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98章 偷袭重炮阵地

第二百九十八章 偷袭重炮阵地

日军炮兵始终贯彻集中优势兵力,全面进攻的作战方法,这一作战方法对于炮兵而言,既指正确的运用火力,进而将火力集中使用在主要攻击点、主要目标上,使有限的炮兵能够真正形成强有力的火力重拳,在局部地区和有限时间内争取优势,适时以一定密度的炮火给敌要害打击,保证作战的胜利。

作战要求必须打得快、打得准、打得猛、打得狠,反对零打碎敲,盲目射击,不受制组织指挥形式,能及时分析目标大小、判断真实情况,把握稍纵即失的战机,保证火力向重要目标倾泻,日军炮兵掌握了这一点,成功的给黑字防守阵地以重大杀伤。

黄昏,前线零零星星地响着枪声,严明,孙二虎召集各直属队队长开会研究即将开始的作战方案。

“鬼子的重炮实在太讨厌,咱们的伤亡大多是敌人重炮炮击造成的,要是乘敌不备摸掉敌人的炮兵,那这仗就好打多了。敌人炮兵阵地的位置大致可以判断出来。另外,如果能打掉敌人的指挥部也不错,不过我们不好找它的位置,怕是难办一些。总之,咱们不能就这么闲着傻等敌人。虽然日军防守严密。”

“这样,二虎你带狙击手找鬼子的指挥所。今天晚上,我们的部队反冲锋,我们加把火。不过,我只能给你一个中队。”

严明带人接近敌人炮兵阵地后发现:日军的炮兵阵地设在一片林子前的空地上,在没有防空火力的情况下,日军还是按照条例做好了防空准备。

不过日军的炮兵布置的离树林较远一些

。此时在一字排开的十二门重炮和三十门左右的野炮,四周燃着几堆篝火,篝火边有日军哨兵。南边不远立着几十座军用帐篷,帐篷里隐约可见马灯的亮光。

严明的队伍还有两个中队和三个狙击小队,严明和孙二虎的决定是一个中队袭击所有的帐篷。一个小队负责炸毁重炮,这个中队其余的小队负责从外围警戒的伪军打开缺口,孙二虎率领一个中队和五个狙击小队负责向东、向北警戒,阻击援敌,掩护炸炮。约定五分钟后听到枪声立刻打响。

严明带人沿树林向南运动,忽然听到马的嘶叫声,接着一个鬼子骂道:八格。刷地抽出了战刀。狙击手的枪响了,那个鬼子应声倒地,原来在夜暗的林中拴着一群战马。

可能有有人要问:这是战马吗?多数是。原来鬼子的这个炮兵联队是乘卡车、摩托车行军的,重炮都是拖在卡车后面。重炮的移动速度比较慢,阵地一旦建立移动一次也不容易。

日军的骑兵中队仗着其机动力单独冒进,结果在黑字阵地附近遭到打击被迫退了回去。日军重炮联队长奉令急于前进去架设炮位,命令部队徒步行军,一时抢夺不到足够的骡马来拉大炮,就让骑兵中队出一部分战马来拉炮车。

日军骑兵中队长听说要让他的战马当驮马去拉车,心中非常不乐意,因为骑兵对战马都是有感情的,可是迫于联队长的严令,只好把阵亡士兵留下的自己跑回来的空马凑了八匹交给炮兵,又怕这些马在炮兵的手里受委屈,专门从骑兵中队派了一个鬼子照看这些战马。刚才狙击手打死的鬼子就是鬼子骑兵,半夜还在喂马。

再说狙击手的枪一响,其他人员也立刻行动,日军的哨兵马上吹响了哨子,这恰恰成了狙击手的目标。

突击队员在外围一通猛打,很快在伪军中打出一条人肉的胡同,他们一边射击一边向敌人帐篷猛冲过去,有的敌人刚从帐篷里出来就被打倒了,冲到帐篷附近,向每个帐篷里投了两颗手雷。

胡同方向传来激烈的枪炮声,掩护的突击队员开始策应他们,日伪军一时陷入了混乱。空中响起尖利的榴弹破空声。

日军重炮联队指挥部设在炮兵阵地西北方不远的地方,警卫指挥部的日军一个中队立即向炮兵阵地压了过来,同时外围的伪军也也和突击队员激烈交火

突击队员每两人负责一门重炮和野炮,一个手雷被塞进了炮口,一个手雷炸毁发射装置。同时,有几个队员被敌人的机枪打倒了。随着轰然的巨响,十二门重炮和几乎所有的野炮报销了,但同时,又有几个突击队员被机枪打倒。

随着重炮联队指挥部的暴露,孙二虎的狙击手们开始了疯狂的射击,严明按照计划开始撤退。

不断有人倒下,孙二虎也将突击队的一个小队派了过去,一番激烈的战斗过后,袭击者消失在夜幕中。

早晨的日军重炮阵地上,三十二具黑字突击队员的尸体告诉了一个事实,这是黑字突击队成立以来最大的伤亡。严明站在突击队的面前:“从今天开始,每天白天睡觉,晚上行动,直到杀光所有的小鬼子。”

得到电报的百二里村,派出了五十匹驮马,其中三十匹是榴弹,十匹是手雷。

看着眼前的严明,梅婷婷和孙二虎,叶奋韬心疼的看着他们:“别死心眼,死人多可不是好事,即便是完成艰难的任务。你们想想,袭击鬼子的运输线不就完了,没有了物资还打得下去吗?”

“只是咽不下这口气。”

“打仗不是滞气,但战斗不能停止。你们看,日军援军已经来了六个步兵大队,加上重炮联队和铁字头部队总计得有二十五个大队,华北这块除了张家口,大同的那几个大队也没什么了。现在,我给你们的任务是把鬼子的增援部队和运输困在阵地以西。”

“叶叔,下一步要打张家口。”

“对,胜强,尽快拿出作战计划。另外,剩下的日伪军可以允许他们投降,秦皇岛不还是要建码头吗?”

王胜强笑了:“叶叔,明白了。还是老毛子那一套好,战俘都去干活,没人给钱,我们给好点的伙食也算人道主义吧。”

一时间,昌黎县城的日伪军得到只要投降就不杀的承诺。《纪事报》也做了相关的报道。

记者团的消息像雪片一样传到了世界各地,世界著名的报纸开始有了特约记者写的中国战场专栏,世界记住了一个名字--黑字独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