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16章 正是需要的

第三百一十六章 正是需要的

一,攻坚战和野外运动战不同,原因是攻坚战带一种硬拼和消耗战的性质,战斗时间和强度延长,所耗费的兵力越大,没有绝对优势的兵力想在攻坚战中保持不断的纵深发展是不可能的。

二,比较大一点的城市,在攻坚的时间上应有准确的计算,从战斗开始到战斗结束,不是以一天两天的时间来计算,应该以一个星期或两个星期甚至更长来计算整个结束战斗的时间。打据点与打城市不同,因城市越大,敌防区也越宽广,守备的兵力也更多,而工事构筑也更加坚固,故解决战斗的时间将会更加延长。

三,在打的方法上,对组织突破战斗时,应采取大规模的打法,为避免拥挤,造成过大的伤亡,在巷战中战斗区分上应以一个排担任一条街或一段街之作战,在纵深战斗打的形式着重于小群攻坚组的活跃,在战斗队形方面则避免超过一个组以上的集体冲锋。

四,对于城市的攻击,特别比较大的城市至少须选择两个突击方向,其好处:第一能展开我绝对优势的兵力,同时并肩打击敌人

。第二在两个不同的方向突破可造成敌人腹背受我夹击,容易动摇敌之整个防御体系。第三能分散敌人反击和抵抗的兵力,因而敌人也无法调集所有的预备队,对付我主攻的一个方向。

五,在主攻方向敌之主阵地前沿之外围据点,须在总攻击开始前两天彻底的扫清,使各级干部利用时间逼近敌前沿,进行突破的直接侦察,未能按计划肃清前沿外围据点,致使突破受到很大的影响。

六,大量的炮兵进入阵地务须在总攻击开始前一个晚上进入阵地完便,并构筑掩体和伪装好。

七,在巷战中排、连级干部的绝对不能冲动,不讲战术的打法,要求营以下干部须切实侦察当面情况,做到普遍的看地形,只有这样才能产生有计划的组织有步骤地动作。

八,弹药器材的供给:因攻坚战是带消耗性的战斗,时间越长弹药器材消耗越多,因此组织战役的指挥部门,对弹药器材没有充分的准备,是不能进行长期的攻坚阵地。面对每一攻击动作,事先亦应确实检查自己手中的弹药、炸药、器材准备情形,是否能顺利对任务的完成,常常正打得激烈的时候,弹药用光了。

九,纵深战斗在战术上应以包围迂回为主。平推的战术方法容易造成从正面排挤赶跑敌人,不能达到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目的,因此在战术上应大胆、勇敢的采取包围,可能时打通走廊以分割敌人一块一块达到歼灭之目的,因之对某一攻击目标尽可能做到三面、或四面包围好以后,正面部队才发起冲锋,最好选择攻击冲锋目标,在敌人之侧翼,以自己的火力压倒敌人火力的侧射,以掩护包围部队的攻击动作。

十,经过数天纵深战斗的部队战斗力方面必然受到相当的削弱,因未睡觉和又困难得不到饱饭吃,士兵的精神、体力上也感到十分的疲惫,因之应控制有轮流换班的部队将经过数天战斗的部队换下来休息,以保持纵深战斗的不断发展。

十一,在比较大的城市作战,在巷战中要求统一时间发起总攻击是比较困难的,事实上也不可能,在巷战中最高的指挥单位应该是步兵连,营可筹划所辖部队在一个区域同时攻击。

十二,在纵深战斗中白天攻击比较夜间攻击更方便,其好处便利于掌握部队、攻击目标显明、联络容易、协同动作方便。黑夜则相反,掌握部队困难,容易失掉联络,目标看不清楚,况且很可能遭敌不明火力点的火力袭击。白天敌人固然能发扬火力,我亦能发挥优势,压倒之火力对付之

。白天的攻击虽然顾虑飞机扰乱,但对第一梯队作用甚少,我部队越接近敌人或打通走廊插到敌人中间包围迂回,敌机越失去作用,对我威力影响不大,总之白天攻击较黑夜更有利些。

十三,在对比较大而且带有战略性质价值的城市作战,敌人必然以陆空配合行动。飞机对守备之敌人起了相当的助战作用,各部队在作战中不要采取消极的防空。积极的组织对空射击,只有积极的对空射击,敌机则不敢放肆的低飞,失去扫射轰炸之准确性,如果仅以消极的防空方法,会使部队遭致大的伤亡,精神上亦受到大的威胁。

十四,攻坚战主要的武器除了火炮要大量使用榴弹发射器,火箭筒。他既能开辟道路,又是歼灭敌人的最好手段,其次是手雷。而榴弹发射器和火箭筒无论是打地堡、高楼、炸铁丝网、鹿砦、外壕等,只要用就可以解决问题,因此是进攻突破及巷战中解决战斗的最好武器,今后更应大大的发挥其作用。手榴弹是打击敌人反冲锋及逐屋争夺的最好武器。

十五,无论是任何对我有利的情况,对待敌人有可能的逃跑方向都要设置两道到三道阻击阵地。因敌军撤退时一般没有重武器,所以重机枪和轻机枪是最好的。空隙的地方由重机枪攻击车填补,为了防止有可能出现的装甲目标,需要使用小规模的机关炮攻击车。

十六,守敌凭借坚固的堡垒和强大的火力进行反扑,还有可能施放毒气,对防毒面具一定要配属一线的部队。

最为关键的是要严格按照作战命令,没有命令不得提前行动。由于我们通讯手段多样,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放下战斗总结的叶奋韬其实根本没有看得仔细,但下面的那份电报正是他所需要的。

俄罗斯解放军的日连科夫少将:原苏莫斯科区党委会书记、第32集团军军事委员会委员。

安德烈-布拉戈维申斯基少将:曾任苏军步兵旅旅长。

谢尔盖-布尼亚申科上校:原苏军坦克第389师师长。

格奥尔吉-А-兹韦列夫上校:原苏军步兵师长。

汉斯发来的电报显示他们已经表示希望黑字能够接纳他们,汉斯已经安排人在瑞士附近将做出相应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