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17章 强攻石家庄

第三百一十七章 强攻石家庄

中国河北省石门即现在的石家庄市,是由铁路发展而建立的新兴工业城市,前控华北平原之富庶,背依太行山麓之形胜,左环滹沱,右揽赵地,扼晋冀通道咽喉,据京南卫戍要地,京汉铁路南北穿城而过,西连石(石家庄)、太(太原)线,东接石(石家庄)、德(德州)路,故而成为近代战略要地。

自清末以来,这里一直驻有大量军事机构,曾有半城铁路半城兵的称谓。

西兵营:是石家庄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军营,建立于清末,坐落在在西里村以西、以北,西焦村以西、以南,大王庄以南、以东,大谈村以北、以东。南北宽5公里,东西长10公里,以前是一个完整的大军营,由护城河和铁丝网围绕,六个大门由钢轨枕木的吊桥通行,每隔500米有半地下式钢筋水泥碉堡,四角和各大门有二层碉楼,主门开在新华路上,面向留营村。

日军极其重视石家庄的战略地理位置,将其华北驻屯军主力和大量伪军集中驻扎在此地,依托发达的铁路、公路网,维持华北秩序、进剿太行山抗日根据地。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积极修建、扩充了华北驻屯军总部在西兵营、总部医院、兵站在北兵营、机场、军事监狱、靖国神社、日照大神供奉堂、慰安所、皇协军军营在南、东兵营、以及军、警、宪、特机关。特高科驻南大街19号院。同时还修建了内、外市沟、环城铁路以供铁甲列车巡逻用等防御设施。

其中尤以西兵营的防御体系最为典型,环军营有宽五米、深三米的水沟和电网,出入口由吊桥控制,碉堡群可构成完善的火力体系,军营内部建筑高大坚固,建筑顶部筑有永久性巷战工事。

六月初,黑字部队主力部队六十五个建制作战单位已进入预伏地区,再无回头可能,攻石部队开始发动,于10日突然攻占大郭村机场,切断了敌唯一的空中通道

。日军准备翌日派兵夺回机场。

是夜步兵营对外市沟发起总攻,战至黎明,全面突破内外市沟和环城铁路。居民回忆道,当夜枪声震耳,城内到处火光,伪军一面乱喊着:“黑字来啦!”一面乱跑,有军官在街上大喊:“往火车站跑!到火车站集中!”。

下半夜就听不到喊叫的声音,只剩下枪炮声。一夜之间,四大兵营尽被黑字部队占领。

11日白天,日伪军组织残兵依托车站附近高大建筑进行防御,进攻一度受挫,入夜,我军发挥火力优势,逐步占领民生百货公司、正太饭店、车站大楼、铁路大厂水塔等高大建筑。

到12日凌晨,日军指挥官山田大佐手下只剩一个中队的兵力,固守于大石桥工事内顽抗。

大石桥在市中心火车站北部,为横跨平汉铁路的通道,由五个巨大的圆形中空桥墩支撑,桥上有半人高护墙,整个桥体由花岗岩石条砌成,战前日军在桥墩和护墙上凿挖了射击孔,并以沙包和钢板加固,储存了大量弹药,成为核心工事。由于工事坚固,环攻半日,在付出巨大伤亡后终于占领,日军联队长山田大佐被击毙。

石家庄是我黑字作战部队以强攻手段占领的设防坚固的大城市,即占领了战略要点,歼灭了敌人,又取得了攻坚的经验和锻炼战斗人员的作用,其中的井陉煤矿战斗的也很激烈。

黑字总参谋部的总结材料接着对下面的战斗进行了细致的描写。

井陉煤矿位于正太铁路以北,滹沱河以南,东靠微水、获鹿,西邻娘子关,与开滦、中兴煤矿并列为日占华北三大煤矿。这里的煤质地优良,既能炼铁、炼钢,又能提取石油,更多的是直接做火车、轮船的动力燃料。

因此,日军占领后,即将其列为重要的军需资源基地,除利用原有矿井、设备外,还不惜重金,从德国购买机器,增开了一所新矿,使全矿日产煤达到6000吨,年产200余万吨。

日军将这里的煤源源不断地运往龙烟铁矿、鞍山炼铁厂和石家庄炼油厂等地,再用那里生产出来的钢铁、石油,制造枪炮,开动飞机、汽车、坦克,屠杀中国人民

同时,所产的煤还供应日本国内。有人曾比喻说:日军占领一个井陉煤矿,相当于增加五个师团的兵力。

井陉煤矿共有三个矿区:东王舍、岗头和横山。日军在东王舍村的新矿和岗头、横山的老矿周围,都挖了外壕、架设了铁丝网,并在铁丝网内修了三米多高的围墙,还在墙上装了电网。矿区里边构筑了十多个碉堡,配备了一个步兵中队的兵力日夜防守。新矿附近的贾庄山头上,设有炮楼,驻扎一个小队的日军准备随时可以支援煤矿守军,真可谓固若金汤。

我部派出三个步兵营和配属部队分别担负切断微水、井陉与矿区接连的铁路和平山至矿区间的公路任务。

6月10日,担任主攻井陉煤矿任务的两个步兵营和一个火力营渡过了因山洪暴发而浊浪滚滚的滹沱河,下午抵达距井陉煤矿只有十多里的山野隐蔽待命。侦察人员乘黄昏暮色下山,一直摸到矿区边上观察地形,进行临战前的实地侦察,并确定好了突破口。

夜幕降落时,各营均已进入指定位置,等待进攻的命令。

晚10时正,攻击开始。第151营配属独立侦察队在煤矿工人的指引下,抬着长梯爬上电线杆,剪断了输电线路,耀眼的电灯顿时熄灭,整个矿区一片漆黑。熄灯就是命令。

营长赖庆尧中校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士兵如下山猛虎,快速越过了外壕、铁丝网,逼近电网的高墙。刚刚入睡的日本兵,被枪声和榴弹爆炸声吓得不知所措,慌慌张张从**爬起来,有的迷迷糊糊朝冲过来的战士问口令,有的赤身**窜出房子,盲目地朝四下放枪。

战士砍断电网,再架上多用途跳板,翻过高墙,冲进了矿区。初战比较顺利,不到15分钟,就拿下了两个大型碉堡。

就在占领井陉新矿的同时,第172营也拿下了贾庄炮楼,并开始攻打岗头老矿。

岗头老矿是日本守护整个井陉煤矿的司令部所在地,除碉堡外还筑有13个炮台。

火炮营先在老矿东南角打开了两个缺口,并炸毁了了矿区内的3个最主要的碉堡。但守敌凭借坚固的堡垒和强大的火力进行反扑,还施放毒气,由于我军对毒气早有准备没有造成重大伤亡,随即碉堡被我军强大炮火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