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96章 我们的对手

第三百一十二章坚强的报道

“这是日军在华北新的编制,加上伪满军铁字头的部队。所以攻城部队要加强,尤其是火炮的数量。”

华北特别警备队队长加藤治郎少将,总队部设在唐山。

第1警备大队大队长中山孝一大佐。

第2警备大队大队长村上直枝中佐。

第3警备大队大队长池上发一中佐。

第4警备大队大队长三好俊良中佐。

第5警备大队大队长天野辉中佐。

第6警备大队大队长猪吴念秋少佐。

第7警备大队大队长原重司少佐。

第8警备大队大队长松田秀维中佐。

第9警备大队大队长松本满贞中佐。

第10警备大队大队长长谷川俊文少佐。

第3独立警备队队长古贺龙一少将,司令部设在石门(石家庄)。

下辖部队为。

独立警备步兵第13大队大队长慊田东藏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14大队大队长星加幸三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15大队大队长营让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16大队大队长上条保广中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17大队大队长能代忠男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18大队大队长滨野浩少佐。

第4独立警备队队长板本吉太郎少将,司令部设大同。

下辖部队为。

独立警备步兵第19大队大队长高桥鹤美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20大队大队长岸田三策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21大队大队长丸尼三男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22大队大队民增田喜四郎少佐。

独立警备步兵第23大队大队长平井富雄少佐。

独立步兵第24大队大队长尾原丰一少佐。

“由于每个大队只有三个中队,所以总人数在800人左右,而不是原来的1100人左右。另外有一个炮小队,两门步兵炮和少量迫击炮。航空兵只有两个中队的轻轰炸机和一个中队的战斗机,数量不超过40架。

由此,我们火炮已经远远超过日伪军,步兵的轻武器更是日伪军远远不及的,从兵棋推演来看,最困难的是巷战。为此,以每名步兵每天六枚手雷作为基数。”

今井武夫收到了范登堡的邀请,这次的要求让他更是震惊,黑字提出的要求是--圆圈扩大了,已经到了围场县,沽源县,怀来县,延庆县,崇礼县,张家口市,甚至包括了辽宁的建平县和绥中县。

这样一来,除了天津,北平两个特大城市和附近有限的几个县已经都在黑字的控制之内,更要命的是,秦皇岛这个重要的港口也在范围之内。看着地图,盛怒的冈村宁次大将下达了集结部队的命令。

1944年11月6日上午,张救国上校指挥下的黑字先头部队直抵唐山城北工厂区和城东新军屯一带,与守军发生前哨战,并有一部南进南孙庄。同日晚些时候,黑字一部到达城南黄各庄。

6日整整一天,黑字炮兵在城北和城东地带对当面的日伪守军发动了数次猛烈的炮击,随即进行试探进攻但进展缓慢。傍晚时分,守军为减少伤亡,主动撤离前沿阵地,向城内撤退。

黑字部队尾追而至,在大北门与小北门之间猛扑城垣,受到守军城墙上的机枪和城根炮兵火力的顽强狙击,遂停止攻击。

晚上,张救国上校接到总参谋部通报称:日军决定以依城野战方针坚守唐山,待援反攻。又,在北平方面,日军炮兵联队和五个大队的步兵开始出发。

同时,前线指挥官孙志武少将规定7日一整天为攻击前的准备时间,8日对唐山发动总攻,总攻时间为8日上午8时。

7日这天,黑字部队仍然像前一天那样,重点从北城和东城发动攻击,张救国上校调集所有的炮兵一个营又两个连主要轰击城墙,为步兵开辟道路。

大约在下午3时左右,东北角的城墙被密如风暴的炮弹轰开一个缺口,砖土向下倾坍,形成了斜坡,黑字步兵在重机枪和机关炮攻击车交替掩护下蜂拥而至,很冲了上来。

防守在这个地段上的日伪军,拼死堵截,日伪军死伤累累,但仍继续冒死在豁口处向外射击。

这个时刻,有一个叫刘一平的参谋军官清晰地看到了城墙东北角豁口处的战斗场面。

刘一平是军事大学学生出身,整编后成为黑字部队的营级参谋。

从战斗情况看,以东北城角为最激烈,我军的火炮仍在集中火力对东北城角轰炸,步兵已占据靠城墙的建筑物接近城墙,他们完全可以利用榴弹发射器在接近最近距离进行直接瞄准射击,来压制城墙上下的日军立体火力点。

在烟尘弥漫中,隐约看到,东北角城墙已被我炮兵集中火力轰开一段高低不平的大缺口,使城墙缺口处形成了波状。由于城墙的阻遮还看不到有日军的活动,但能听到缺口两侧密集的机枪连续射击声,以及手榴弹的爆炸声,还看到城墙上的守军紧张活动,像是向城墙外和缺口处投手榴弹,或者是对突击的我军进行射击。

接着,比较清楚一些地看到我攻城部队,由三个方向向缺口处一批又一批的日军冲杀,终于把突击之敌制止在城墙以下。我在黄昏前回去向指挥官报告时,该处的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着。

向东北角城墙豁口处冲锋的我军在日军亡命反击下一次次被打退,但他们并不甘心,仍在组织力量更加凶猛地冲击,一度占据城上阵地。而且在刚才的混战中,已有部分我军进入城内。

对于日军来说局势顿时变得恶化,如果不能彻底堵住城墙豁口,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突进城内的黑字部队如不加以消灭,弄不好要祸及全城。

旋即,小东门附近发现黑字的步兵。在小东门内掩蔽部指挥战斗的日军指挥官加藤治郎少将看着地图上不断恶化的战场形式,轻武器不占优,巷战只会输得更惨。

上万人的部队被六千人的黑字部队追着打使他的自信心受到很大打击,援军迟迟不能打开黑字的阻击阵地,不得已,他下达了向昌黎转进的命令,以图与秦皇岛守军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