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80章 不可战胜

第二百八十章 不可战胜

河北潞城方向来的是黎城的一个日军中队和潞城过来的一个小队,加上伪军的一个营有一千人左右,随行有步兵炮和迫击炮,1944年底的日军已经没有了重炮,只要步兵炮和迫击炮。

在山上,孙二虎来到了黄娟的旁边:“我刚才看了,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行吗?”

“还不是水平不够。”

“你和你哥都是不会运用教过的知识。你看,风向现在变成了两点钟方向,风速在增大,你要调节。”

“孤狼,冰美人怎么不调整?”

“你不懂,他们以弹着点调整。以鬼子中枪的位置调整,没时间再重新测算。”

忽然,二十多敌人在山上出现了,可能要断后路。侦察人员跑来报告查清虚实,结果是一场虚惊,原来是放羊的老百姓,已经被劝到安全的地方。

日伪军的新一轮进攻开始了,还是不变的战斗队形。伪军在前,日军押后,由于山头的原因,日军没有步兵炮和迫击炮的掩护。

武工队的重型掷弹筒和机枪在500米的距离上鸣响着,其中夹扎着狙击步枪快速的射击声。战斗很轻松,日伪军所有的武器都在射程之外,每前进一步都是几具死尸。

匍匐在地的日伪军终于得到了撤退的命令,几十米的撤退距离又扔下几十具尸体。

李强在冰美人旁边大声的报着数。“停,吵死了。”冰美人冲着他大声地喊着,那不耐烦的表情让李强很着迷。

“注意,迫击炮。”炮弹破空的声音袭来,所有人员急忙躲到事先挖好的单兵防炮洞里

。冰美人拉着李强的衣袖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一个大男人多笨,站着找死啊?”

突击队的炮手们在计算弹道,试图找出日军迫击炮的位置。突如其来的袭击使两名武工队员倒在血泊中,看情形是没救了。

突击队员操作的迫击炮在十五分钟以后开始了试射,那是标定距离为600米,700米,900米的试射。很快,对面腾起了浓烟,那是900米的标射。顿时,两门迫击炮开始不间断射击。

涉县方面的枪声逐渐静了下来,一个小时以后,突击队的一个小队赶了过来:“孙队长,严队长说了,活干完了,不过,日军的仓库东西不少,要你们坚持一下到下午三点。”

“我看你们回去吧!这仗打的一点没意思。伤亡情况怎么样?”

“一人死亡,两人重伤,五人轻伤。严队长说了,下午两点要全过来,实施反击。”

“我想到了,要是没人死亡就算了,现在....”

到下午一点来钟,三架一小队的编队飞机,从东南方向飞来,共飞来了6架。这些飞机在同一个编队中,有平翼有双翼,有一个发动机的,也有两个发动机的。可以看出,这是临时拼凑起来的。

这些飞机,在作战地点和周围一带俯冲扫射和狂轰滥炸。也不知是炸弹震动空气的缘故,还是天然巧合,呼呼的西南风大刮起来,炸弹炸起的尘烟很快被风刮散。

没有防空武器,武工队员只好开始躲避,轻机枪组织了两个三人的小组,只是为了不让飞机降低高度,没人奢望能打下飞机。

日军飞机在轻机枪射击的干扰下,只好拉升高度扔完炸弹返航,武工队又伤亡了七个人,其中两人死亡。

在孙二虎他们吃着大饼,烧鸡的时候严明和记者团的人到了,看着尸体和伤员,严明的脸上变的阴沉起来,梅婷婷则拉过黄娟。

严明高声的下达着命令:“战斗准备时间二十分钟,突击队和武工队混编,掷弹筒和榴弹发射器扫清前方200米--300米的视界,迫击炮准备前移500米。各小队长开始编队,倒梯形进攻队形

。”

不到三点钟,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眼看着一场大雨就要来临。严明站在小队长们面前:“对表,十分钟以后发起进攻。五分钟以后掷弹筒开始前移射击,迫击炮延伸射击后前移。”

雨开始下起来,队伍开始迅速前进。李强静静地跟着冰美人,孤狼走了过去:“大记者,下雨了躲躲吧。”

“没事,我是战地记者,有了战斗就有了素材。再说,女狙击手就是最好的题材。对了,她为什么从来不笑。”

“她是我妹妹,回去的时候再说。注意,保护好自己,别跑到前头,在我妹妹后面就行了。”

雨中,没有冲锋号声,没有冲锋的呐喊声,随着掷弹筒和榴弹破空的声音,突击队员和武工队员开始疾跑,第一排的轻机枪同时开火,组成密集的火网,日伪军在密集的弹雨下被打得纷纷倒地。

很快残存的日军士兵又恢复了强悍的本色,他们嗥叫着还击,竟面无惧色。突击队员们和武工队员开始有人倒下,后面的人又迅速补上,双方杀红了眼,有些日军士兵杀得性起,竟毫无遮拦地端着刺刀从临时避雨的地方跳出来迎着弹雨进行反冲锋,但顷刻间被打成蜂窝状。

突击步枪的威力是三八大盖远远比不上的,近战中,加上武工队员的手雷,剩下的日伪军开始拼命逃跑,强悍的已经死了,溃退之势一旦开始就会蔓延。在迫击炮不断地爆炸声中,雨中不断有残肢飞舞。

李强惬意的看着趴在小山头射击的冰美人,手中的快门在闪动,其他的狙击手们不怀好意的笑了。

毛毛的细雨,飘飘洒洒的,那一排排的树木隐没在茫茫的细雨之中,渐渐地消失在雾里。没有春天五彩斑斓的鲜花,没有夏天茂盛异常的绿树,没有冬天纷纷扬扬的雪花。在这里,我们送别我们的兄弟。走好,记住,在天堂一定要笑着等着我,在绵绵细雨中李强深情地诉说着。

“举枪。”孙二虎的狙击小队以三声鸣枪送别兄弟。

肃立的百战老兵刘师长明白,这样的队伍是无法战胜的。邓政委也明白,这样的队伍精神是不可战胜的。

带着沉甸甸的骨灰,队伍再次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