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61章 日本骑兵旅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日本骑兵旅团

日本的骑兵集团司令官是内藤正一中将,原属关东军,1938年7月11日编入华北方而军战斗序列,下辖:

骑兵第一旅团旅团长片桐茂少将,下辖骑兵第13、14联队,机关枪队、速射炮中队、骑炮兵联队、轻战车队、辎重队、骑炮兵第1联队、骑兵第71联队、工兵队。

骑兵第四旅队旅团长小岛吉藏少将,该部于10月11日配属华中派遣军第2军。下辖骑兵第25、26联队,机关枪队、速射炮中队、骑炮兵联队、战车队、独立步兵大队、独立工兵中队、卫生队、缁重队、病马厂、骑炮兵第4联队,骑兵第72联队。

日本骑兵是贵族化的部队,动不动抓一个指挥官就是奥运会级别的选手,所以极有兵种自豪感。

骑兵第一旅团第71联队就驻扎在通州,作为骄傲的代表,从驻扎的那一天起,根本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大规模战斗。

在冀东这一地区,骄横的日本骑兵没有遇到过对手。遵化县城发生的事让皆川大佐想起了以前同是关东军的他们,求救直接到了片桐茂少将那里,他命令第71联队马上支援遵化守军。

也许很纳闷,为什么会有骑兵第71联队这样的番号。原来,这是合并以后的原因,随着日本骑兵部队的即将消失,西竹大佐的骑兵联队被并到了第一旅团,他弟弟的骑兵联队被并到了第四旅团。

作为曾经的奥运会冠军,这个家族出现了很多优秀的骑手,但这不能掩盖骑兵这个兵种即将被淘汰的命运

。随着武器的现代化,这个兵种的称号或许能保存,但战场上再也看不见漫山遍野战马奔腾的场面了。

西竹的骑兵联队现在只有540匹马,只相当于正常的半个联队,加上配属的部队很少。但他有充分的自信消灭这股抗日武装,纵然它是黑字。实际上,他对黑字一点印象也没有。

黑字突击队的侦察人员将消息传过来,突击队和狙击手开始按照事先计划的路线开始撤退。人的两条腿是无论如何快过骑兵的,只有在骑兵未到之前快速撤退才是唯一选择。

作为比拼冲击力的兵种,日军很专业地率先发起了冲锋,但对方边打边撤根本不给你近身的机会,想缠住根本不可能。

终于,双方看到了百二里村的建筑,一条大道贯穿整个村子,两旁是用条石和洋灰建筑的三层和二层的房屋,纵横交错了几十条街道,村口是一个宽大的门楼,上面飘着黑字的军旗。

西竹大佐举起望远镜,身后的队伍已经列好了冲锋的队形,回头望去,联队的步兵中队和机关枪中队就在视线之内正在急急赶来。

他的计划是,骑兵冲村而过然后形成包围,一举围歼这股抗日分子。

冲到一半。万没想到,等日军骑兵冲起来,已经不能改换方向的时候,对面的数十挺轻重机枪响了。

战马在运动提速阶段很难实施有效的躲避,后面的马匹立刻被绊倒了不少,骑兵的队形没了,速度也没了,全乱套了。

重机枪和轻机枪构成了死亡的火网,在弹雨中,空中不断飞起人的残肢断臂,夹扎着战马被击中后痛苦的嘶鸣声。

几公里之外的步兵急急的赶来,村子里的90mm迫击炮和步兵炮在前进的路上又制造了一道死亡的屏障,弹雾在距离村子两公里的地方打出一道生命死亡的钢铁之墙。

几十年过去了,这一带最有特色的一种熟食就是马肉香肠。一家最老的字号的开办者就是中国抗战时期从蒙古逃来的一个叫巴特尔的牧民,至今已经是第二代50年了。

最后的报告很快递到了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的桌子上,对于他这个中国通来说,他知道这样下去就意味着封锁政策的彻底失败

。这种现象是不能允许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从一个一个小小的开始而开始的,那是崩溃的开始。

参谋部的计划制定出来了,专门抽出第15混成旅团全部并加强伪治安军两个集团军从青龙县城向西和遵化县城向北两个方向同时进攻。

这次战斗强调的是,一线部队以日军作为进攻的主体,伪军只担任运输,警戒的任务。为了一举成功,特别加强了一个野战炮兵联队,装备了十二门100mm的重炮和二十四门75mm的山炮,骑兵第13联队负责侦查和短距离集团冲锋。

战役是要准备时间的,两个月之后,日军队伍集结完毕。在华北来说,这样的兵力专门对付一支独立的抗日武装是不可想象的,第15混成旅团拥有整整六个大队的野战部队和轻战车大队。

这样大规模的行动自然被黑字获悉,黑字方面根本没有犹豫,每个方向各派出两个营的学生军,两个营的长枪队,两个方向的附属部队是一个保障营,一个医疗营和三个独立防空连,另外两个营的学生军作为预备队布置在两个方向。

孙志武是当值指挥官,雷鸣指挥的两个营的学生军分别在九十里村和八十里寨进入战斗准备状态,随行的是一个保障营和一个医疗连。

由于接近平原地区,建筑前的防线被布置成两道,村,寨是第三道防线,建筑的左右两侧建立了沙包阵地。

骄横的日军认为十拿九稳,更加骄横的黑字学生军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而张救国指挥的黑字长枪队暗暗下定决心,这是和学生军平起平坐的好机会,抓不住还只能是二流部队。

孙志武走出基地的时候,王胜强一再嘱咐要尽量避免更大的人员伤亡,实在不行可以撤到下一个村子,参谋部已经制定了相关的计划。因为王胜强明白,作为长枪队的前任指挥官,为了提升长枪队的地位,他早已经向昔日的手下发出了打出血性的口号。

盛夏的太阳,照在县城的城墙上,屋脊上的几个破烂的装饰兽象在喘息一样。几株白杨树,肥厚的大叶在空中翻作白灼的光辉,无数的鸣蝉正在声嘶力竭的苦叫。

日军的大部队按照事先的作战计划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