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11章 还是准备

第三百一十一章 还是准备

在对重庆方面进行和平工作的同时,日本也企图寻求与重庆的对手延安建立联系,作为对重庆的辅助措施予以利用。1945年4月,日本大本营决定,对重庆及延安同时进行工作。

经过八年抗战,延安在华北和华中已经建立了广大的敌后根据地,有一支具有相当实力的军队,发展出对付日军的游击战战略战术,使日军更直接地感受到处在敌后中国部队之威胁。

因此,日方多次寻求建立与延安方面的联系,通过某种安排,以缓解自身所受之压力,但均未成功。

因为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没有与延安联络的通道,他们不得不将正在南京监狱中服刑的前国民革命军新四军情报干部纪纲放出,试探通过他找到联络通路。

1945年春夏之交,纪纲从南京到达江北新四军根据地,见到了延安方面华中局敌区工作部部长扬帆,报告了日本人的意图。华中局核实了纪纲的身份,经请示延安中央后,决定和日本人进行秘密接触,以了解对方的意图,但不进行任何具体谈判。

6月,纪纲偕同日本军官立花(日军总部参谋处二科对延安工作组组长)、原和梅泽,来到江北六合县竹镇附近的一个村子,与延安代表彭康,当时是华中局宣传部长,1920年代曾留学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梁国斌(新四军保卫部部长)和扬帆会见。

日方代表表示了奉命谈判局部和平的意向,但被延安方面的人拒绝。日方代表以为延安方面嫌他们身份过低而不信任他们,因此又提出希望延安派负责干部去南京,和日军总部首脑直接商谈,并表示绝对保证来去安全,甚至表示愿意留下作为人质,表现出急于求成的意向。

为了进一步观察了解日方的意图和动向,向延安中央提供全面的敌情参考,新四军军部决定派扬帆等到南京与日军继续接触

扬帆到南京后,首先会见了今井武夫。今井提出,日方希望在华中和延安达成局部和平,表示愿意让出八个县城,并且认为华中局势不要很久就会有变化,希望延安将来能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美英及其支持的军队。

扬帆向日方表示,可以听取他们的建议,并把意见带回军部请示,但是现在不能具体讨论这些问题,同时阐述了延安的立场。

其后,日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以冈村宁次代表的名义会见了扬帆,表示可以先不谈具体问题,但希望保持联系。双方未达成任何协议,但保留了联络通道。

“老尚,这些事无法证实。我们不管这些事,自己的事还干不过来。你看,河北这一块我想打几场大仗。”

“我看要是打就往大里打,起码要有一个亿的人口的地盘到时和苏联开战才有把握。”

“可不,我们能打多大打多大。我的意思是向南到邯郸,向北到二连浩特,在二连浩特准备突击队和以后主战坦克,直升机等重型装备掩护的地方,一年到一年半的准备时间差不多。”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飞行员的数量。”

“你怎么看?”

“现在有通路了,头一批都回来吧。现在开始教授基本的知识和基础的训练,飞机没有总要先有理论上的知识。”

“等等吧!春节以后就行。你看,回来要两个月,加上讲课。掐好时间,让黎明先把轮船和飞机先放在夏威夷,关岛,日本一投降马上就能到。可以先做一个摇摆台培养轰炸机的机枪手,这个没什么难的。”

“航空知识也要灌输,具体的我看以德国的航校训练标准进行。”

“和我想的一样,德国标准,这些资料那帮参谋早就有了总结。”

德国空军从来都没培训过什么精英,按照德国航校的培训标准,完成初飞的ab课程100个飞行小时(a30、b70),然后转到战斗部队完成75-80个小时的飞行训练(轰炸课程60,战斗机55,独立飞行20),总共一个飞行员接受的训练不到200个飞行小时

而英美的飞行员初飞200-300个小时,中飞几十个小时,然后被分配到训练中队接受实战训练,从训练量上看,英美飞行员的训练比德国飞行员无疑更完善。

随着战争开始双方都压缩了训练时间。像不列颠之战时不少英国飞行学员只参加了不到100个飞行小时的训练就被调入空军,但相比之下盟军在不列颠危机以后仍维持着标准的飞行小时和训练量,而德国在43年之后连基本的100个小时飞行训练都保证不了。

德国的飞行员在开战初期由于在西班牙内战和波兰战役积累了大量作战经验,有大量有经验的飞行员,因此战斗水准很高,但随着战争的进程,大量有经验的飞行员损失后,剩下的就无足轻重了。

正常时期对于德国空军来说,其飞行训练学校分a、b、c三种,其中又可以细分为a1、a2、b1、b2、c1、c2。

一个飞行学员首先进入a型训练学校,在这里他将学到飞行理论和在不同的气候条件下驾驶飞机。比如为取得一个a2类学校毕业资格,一个学员必须掌握长距离飞行,编队飞行和至少四次单独起降。

在从a型学校毕业后,学员进入b型和c型学校继续深造,在b型学校中,学员将学习高空飞行,仪表飞行,夜间飞行和起降,并学习在飞机出故障时如何控制飞机。

当学员进入c型学校时,他们开始被分到轰炸机,战斗机等各个不同机种,在这里他们将被教授有关战斗飞行、飞机导航术和盲目飞行。

当他们终于来到前线部队时,通常已经有了二百五十小时以上飞行时间,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是马上被派上战场,因为他们首先将加入某个空军联队的补充分队中,在这里那些身经白战的老兵们将把他们在战场上的亲身经验传授给他们。

总结,德国空军的这个训练流程一直持续到一九四三年,毫无疑问一九四一年的德国空军是世界上受到最良好训练的空军。

“我们以300小时为基准,目标先设定一万人,转过年是两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