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97章 港口之战

第二百九十七章 港口之战

山海关是秦皇岛的东大门,中国军队要收复秦皇岛,首先要攻克山海关,此时,这里的日本驻军为两个大队和两个团的伪军。

1944年11月6日,指挥官盛建文少将下达命令。

8日,前沿指挥官张勇上校命令部队向山海关发起进攻,在几十门火炮的掩护下,黑字的进攻部队猛烈冲杀,锐气十足。

据守山海关的日军难以抵挡,阵地连失。

战至中午,攻击部队已连克山海关外围各据点,迫近山海关的主城墙。

经过两天激战,黑字攻击部队虽然接近山海关,但还没有真正攻占有利地形,为争取主动,张勇上校命令左翼部队发起猛烈攻击。

黑字第105营以高昂的代价夺取了这场关系战役全局的战斗胜利,占据了极其有利的地形,随后,又攻下了附近的高地。

此间,秦皇岛城内日军急忙支援山海关,在行进中受到黑字炮兵猛烈轰击,日军伤亡惨重,两名少佐受重伤,很快不治身亡。

在进攻山海关的同时,盛建文少将命令第107营向附近高地攻击,日军据险阻击,难以近敌,此时,一个加强的迫击炮连赶到并进行了40分钟的猛烈炮击,第107营的官兵乘机蜂拥而上,一举拿下南边的制高点。

至此开始,山海关附近的所有高地,均被黑字部队控制。

在顶住了日军的疯狂反扑后,9日夜,盛建文少将命令新到的第125营和第127营担任主攻任务,攻击尚存的日军阵地,向山海关口推进,同时,第107营担负左翼配合,第105营担负右翼配合

经过激烈争夺,攻击部队最终冲上日军阵地,守军大部被歼,余者纷纷溃逃,第125营趁势冲进山海关,扫荡山海关守敌,将其悉数全歼,中国军队扫清山海关附近的残敌后,又继续向东追击。

1944年11月12日,日伪军被压缩到秦皇岛城区。虽然处于即将崩溃地边缘,但日军的斗志依然非常顽强,他们以小队为单位,不断在各个阵地狙击着中国军人的攻击,其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要等到来自东面或西面的援军支援。

日伪军此役有4000多名士兵丧生,城里还有1000多人受伤,几乎全军覆没,从战后缴获日军指挥官的作战日记有这样的记载:数日以来,当面之敌对我猛烈攻击,其战斗力为对华作战以来从未遭遇者,因此伤亡极重,实足寒心。

不得已,第4警备大队大队长三好俊良中佐和第5警备大队大队长天野辉中佐商议后决定向西突围,以图和唐山的守军会合。

在黑字重机枪攻击车的护送下,一千多名日伪军倒在突围的路上,此时,伪治安军比日军战斗起来毫不逊色,因为他们知道,黑字没有俘虏,只有拼死战斗才有生存的机会。

但是很不幸,从唐山和秦皇岛来的两股日军在昌黎县城会合了,不到4000人的队伍随即被黑字跟踪而至的部队包围。

第3守备队指挥官古贺龙一少将率领包括伪军一个集团军的讨伐部队出发了,刚走出通州不远的地方,袭击开始了。

黑字突击队以小队为单位加上狙击手,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发动了看起来无休止的骚扰袭击,经过三天日日夜夜艰苦的行军,古贺龙一少将在李钊庄建立了前沿指挥所,一天以后,他看见了从林亭口过来的独立重炮联队。

十门100mm和六门105mm加农炮,加上三十六门75mm的野战炮,他很满意,这样的火力不是中国军队能应付得了的,野战炮阵地四五公里的地方,严明和孙二虎一动不动的举着望远镜观察着。

黑字步兵营构筑了两道防御阵地,为减少伤亡,每一阵地只以少数兵力防守,主要兵力疏散配置在纵深机动位置上,作战准备是防御中,依托野战工事,顽强坚守阵地,以突然、猛烈的火力配合阵前反冲击,对防守的每一要点,同日军展开反复争夺,予以敌军大量杀伤

15日,日军集中3000余人,在20辆轻战车,20余架飞机支援下猛攻阵地,黑字第215营沉着应战,轮番进入阵地,打垮日军六次进攻。

战至18日,日军突破第一道防御阵地,黑字部队转至第二道防御阵地继续防御,并为了增强纵深防御力量,缩小了防御正面。

同时,以预备队一个步兵营进至第二道阵地加强防御。

战至22日,日军占领了第二道防御阵地。

此时,防线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境地,23日,日军开始向防守的阵地发起他们认为的最后猛攻。

黑字各部队经过十多天战斗,但食物、弹药没有发生问题,孙志武少将在第三道阵地以--人在阵地在的决心,调上所有的预备队,顽强作战同日军反复争夺每一阵地,有的阵地失而复得多达五六次,始终守住了苗庄镇一线阵地。

23日夜里,黑字新到的两个步兵营发起全面反冲锋,同时两个火力营一直打到炮管发红。

清晨,双方在喘息,日军等到的是一个他们想不到的坏消息,就在今夜野战火炮阵地报销了,指挥部受到重创。

援军遥遥无期,惊魂未定的日伪军等来一个好消息,黑字的进攻暂时停止了,这个命令是叶奋韬亲自下的。

按哲学的道理说,柳枝上的千枝万叶乍看粗看都是一样的,但实际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我们每天都有不同的工作、生活、学习、思想内容。今天不同于昨天,明天也决不等同于今天,重要的是只有观察和思考,才能发现有所不同。

“你们看看数据,按说,这样的伤亡率还可以接受,进攻有百分之六,防守不到百分之十。可大家想想,我们是什么配备和训练?如果这样的话,以后有了真正的重炮,那士兵还训练吗?这也证明了日本人的训练体系一直不错,现在他们也没有多少老兵了。”

他点燃了一支雪茄:“现在日军炮阵地已毁。所以,这些日伪军反正也跑不了,那个地方也没有舰炮支援,我也不想再有牺牲了,先困着吧。不过,严明和孙二虎继续干,但要变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