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86章 天炉战法失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炉战法失败

此时,横山勇中将在详细检讨过去三次长沙作战的得失之后,拟定出一个全面包抄薛岳部队的计划。 过去日军进攻长沙的部队兵力,最多是三个师团加上特种作战部队,作战支持的准备,也是以两个星期为度。

所以,此次日军进攻长沙、衡阳的大会战,将是横山勇中将个人军旅生涯最大的挑战了,由于日本大本营与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对于一号作战计划的湖南之战,给予全力的支持,使得横山勇中将可以指挥的部队高达八个师团又一个旅团,单是在兵力上,日军就拥有前所未有的绝对优势。

但这次横山勇中将的作战计划,动员的总兵力是超过八个师团,在三十六万人以上,他更将日军的作战纵深,根本延伸到衡阳,所以日军在兵力的优势以及作战计划的规划上,都早已经超越薛岳过去防御长沙的天炉作战之架构。

横山勇中将的作战计划是,利用五个师团,作为第一线兵力,三个师团为第二线机动兵力,进行全方位的南攻。而将主力放在左翼的攻击,沿着湘、赣交界南下,大迂回长沙的东南方,先攻占浏阳,再包抄长沙后侧

横山勇中将判断薛岳的主力就是在此待命出击,因此日军的布阵,以打击长沙外围的中国军队为主攻对象,然后再进攻长沙城。日军中路的攻击则是依照传统的进攻长沙模式,沿粤汉铁路南下,击破中国军队正面防线直逼长沙。

另外他还派军由洞庭湖南下,包抄湘江西岸,从侧后方进攻长沙的制高点岳麓山阵地,由于横山勇中将掌控绝对充裕的作战兵力,因此决定在日军包围长沙的同时,也对衡阳进行长距离的奔袭,乘中国军队全力在长沙作战之时,出其不意地一举攻占衡阳。

而横山勇中将还设法进行大规模的欺敌行动,有意无意地透露出日军的作战目标,有可能是沿着长江西上,进攻重庆,或是准备再度进攻常德。由于横山勇对于这两个战略要点的攻击,都有实战的经验,所以也让重庆方面不得不加以重视。

蒋介石保留卫戍部队放在第六战区,作为保卫重庆的准备,而没有全力支持第九战区薛岳的部队。但是蒋介石仍然认为,日军以打通粤汉铁路的战略为主,因此特别派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前往第九战区,协助薛岳布阵对抗。

但是由于长沙之虎薛岳,已经在防卫长沙的作战上,三战三胜,对于防卫长沙,有着相当的自信与执着,他相信史迪威的美军判断,认为日军的兵力有限,不可能对长沙进行更大规模的作战,同时也认为自己的天炉作战,已经是天衣无缝,所以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决定仍将在长沙决战,再次合围进攻的日军。

可是薛岳手上的部队,也已经发生员额与装备不足的问题。这不仅是当时中国军队普遍的现象,特别是第九战区的军队,常德会战之后,战力都还没有恢复,加上最信任薛岳的上司陈诚,已经因为史迪威事件的影响而失去调动军队的大权。

在政潮冲击之下,蒋介石又重用参谋总长何应钦来防止军中将领的叛变,而何应钦与薛岳以及粤系将领,本来就有不愉快的经验,薛岳实际上又功高震主、锋芒毕露,何对薛当然相当的感冒,更加要给薛岳一些不方便。

于是在大战前夕,第九战区的兵员与补给,不但没有优先得到补充,反而是能拖就拖。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一支精实、充裕的日军与虚弱内斗的中国军队对阵,双方的胜负,在未战之前,早已有了定数。

白崇禧曾经建议薛岳,考虑将决战南移到衡阳,以拉长日军的补给线,加强中国军队在衡阳的防务,但是薛岳没有完全接受,仍然决定在长沙与日军对决

横山勇中将决定在五月二十六日,也就是日军在对马海峡大破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的历史光荣纪念日,在湖南发动对中国军队全面的攻势作战。

装备充足的三十六万日军,在优势火力的支持之下,分成七路扑向中国军队的阵地,来势之凶猛,则远远超过中国军队的预估。

日军精锐的第三、第十三师团以及第二十七师团,从左翼(东线)先攻,一举深入地插进平江,再突进浏阳,直捣薛岳预控的反击部队所在的基地。

接着在中路的日军第六十八与第一一六师团,分成六路强渡新墙河,第三十四与第五十八师团随后跟进,以压倒性的优势兵力,连续击破中国军队的层层防线,直扑长沙。

第四十师团与第五、第十七旅团,渡过洞庭湖,沿湘江的西岸,开始进攻长沙的西方。

日军这样全面的攻势,使得中国军队在湖南的阵地,全都遭到日军猛烈的攻击,薛岳在长沙东南所部署的反击部队,更是首先陷在日军的多重包围攻势之中,天炉作战计划就完全失去了应变的能力,湖南成为日军全面纵横的战场。

而在战略的布局上,薛岳是低估了日军采取孤注一掷作战的实力与决心。这次日军动用的兵力,已是历次长沙会战的三倍以上,整个作战的战线,覆盖整个湖南北中部,但薛岳连原有的兵力都未得到适当补充,他在作战纵深的安排更是不够。

如果他把决战的地点安排在衡阳以南,而非长沙附近,同时要把更多的部队部署在湘江以西,而非传统的湖南东部山区,这样日军在东边的主力攻击就会扑空。而在湘江以西,中国军队的主力可以得到更多的空军掩护以及复杂地形的保护,有效牵制日军战线的侧翼。

长沙外围的战略据点,很快地就先被日军攻占。

六月十四日,日军攻占浏阳,截断了薛岳反攻长沙的外围作战部队。

次日陷宁乡,长沙于是受到日军全方位的包围。中国第四军已无法用传统的防御方式,来守住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