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12章 坚强的报道

第三百一十二章 坚强的报道

早餐时间,叶奋韬拿起最新一期的《纪事报》,一篇署名坚强的文章引起他的注意。

标题--我们不是猪狗。

副标题--在关押中国抗日军民的石家庄及华北一带集中营,有着最残酷的死亡,也有最激烈的战斗。

高墙,电网,炮楼。巡逻的哨兵走来走去。

梅欧被猛搡一下,撞进一个空荡荡的大屋子,脚还没站稳,一股刺鼻的药水朝她劈头盖脸地喷过来。

“躲啥躲?进这儿来,每个人都要先消毒。”她睁不开眼,只听见有人大声喝斥。

消完毒,梅欧接过一个号码是907的布胸章,自此,她变成了一个代号。

这是1943年10月初的一个下午。石家庄集中营。几天前,日军包围了灵寿山区的一个村庄,逮捕了正在村里养病的《晋察冀日报》记者梅欧,并将她关进这里。

天刚蒙蒙亮,集中营就被尖利的铃声惊醒。集体跑步结束后,管理人员抬过来一个大木箱,盛有高粱米饭和烂菜叶。有人用日军扔的罐头盒当碗,多数人没有碗筷,用木棍夹,用手抓,很快将饭菜一抢而空。

一天的劳役开始了。男难友在集中营内的工场、农园劳动,或者被日军押解到营外的衣粮厂、仓库、车站、机场、兵营等地装卸货物、挖战壕、筑碉堡、修建军事工程。梅欧等女难友则去洗衣服、做鞋子、缝补衣服。

晚饭后,难友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参加政治学习。

“某某于此幸福之石门,共渡幸福生活,对友军乃至为铭感也之

。”这些经常出现在《石门新报》以及《新民报》上的句子,是大家被迫学习的内容。

梅欧入营的第一天,就被要求学唱《东亚进行曲》、《劳工训练所歌》等日伪歌曲。

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石家庄集中营里周而复始地上演。

这座占地277亩(其中200亩为果园和工厂)的集中营位于石家庄市休门镇南。1938年初夏,日军在这里圈占农田建了一座兵营,称为南兵营。

第二年8月,日军第110师团从保定迁往石家庄,在南兵营里成立了名叫俘虏收容所的集中营,把在冀中、冀南、冀西、太行等地作战、扫荡时抓捕的抗日军民,以及军、警、宪、特逮捕审讯后的部分人员送进来,当时关押了几百人。

1941年是个转折点,当年8月,日军把俘虏收容所扩编,改名为石门劳工教习所,并把保定劳工教习所管理人员及所剩战俘分批迁入,集中营里的战俘骤增到数千人。

促成这一变化,有两个原因。从1941年起,日军对石家庄周围的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根据地的冀中、冀南、太行、北岳四区进行反复扫荡、清剿,抓捕的抗日军民成倍增加。

另一方面,则是日本关东军北进战略的需要。1941年4月,关东军和华北方面军约定,把华北的俘虏作为特殊工人送往伪满,满足日军的要塞工程建设所需,同时送往日本矿山。华北日军每向伪满财阀提供一名劳工,可获得35元的劳工输送费。

石门劳工教习所,直属第一一0师团司令部和华北方面军参谋二课所属的日特组织北平六条公馆领导,但具体管理和看押战俘的日军,只有一个中队的日本兵。另外,所部办公室有三个翻译和少量医生、会计、情报人员。

日军采取的是以华制华、以俘治俘的策略,从被俘人员中挑选战俘干部进行管理。劳工教习所成立后,俘虏管理机构分设警备班、干部班。警备班专收20岁以下的八路军战士,集中训练后,协助日军在铁丝网内放哨。干部班有11个课,并设有调解委员会、办公室,指派了指导员、总班长、科长等干部。

干部班各科管理普通班。普通班有鞋工班、理发班、缝工班、菜园班、老头班、妇女班、病号班、炊事班等等

。梅欧和其他20多个女战俘就被编在妇女班。

妇女班人少,住在单独的宿舍里,挤一挤,每个人都还能勉强躺下,而男战俘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干部班以科为单位住小房间,而普通班往往几十个人挤在一间狭窄的木板房里,地上铺几张席子,用砖当枕头,睡觉时,几床破棉被让大家拉来扯去。

每次大扫荡后,集中营里的人就会猛增。木板房住不下就围一些席棚子。一个长30米的席棚内睡五六百人。不少人没有地方睡,只能坐着打盹,或者躺在在棚外。

由于吃不饱饭,体质差,不少人带着伤病参加劳动,稍微干得慢点,就要遭到监工的训斥和毒打。有的人干着干着就昏倒在地上,醒过来还得接着干。

我随着黑字的自由狩猎队见到了从里面逃出来的人。请关注后续报道--坚强。

“莹妹,这个坚强是谁?是我们的记者吗?怎么会跟着自由狩猎队?什么是自由狩猎队?”

“瞧你,问题还挺多。”

“二叔,是这样的。自由狩猎队是严明和二虎共同组织的,是以突击队一个中队和一个独立狙击队为单位,80多人到日伪占领区袭击日伪军,搞情报捎带救人,属游击战性质。

坚强是记者李强的笔名,原来《大公报》的记者。至于他为什么跟着,那是因为冰美人在那支队伍。”

“是以前护卫队的冰美人?我记得他哥哥叫孤狼。有男人敢主动追她?我倒想见见这个人,这样的男人可不多。”

“二哥,还是我来吧。冰美人是我干闺女,就是还没认你这个干爹。”

“好家伙,我这干儿子,干闺女可不少。哪天都叫来,你还不知道,本来我把他们都看成一家人,到时有人叫爹别闹笑话。哎,以后的嫁妆,彩礼可怎么办啊?这不让我破产啊。”餐桌上一片笑声。

“哦,对了。严明和二虎他们的编制没有限制,晶晶,和他们说一声,先照着三千人发展,标准不能降低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