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63章 奠基战

第二百六十三章 奠基战

同样的战事也发生在青龙县城的方向,防守百里寨的是黑字长枪队的两个营。

从青龙县的方向来看,地势对防守一方不利,只有用类似要塞的坚固村庄才能阻挡进攻,村子的名字叫百里寨,它的布置还是很科学的。

1、从等高线来看,该地为约20平方公里范围的小丘陵,最高峰约海拔九十米,前方的其余地带为平原,基本没有洞穴延伸的地理条件。

2、左侧的源潭河,与峡山南岸阻隔,如果想通过这里,也不可能越河而延伸至左上角的峡山南岸

3、该区域地处的村落,低矮山丘非常适合挖壕据守,路边也可见附近山头已遍种速生桉树,人迹遍布之处,几处纵横交错的壕沟和立体交通沟挡住大路以外的前进道路。

第一道平原阵地被攻破后,长枪队节节撤退,日军每前进一步都遭受了顽强的抵抗。

后来,黑字的《纪事报》在报道青龙县城方向的战斗时,引用了日军电台对长枪队评价的一句话:黑字长枪队为战意坚强,是不可轻侮之师。

日军没有想到两道外围防线已破,黑字长枪队居然死战不退,依托房屋节节抵抗,日军飞机开始施放毒气,那时候的中国人很穷,一般情况下,中国军人都不知道啥叫毒气,日军戴着防毒面具,施放毒气的时候,中国军人不知道防护和躲避,结果,一排军人就倒下去了,鼻口出血。

但是他们遇到的是黑字,前面的几个战士倒下去了,坚守后面阵地的长官马上知道这是毒气,所有的人很快戴上防毒面具。

毒气过后,日军以为再没有活着的人,就向前冲,结果到了跟前,被突然跃身而起的长枪队又打了回去。

黄昏时分,厮杀仍在继续。长枪队和日军都使出了最后的力气,都已精疲力竭,即便这样在日间,长枪队也发动了五次反冲锋。

夜晚,新到的一个营的长枪队发动了整夜的突击袭击战,这让当值的指挥官孙志武觉得自己挺直了腰板。

转天的清晨,整个阵地突然一片静寂,静寂得令人心悸,一轮朝霞升起来,挂在山巅,四射如练,静静地泻在默默流淌的青龙河上。

长枪队的观察哨发现日军退却了,退却得实在太突然了,情况汇报上来,指挥官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紧接着从遵化县城方向传来的消息最终证实了日军此次行动的失败。

这就是黑字无人区保卫战,最终,黑字长枪队和学生军,依靠难以想象的意志的毅力,稳定住了现有无人区的外围,让日军踏入的一只脚,又不得不缩了回去。

此后,日军再也无力打通通往黑字无人区的道路,直到抗战胜利,这一片地区都安然无恙

战争的成败,决定于最后的五分钟,谁坚持到了最后的五分钟,谁就取得了胜利。他们不仅坚持了,而且发起的反冲锋让日军感到了末日的悲哀。

一只乌鸦站在一间被轰毁的房屋的焦梁上,带着严肃而满意的心情,望着已经从地面上几乎毁灭了的村庄,村子东门的黑字军旗又在一根新的旗杆上面胜利地飘扬,两个一身黑字作战服装扮的士兵很神气地站上了新岗位。

《纪事报》记者深情地写道,旁边是一幅巨大的照片。

叶奋韬站在了废墟之上,惨烈的战斗使他感慨万千。

古往今来、历朝历代、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社会、任何主义、任何时代--如同鲜花离不开蜜蜂、稻田离不开青蛙、森林离不开啄木鸟、天空离不开彩虹、大地离不开江河、江河离不开鱼虾……都将都会也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楷模、自己的英雄。

从来都是,概莫能外:如果信仰缺失,英雄匮乏,人心必然不古,社会必然浮动。

细细揣度,悉心感受,以为英雄者,实为超越人性之不同寻常者也,能为寻常人所不能、不欲、不为。

他决定在这两个地方建立英雄纪念碑和英雄林,并将这两个地方重新命名为学生村和长枪寨。

树林的旁边是他做的一首诗。

在阴暗的树下,在激流的水边。

逝去的岁月,在无人的山间。

你的身体还在挣扎着想要回返。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

那刻骨的饥饿,那宛若巨浪的冲击。

那毒虫的啮咬和痛楚的夜晚。

你们受不了要向人讲述。

如今却是欣欣的树木把一切遗忘

过去的是你们对死的抗争。

你们死去为了要活的人们的生存。

那白热的纷争还没有停止。

你们却在森林的周期内,不再听闻。

静静地,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

还下着密雨,还吹着细风。

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

留下了英灵化作树干而滋润大地。

那个时代的诗人很受人尊敬,不像今天,诗人已经成了神经病的代名词。如果你想贬低一个人,就说他是诗人,迂腐穷酸。如果你想夸奖一个人,就说她是小姐,漂亮有钱。

如果你在饭桌上遇到一个人说他是诗人,他一定会勃然大怒,反戈一击,你才是诗人,你们全家都是诗人。

几十年过去了,天下第一城的老人们给儿孙讲起了这个故事,两个名词深深的印在孩子们的脑海里--学生军,长枪队。

仗是打不下去了,包括懦夫在内的任何人都可以发动战争,但要结束战争却得到胜利者的同意。

之后就是等待,在这段日子里,黑字的狙击手和突击队像发了疯一样,对周边所有的县城发起报复,每天不间断的袭击让日伪军的神经处于崩溃的状态。

对于战死700多人,受伤1500人的黑字来说,叶奋韬愤怒的叫来孙二虎,严明和梅婷婷,他下达的命令是取消狙击队和突击队的所有休息时间。

随之而来的只能是谈判,冈村宁次明白,不做出让步是永无宁日的,对于这块并非交通要道的地方真是鸡肋,如果不谈判,那附近的县城只能变成死城,说不定北宁铁路就此中断。

蒋委员长的办公桌前,戴笠毕恭毕敬的将近期的黑字战绩摆在面前,这可以说是委员长近期得到的唯一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