵,当追到村外时。发现上当了,但晚了中了埋伏,出村的会员和村民全部壮烈牺牲。

然后日伪军就全部开进村来,是见人就杀见房就烧。有的村民躲到地窖里,可恶的日本人就丢个手榴弹进去。还把怀孕的妇女,这是唯一一个没来得及转移的肚子给挑开,把婴儿挤出来。

村长的报告让小黄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这样的故事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