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18章 初定河北

第三百一十八章 初定河北

正定,依滹沱河北唇而立,距石家庄十五公里,为古中山国领地,其城始建于秦汉年间。古称镇州、常山、真定,历来为冀中政治、军事重镇,现城东、南、西部仍有高大雄伟的城墙与城门,北部城墙在抗日战争初期国民革命军第32军宋肯堂团与日军激战中被日军炮火击毁。

获鹿虽然是一小县,但地处要冲,自古征战频繁,城中可见高大的城墙和军事工事。

自县城西去数里即进入太行山脉,由此经井陉、南峪到娘子关,一山高过一山,一山陡过一山,山路随滹沱河蜿蜒而上,艰险难行,这段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井陉古道,历史上演出过无数的军事正剧。

黑字的阻击部队对这两个小县城围而不攻,主要是防止石家庄守敌逃窜。石家庄守敌被全歼后,日军井上大尉率领守敌一个日军中队和伪治安军一个团投降。

至此,石家庄守敌全部消灭,日伪俘虏总计三千余人,我军下一个目标定为邯郸。

“好啊。打下邯郸后拿下衡水不要打德州,接下来还要谈判。”

“您的意思是留一个通道防止日军和我们玩命。”

“是的,我们的设备要到了,电厂的建设比什么都重要,汉斯说船快到了。晶晶,和胜强商量一下,德国那些人该有个死法了。小梅,《纪事报》好好宣传一下并做好接待德国人的准备。德国已经投降了,各方面接待的好一点,他们不是战犯,只是外交官和商人。”

日军对邯郸的战略地位极为重视,长期派日军一个混成旅团驻守邯郸

。1940年,日军在邯郸成立伪冀南道尹公署,管辖冀南13个县。

同时,侵华日军为掠夺更多的战略物资,支持其庞大的战争机器,还制定了发展大邯郸计划,他们把峰峰的煤、磁山的铁矿石、冀南各地的棉花、粮食等四大类战略物资牢牢地控制在手里,大肆抢掠。

第一个战斗,就是扫清外围的攻克邢台县城。

“叶叔,军统方面的消息,驻守在邢台的伪东亚同盟自治军的突击团,同意在我军攻城时做内应。”

“怎么是军统?”

“那一带我们的情报工作基本没有。”

“那不就简单了。”

“他们的条件就是不能成为苦力,允许他们缴械后自由行动。说白了,就是被军统收编。”

“行啊!反正我们也不可能要伪军。现在我们招兵太容易了。通知他们,我们同意了。”

黑字部队一举占领邢台县城,击毙伪东亚同盟自治军军长刘昆,生俘伪警察局长以下400余人,歼灭日军一个小队。邢台城内的日军司令部、伪县公署、伪警备队、伪警察局等全部被摧毁,伪东亚同盟自治军突击团被军统邯郸情报组组长带走。

一天以后,黑字突击队夜袭日军邯郸机场,焚烧、炸毁敌机十余架及占领汽油库一座。

1945年5月下旬的一天,邯郸军统分站接到总部的命令,要在近日内绘制出一张邯郸城敌人兵力部署和防御工事的地图。城防图由在城内的一位地下关系绘制,然后派联络员到城内取出,此事受命军统邯郸情报组组长全权负责。

邯郸城门口,日伪军戒备森严,四个城门口都有许多士兵把守,有站岗的,有检查的,有观察的,发现可疑人员立即抓起来。联系员选择靠近新华街商业区、来往行人很多的南门,把秘密信件夹在买来的一个馒头中,一边吃,一边往里走。一位女联络员在城外接应掩护,终于顺利取出城防图。

1945年7月4日傍晚,隋着一声声巨响,邯郸城南门外黑字火力营的步兵炮和重迫击炮突发威力,第一炮击中南关城门楼,第二炮击中城东南角炮楼,部队开始向邯郸守敌发起总攻

遭到打击后的日军退守城里,黑字作战部队遇到建军以来头次真正意义的巷战。

巷战中的战斗单位,因市街受各种限制,不能使用大的兵力。

黑字部队受过良好的巷战训练,攻击战斗有很好的组织准备,采取不间断的波浪式的攻击形式。

第二梯队连与第一梯队连相隔的距离不得超过一百五十至两百米达,且按班和排纵深的疏散起来战斗动作上采取三三制,没有超过一个组五个人的以上的集体冲锋。

通过那次的战斗总结会,黑字基层的指挥员很耐心。他们以前都是黑字长枪队和学生军的战士,如果放下急躁心态,凭他们的知识和战斗技巧,日军应该完全不是对手。

在战斗中几乎争夺每一重要地段和公共建筑房屋都使用了榴弹发射器和火箭筒,直接掩护步兵的攻击战斗,并以两挺到三挺轻机枪,压止日军一挺轻机枪的射击。尤其是在统一指挥的讯号下短促突然的火力袭击特别有效果,日军的坚固掩体往往变成活棺材。

在市街中心黑字部队碰着的是纵深工事和集团的地堡群,因之巷战追击与野外完全不一样,日军被击溃后恐慌紊乱,黑字部队以疏散的队形脚跟脚的猛追,不使敌人有立脚喘息的机会。

在纵深战斗迫击炮的炮兵以点射面射两种两种方式加上几乎随时补充的炮弹,这样短促精准的火力突然袭击的方式让日军吃尽苦头,但顽强的日军还是坚持到了天黑。

天已经黑了下来,攻击部队停止了进攻,旅团长盛田少将总算是喘了口气。夜里四点,他得到一个坏消息,济南,阳泉,黎城支援的部队受到黑字部队顽强的抵抗,黑字部队夜间的反冲锋是炮兵协助步兵高度的集中使用,增援部队已经被击溃。

邯郸的夜里是黑字狙击手和突击队员的天下,配备夜视仪的狙击手封锁了所有的日军据守的建筑,加上突击队员迫击炮,榴弹发射器,火箭筒的持续攻击,防守人员的精神进入错乱状态。

当清晨阳光升起的时候,一面白旗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