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84章 一号作战计划开始

第二百八十四章 一号作战计划开始

“叶叔,日本的一号作战计划已经开始了,我会每星期给您一份战情通报和实时分析。”

“那你们开始最后的准备吧!记住,要看好时机,长沙之战一旦开始我们在这里就要有大的行动。”

日军源源不绝地越过黄河,机械化的部队在黄河以南的平原上纵横驰骋,对中国军队的阵地造成极大的压力。

而刚好河南发生严重的大旱灾,几百万以上的中国百姓流离失所,粮食供应非常缺乏,物价上涨已经是七七事变当年的五百倍。

社会的困苦、人心的不安,加上重庆的内争浮现,美国介入中国内部的政治斗争,军力上补充兵员的严重不足,美援武器更是纸上谈兵的迟迟没有到手,这一切都使军心更为涣散。

执行这项任务的日军敌前指挥,是由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内山英太郎中将负责,他率领四个师团、四个旅团,以及一个战车师团,这是日本首次在中国使用完整的师团级战车部队,加上大量的工兵与运输部队,总兵力达十五万人。

在关东军支持修复黄河铁桥的协助下,日军在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的半夜,在中牟渡过黄河,夜袭中国军队在河南的阵地

日军行动前的欺敌工作与情报扰乱,部署的非常成功,重庆方面以为日军应在五月底才会发动攻击,美军的情报判断更离谱,认为这最多只是日军的骚扰行动而已,不值得中国军队劳师动众、严阵以待。

事实上,日军在大军渡过黄河的四天之前,已先派决死突击队,渗透中国军队阵地,找到中国军队防线的弱点,然后引导日军。

在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日军对中国第一战区的阵地,全力发动攻击。汤恩伯原想主动对渡河的日军部队,进行反击,但是其它将领都缺乏主动作战的意愿,以及作战的支持与兵力,因此只消极地接受命令,困守在阵地之中,不愿配合出击,而让日军机械化部队,任意在中国军队的阵地之间驰骋。

日本第十二军顺利渡过黄河之后,全力发动攻势,四月十八日,日军三十七师团攻陷中牟,四月二十三日,日本六十二师团攻克郑州,这样日第十二军已经成功的撕裂中国第一战区的正面防线。

日军然后兵分二路,一路向南攻击,准备沿平汉线攻克许昌后,与来自武汉的第十一军部队会师,以完成打通平汉铁路。外一路的日军,则是向西突进,准备攻击汤恩伯部的主力。

由于日军的攻势凌厉而且充满变化,三个师团的日军部队迅速包围了平汉路的重镇许昌。日三十七师团担任主攻,六十二师团与二十七师团在外围进行包围分割作战,以彻底孤立在许昌的中国守军。

日军在战车、突击队与炮兵联手下,迅速迫近许昌的阵地,打得中国军队阵地陷入混乱之中,才两天的时间,许昌就在五月一日弃守。

此时日军情报发现,汤恩伯的部队在登封、密县附近集结,准备反击日军的攻势。因此日军司令官内山,立刻将南攻的部队,由南向西方旋转九十度,企图捕捉汤恩伯的部队。

另一路日军则在战车师团的前导之下,这也是日军首度在中国战区使用战车师团作战,在河南平原势如破竹地疾进,企图以钳形攻势,包抄汤恩伯部。

日军这种灵活的攻势,其速度与方向不断变化,充分展现装甲与机械化部队的战力优势。不过汤恩伯的主力第十三军石觉部,并未踏入日军的口袋,而设法退入嵩山,日军于是失去了围歼十三军的机会

这时候中国军队在河南的战线与阵地,可以说是陷入了一团混乱之中,事先的作战情报与计划,几乎完全与事实的发展不符。

由于中国军队的员额不足、士气低落、补给不济,上级领导阶层又面临美军介入政策与权力的斗争,因此实在无法面对日军空前强大、灵活与凌厉的攻势。

许昌陷落之后,由于蒋鼎文担心自己受到围歼,而立刻率兵退向伏牛山,造成汤恩伯部势孤,也只有设法突围。因此其它的中国部队,产生兵败如山倒的连锁反应,河南战场近乎失控。

蒋介石企图抽调接受美军装备的远征军回来参战,不但遭到史迪威拒绝,而且在罗斯福亲自介入的压力下,于四月二十五日,蒋介石被迫下令远征军由云南出动,渡过怒江,参与缅北的作战。

这时候日军刚攻陷郑州,开始击溃中国军队在河南的防线,蒋介石却只能眼看着中国战区受到日军攻势无情的**。在盟国的眼中,装备中国军队的目的,只是为了英国在缅甸与印度的利益而战。

日军南下的攻击,很快又恢复行动。十二军攻陷许昌之后,日军第十一军横山勇,同步派遣一个旅团北上夹击,于五月八日南北两军在遂平会师,日军在中日全面战争爆发的七年后,才终于勉强的打通平汉铁路。

接着日军的主力又朝向西方发动连续的攻击,企图围歼汤恩伯的主力不成。随即日军立刻朝向洛阳外围发动快速攻击,彻底击溃了洛阳外围的中国守军。

然后在五月十八日,日军六三师团负责由东向西进攻洛阳,而日军一一〇师团与战车第三师团则由洛阳的西方迂回攻击。

不过日军对洛阳的全面攻势,这次遭到中国军队的强烈反击。洛阳守军是武庭麟的第十五军,他们以旺盛的作战意志,挡住日军极凌厉的攻势,此举也惊动了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于是日军开始重新调集部队,于五月二十三日以四面合围之势,再攻洛阳。中国军队在兵力悬殊、援军不到的状况之下,仍然拒绝招降,浴血奋战之后,武庭麟在五月二十五日从洛阳突围。

但是,三十六集团军司令官李家钰则在后续的作战中阵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