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79章 攻占涉县

第二百七十九章 攻占涉县

夜里三点,严上校率领队伍出发了,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和县城外面孙上校的狙击手会合了

在深夜我们出发了,五公里的路程不长,很快我们在接应人员的带领下来到县城的北门,另一部分人去了东门。

现在是清晨五点,天还没有亮。从望远镜里看到,城门口有沙包砌成的工事,里面是一挺轻机枪,四个岗哨在走来走去,看起来不是日军,他们穿着治安军的军服。

城楼上有两个端着上了刺刀的日军在走来走去,但很快,他们凑在一起点上烟,然后慢慢就看不见了。

看样子他们很疲惫正在等待天亮以后的换岗,后面是两个不大的岗亭,沙包阵地的旁边是两个路障。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国有这样的战士,按黑字独立军的说法叫突击队,四个队员在夜色的掩护下很快解决了岗哨,其速度惊人,不敢相信刚才和我们在路上介绍情况的轻松表情。

同样的事发生在岗亭里,袭击者的手电筒发来安全的信号,突击队员开始向城门集结,尸体被很好的隐蔽在沙包阵地里。

我随着突击队员来到城门,守卫死的方式几乎是一样的,都是喉咙被割断,只有一个例外,匕首是从肋部插入。

刚才的那个突击队员走过来告诉我们跟着他,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于是,我们进入了曾经日军控制的县城。

战斗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按照地图,很快各个需要战斗的地方和要害部门被突击队员占据。这时候天已经亮了,随着榴弹发射器发出的榴弹尖利的破空声,火光和烟雾弥漫了整个县城。

战斗进行得很顺利,至少我是这样看的,只有五个突击队员受伤,其中一个伤势较为严重。在攻打日军指挥部的时候遇到一点麻烦,因为那是两重的院子,日军指挥官是个大尉,在后面的院子里组织自己的卫队进行英勇的战斗。但很不幸,清醒以后的突击队员将二十枚左右的手雷扔进了院子,随即院子里安静下来。

突击队员首次出现人员死亡,那是一个榴弹造成的,应该说这是一个意外。

两个小时以后,我看见了其他的记者,不幸的是大家的胶片已经所剩无几,幸运的是,梅中校告诉大家,已经在我们即将去的地方为大家准备了足够的胶片

选自兰德的《中国抗战报道》专栏。

涉县县城内,129师组织的人员在搬运日军军需仓库内的军用物资。两门92式步兵炮,三挺92式重机枪,六挺歪把子轻机枪,还有接近一百支步枪和各类军用物资,加上缴获日伪军的武器两挺92式重机枪,十挺轻机枪,一百二十支三八大盖和四百支左右的汉阳造步枪,起码能装备我们一个主力团。

由于我是刚刚赶到没看见战斗经过,但我对他们对待伪军的态度很愤慨,基本都是杀死,包括投降的,对伤员还要补枪。

节选自《新华日报》何云的战场日记。

严明看着眼前的伪县长和一班伪县政府的官员:“人都到齐了吗?”

“都来了,国军收复失地,我们这些潜伏人员高兴啊。长官您看,这是一百根金条,五万大洋都是我们为您准备的。”

“是吗?你们倒很富裕啊。婷婷,收了。你们说你们是潜伏人员,证据呢?”

一班人愣在当时。哪有?本以为黄金,大洋递上就没事了,看样子还不行。“您看,我们再凑凑。”

严明暗笑,梅婷婷摇摇头,和拿着金条,大洋的保障小组的人走了出去,底下会发生什么她很清楚。

“都毙了。”严明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何云追了出去:“怎么能这样?”

“临来的时候,刘邓二位长官没和你说,不得干涉我们的行动?”

“说了,那应该是军事行动......”

“就这样了,不要再说了。你们有你们的原则,我们有我们的原则。”

歼敌七百余人,收复河北涉县,国旗又飘扬在祖国的土地,《大公报》以这样的标题发了号外。

看着旁边的《大公报》记者李强,孙二虎笑着说:“你们可好,县城,这里都有人,新闻都让你们占了

。”

“哪有?您听,县城打的很热闹。”

“没有多长时间,回头问问你们的同事,不会超过三个小时。”

“那可是一个县城?”

“小规模战斗,我最担心的是不是有伤亡。”

“打一个县城,我看即便像你们也得死不少人。之前说,鬼子一个中队,伪军两个连,加上伪警察,自卫队之类的,七八百人呢?”

“小菜一碟,伤亡不能超过十个人,这包括受伤的。我是害怕有人牺牲,那些人还不得杀到这来,他们死一个,起码要杀二十个鬼子偿命,你看着吧!一会就知道了。”

“小山头拐角日军汽车,距离五百五十米,风速三米每秒,风向十二点方向。”

“孤狼,冰美人准备。”孙二虎转身,手中同时端起狙击步枪。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第一辆汽车像喝醉酒一样左右摇晃。随即,四门重型掷弹筒开始发威,日军纷纷跳下燃烧的汽车寻找掩蔽物。

“一个,两个,三个....记者,快点帮我们数着,然后写下来签字,等战斗结束了再解释。”孙二虎边说着边快速换上一个弹夹。

武工队所有人员没有开枪,只有小黄兄妹在射击,五支狙击步枪在单调的射击,只有十分钟,掷弹筒和狙击步枪停止了射击。

“一共五十二个,基本是头部。”

“剩下的看不见了。娟娟,你们几个。”

“我和我哥加起来十一个,你能不能慢点,我们哪有你的速度。”

“行,我闲着看你们打,这总行了吧。”连旁边的李强都笑了,拍着孙二虎的肩膀:“孙上校,行。”孙二虎憨憨的笑了。

除了燃烧的汽车和一地的尸体,山道上很安静,日军和武工队在准备着下一次的进攻和防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