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85章 教训

第二百八十五章 教训

此时,日军驻山西的第一军,也派遣第三、五十九等两个旅团,渡过黄河的渑池,截断了陇海铁路的交通,阻止中国军队向东的驰援,同时扫荡中国军队在洛阳以西的主要后勤基地,以及夺取中国军队在卢氏地区的主要军需品供应仓库。

中国军队在第一战区,出现了全线溃败的局面。这时候国内外的舆论出现大量悲观与恐慌的报道,说中国军队已经失去战力,蒋介石只有撤换蒋鼎文与汤恩伯的职务,及派陈诚前往坐镇指挥,调胡宗南负责监视延安的部队,东出潼关,进入河南,暂时阻挡了日军的攻势。

由于日军立刻就要在湖南发动大兵团作战,因此停止了继续向西的攻势,于是一场推诿责任的内部攻防战,立刻就在中国军队、美军之间展开。

史迪威以及一些美国记者,当然乘机发表他们的证据,指出蒋介石的部队根本不战而退,却完全不提自己情报判断的严重错误,导致中国战区没有预先做好准备,以及在作战期间,整个后勤支持迟迟未到,与空中掩护严重不足的责任。

事实上,以中日双方当时在河南的兵力部署与作战准备而言,中国军队由谁去指挥,结果都不会好到那里去。中国军队若是不退,只有遭到歼灭。可是?有谁问过,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认为日军只是演习的情报判断,让中国军队无法得到战前的补充与准备,应该负起多少的责任呢?

从河南的战事来看

。虽然根据日军大量集结与演训的情报,蒋介石认为日军极有可能在一九四四年年中,发动全面的反扑。

而在二月以后,重庆方面对于日军准备打通平汉与粤汉铁路的攻势,也掌握了更为清楚的情报,无奈参谋长史迪威只全心全意地在缅甸野人山进行作战,对于日军准备在中国战区发动新攻势的情报,根本不加理会,而造成部分中国将领也跟着附和,因此使中国军队无法集中力量,准备迎战日军空前的重大攻势。

中国军队在河南阵地的防务是由蒋鼎文与汤恩伯负责。由于日军在中条山会战之后,将近三年都没有在华北发动攻势,使得他们失去作战的警觉与士气。

加上河南连年天灾,民生困苦到了极点,军队的补给不足,兵员补充又以远征军优先,因此战力已经降到空前的底点。在日军发动攻势之前,蒋介石与驻华美军的将领,对于日军的作战企图,也缺乏共识与掌握。

由于史迪威坚持认为,日军的攻击只是例行出击的演习,根本无意深入中国军队阵地内部与进行长期的占领作战,当前应该以静制动,故将拥有美式装备、员额充足的中国部队,调入缅甸原始山区进行作战。所以汤恩伯奉命以静态防御,在嵩山以东的密县、巩县一带阵地布防。

当时所谓监视延安的国军部队约有十二个军的兵力。当然不是完全监视延安,也是防守黄河沿线,阻止日军从山西渡河进攻陕西与关中。

在表面的数字上,中国战区的空军要优于日本,史迪威却下令陈纳德的第十四航空队,正式的编制有五百架战机,要锁定二百架战机,负责防卫成都等地的美国战略轰炸机基地的安全,不得弹性运用。

另外要出动一百五十架战机,支持盟军反攻缅甸的作战,因此陈纳德只有一百五十架战机可以投入中国战场的支持与打击作战。问题是,这些战机的基地都在华南,很难在遥远的黄河流域,取得制空权。

因此陈纳德想尽办法出动飞机,企图炸断黄河铁桥,与支持中国军队作战,但是战机实在分配不过来。

所有这些显示情报工作的重要性,但实力还是最重要的。当然,后面要说到当时国家和军队存在的问题才是致命的

“最后的总结显示了参谋部人员的实力,照这样下去,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是吧!莹妹。”

“我是不管,和我有什么关系?伺候好你才是我应该做的。”

这时候在缅甸原始丛林指挥作战的史迪威,在看到中国军队全线溃败之后,才想起了他还是中国战区参谋长。

他于六月八日突然出现在重庆,幸灾乐祸的宣布中国陷入了危机,接着立刻派员督导美军从桂林的训练中心进行撤退,同时不断设法干预陈纳德的空军后勤支持,并且开始推动接掌中国军队指挥权,以及寻找可以推翻蒋介石军政领袖的活动。

史迪威完全不管这个中国战区作战惨败的灾祸,是谁作出严重错误的情报判断,以及致命的错误作战部署?到底是谁仍在制肘空军出击日军的任务?史迪威居然认为,只有他接掌整个中国军队的指挥权,才能在中国地区击败日军,而其它任何对于战场的补救与支持措施,根本无济于事。

由于薛岳军力不足以及布阵错误,加上军方上层的严重内斗,在日军绝对优势兵力的多重攻势与连环包围之下,中国军队在湖南的整个战局失去了控制。

日本华北方面军在河南战场获得大胜之后,日军一号作战的重心,就转到湖南。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佃俊六大将,对于第十一军准备攻占长沙、衡阳的作战,寄予极大的期望,因为整个一号作战计划的成败关键,就在长、衡之战的赢输,日军必须击败长沙之虎薛岳,才能完成一号作战计划。

所以佃俊六大将特别前往武汉坐镇指挥,同时加派更多的部队助攻。受命指挥日军作战的第十一军军长横山勇中将,当然更知道这场战役的结果,事关重大。

横山勇中将对于进攻长沙,早已有了万全的准备,因为过去日军曾经三度试探,都未能占领长沙,使得中国军队的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更是因此成为中国将领中的虎将。

所以此次日军进攻长沙、衡阳的大会战,将是横山勇中将个人军旅生涯最大的挑战了。由于日本大本营与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对于一号作战计划的湖南之战,给予全力的支持,使得横山勇中将可以指挥的部队高达八个师团又一个旅团,单是在兵力上,日军就拥有前所未有的绝对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