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62章 惨烈阵地战

第二百六十二章 惨烈阵地战

日军华北方面军飞行队队长是须藤荣之助大佐,下辖部队

飞行第64战队三个中队是战斗机中队。

飞行第27战队是中型轰炸机中队。

飞行第90战队是轻型轰炸机中队。

其余的航空力量还有,第17航空地区司令部、第13航空地区司令部、第91、93飞机场大队、第1飞机场中队、第15航空情报队、第12师团第3野战高射炮队、兵站汽车第65中队、第9师团第5陆上运兵队。

他得到的命令是炸平黑字在遵化和青龙县城附近的抵抗村庄,消灭黑字当地的所有抵抗力量,支援混成第15旅团的作战。

午后,一个中队计十几架日军轰炸机飞临百二里村的上空,隆隆的机声震耳欲聋,浓密的树林在机翼下东倒西歪,树枝和树叶都在痛苦地挣扎着。

百二里村的非战斗人员现在很少,基本都是必要的辅助人员,还有不少是从附近村子赶来的自愿人员。他们抬起头来,就能够看到飞机上的膏药标志,甚至能看见日军飞行员戴着风镜的面孔。

村子的角上,防空机关炮响了,声音急促地连成一片。日军飞机丢下了几枚炸弹,就变成一团火球一头栽了下来,浓烟滚滚,遮没了半个天空。 又是一声爆炸响过,另一架飞机被炸成了几块。

村子里的非战斗人员都到了村子的角上,因为那里屋子高视线开阔,日军飞机一从地平线上露面,观察哨的人就看到了。

更重要的是,那里是黑字防空连所在的防空阵地,和这些穿着黑字军装的自己人在一起,他们很放心,因为他们见识过黑字学生军的战斗

防空阵地是三门一组品字形的25mm机关炮,日军的飞行员完全没有想到在华北还有这样的防空力量。

居住在九十里村一带的村民都奉命后撤,或者疏散到了更后方的村庄。

战斗刚开始,就听到炮声震天,不分昼夜,炮弹爆炸的亮光遮没了星光和月光,连地面也在抖动,就像地震一样。

那些天里,人们夜晚都没有睡觉,站在高处的人望着远处的火光,心惊胆颤,担心日本人会打过来。已经在这里一两年的老居民则是一脸的不屑:“谁和黑字学生军打,那就是找死。”

转天,日军又出动了十五架轰炸机,调来了十几门重炮,对着百二里村的阵地狂轰滥炸,头排的房子已经被削平了,树木被折断了,能够燃烧的东西全在燃烧,连石头也变的滚烫滚烫的,之前修筑的阵地全部被炸毁,整个建筑都被炮弹掀翻了,仿佛又铺了一层新土。

日军停止了轰炸,在轻战车的掩护下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他们以为学生军已经全部被炸死了,没想到学生军的士兵从防炮洞里钻出来,抖落抖落身上的尘土,举枪就打,日军又倒下了一层。

战至中午,一股日军企图绕过村子,窜入村子后方的小山谷,日军像蝗虫一样从四面八方涌向山谷,防守的是学生军的两个连和学生军匆匆赶来的的这个营的后续部队。

刚开始,还能听到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后来,枪炮声稀落了,再后来,就彻底听不到枪炮声了。

没有了枪炮声,然而战争并没有结束。不但没有结束,反而进入了白热化。

在山谷中,上千把刺刀寒光闪闪,上千颗喉咙一齐呐喊,上千条躯体激烈碰撞,中日双方一千多名名士兵展开了最原始,最残酷,最血腥的白刃战。

人类自从发明了枪械后,已经很少发生过这样惨烈的场面,上千人手持上了刺刀的钢枪或者工兵铲,在最原始的血液和本能驱动下,进行着殊死相搏。

此时,枪炮已经显得多余,双方纠结在一起,缠绕在一起,鲜血飞溅,你无法分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身边不断地有人倒下,你无法分清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双方像两股洪流,在激烈地碰撞着,都想将对方挤出山谷。上千双脚踩踏着大地,尘土升腾,遮没了天空。上千把刺刀和工兵铲挥舞着,刺向,拍向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躯体,不管他是谁。枪炮声整整静寂了三个小时。

这场战斗,守卫的是黑字学生军步兵的一个营接近1500人,进攻的是日军第15混成旅团的两个大队2000多人。

这边村子的战斗还在继续,刚开始的时候,日军出动了500余人的步兵,还有100余人的骑兵,向村子发起进攻。结果,日军苦苦纠缠一天一夜,发起了七八次进攻。虽然一度突进村子但最后都被击退。炮声一阵阵传来,天摇地动,那是日本人的大炮和学生军的炮兵在对战。

两天后,日军人数增加到了3000人,又调集了十几门重炮,对着村子狂轰滥炸,加上飞机助战。炮轰过后,日本兵端着刺刀,大声呼喊着,几十人一队,几十人一队地杀奔过来。学生军的士兵从掩体里跑出来,趴在已经被炸得坍塌的阵地上,组织火力反攻。

学生军像钉子一样守在阵地上,日军一排排地倒下去。激战一天,3000日军仍然攻不上学生军一个营不到1500人守卫的村子。

几十年后,天下第一城里上了年纪的从运输公司退休的人至今都无法忘记他们在战役结束后看到的情景,每条大道,每条小路,前面半个村子里的每道胡同,每座倒塌的房屋边,都是尸体。

尸体一层摞一层,有的几乎都摞到了窗台边。地面全是红色,那是鲜血染红的。很多尸体交织在一起,纠缠在一起,穿着黑字作战服的和穿着日军军服的,有的紧紧地抱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这些学生军的战士都是在打完了最后一颗子弹,扔完了最后一个手雷后,用工兵铲与涌上来的鬼子肉搏战中牺牲的。

学生军的保障营,医疗营很好的履行着职责,尽管付出了很大的牺牲。

三天后的夜晚到来了,学生军的两个步兵营向村子和小山谷两个方向悄悄前进,准备夜间的反冲锋,那是一个让这次幸存的日本人永远难忘的夜晚,枪炮声响了整整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