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19章 国家大小在态度

第三百一十九章 国家大小在态度

1945年4月12日清晨,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突然来到了奥地利与欧洲小国列支敦士登的边境线上,列支敦士登公国位于中欧,与瑞士和奥地利接壤,是一个面积仅为160平方公里的袖珍国。

该国在二战中一直保持了中立,没有一颗炸弹落到过这个袖珍小国的领土上,然而就在二战即将结束之际,这支来意不明的军队顿时让列支敦士登举国紧张起来。

列支敦士登自1866年参加了普奥战争以来,已有近八十年没有见过战火硝烟了,而且整个国家没有军队,只有一支11人的警察部队——列支敦士登安全团。

危急中,列政府紧急派遣了七名警察来到边境,他们鸣枪警告来者不得入境,但后者却根本不予理会,继续前进,警察们自知不是对手,只好询问他们有何贵干。

这时,对方的翻译出来解释说,他们是一支为纳粹服务的苏联伪军部队,是来寻求政治避难的,原本以为自己会成为二战中最后一个遭纳粹侵略的列支敦士登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得到列支敦士登政府的同意后,除了为首的几位军官的配枪,这支约五百多人的苏联伪军部队在放下所有武器后被允许入境

尽管列支敦士登长期以来不为人所注目,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苏联政府很快就得到了消息,由于欧战刚刚结束,苏联还一时顾不上此事,到了6月,苏联官员们便来到列支敦士登,要求对方移交这些叛徒,但列支敦士登大公弗朗茨·约瑟夫二世却拒绝交出这些人,反而让他们自己决定是回苏联还是前往他国。

苏联政府得知约瑟夫二世的反应后很是困惑,当时苏联的影响力正如日中天,连美国和英国都将苏奸遣返回了苏联,而这个袖珍小国竟敢对斯大林说不,人们同样困惑的是,后来苏联竟放过了列支敦士登。

一些历史学家经过研究后认为,列支敦士登没有军队,没有谁会把它视为潜在威胁,苏联也不例外,况且如果和列支敦士登争执不休,将有损苏联的大国形象,苏联领导人在权衡利弊后才决定放列支敦士登一马。

虽然列支敦士登庇护了为纳粹服务的苏联伪军,但约瑟夫二世却从来不掩饰自己对纳粹的反感,在他之前的列支敦士登大公一向生活在奥地利的维也纳,但1938年德奥合并后,约瑟夫二世为表示对纳粹的抗议毅然回国居住。

1938年4月14日,纳粹党卫队企图吞并列支敦士登,一位列支敦士登牧师、一群童子军和一些自发组织起来的徒手平民赶到了列奥边境,面对荷枪实弹的纳粹党徒,这些质朴的列支敦士登人毫不畏惧,迫使党卫队退兵,保住了国家。

而在纳粹德国垮台后,法国傀儡政府总理皮埃尔-赖伐尔曾试图进入列支敦士登避难,却被拒之门外,最终皮埃尔-赖伐尔在法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老朋友,只有这几百人,其中一百多人要到南美,剩下的人我会安排他们随着船过来。”

“这件事我会安排姚水明先生和他们接触。我不详细地讲你也知道,苏联与德国军队合作灭亡波兰后,在卡廷进行大屠杀,处死了两万多名波兰战俘。在攻占柏林,德国投降前后,苏联军队共强奸了两百万德国妇女。

一九三九年九月德波战争爆发后,在波兰东部当了苏军俘虏的约三十万波兰官兵,被送到中亚、西伯利亚(包括北极圈)从事重体力劳动。

另外,被苏联驱逐的波兰人共有四十七万五千人,他们也被流放各地从事重体力劳动,特别是被送到科累马河(位于雅库茨克东北,流入北冰洋)沿岸的波兰官兵至少在一万人以上,在共青团员矿作为囚犯从事劳役,由于饥饿和劳累,很多人死掉了

。安德鲁斯将军组织波兰军离开苏联时,只带走了十一万五千名波兰人。”

“他们这是反人类罪。”

“我现在没时间关心这个,马上霍晶小姐会安排德国官员的死亡,报纸也会登出来,但你要保证,里面不要有战犯,那样我会很麻烦。”

“这点你放心,除了官员就是商人,企业家,只是钱来的有些不正常。”

“只要没有人追查就好。你要知道,大战一旦结束在东北的日军官兵及日侨共约七十万人会被拘留在西伯利亚,在西伯利亚和中亚等地从事重体力劳动。我想德军俘虏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这我想得到,我希望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你不做我也要做,看看他对中国做了什么?七七事变后,斯大林为了讨好日本人,特别是在日本占领武汉以后,斯大林认为中国事实上已全面亡国,因此加大了对远东中国人的驱赶力度,把远东的十多万世代居住的华侨和二十多万中国客商劳工,安上各种罪名:如社会危险份子,有害份子,日本特务,分别判刑数年到十多年。

幸运的被发配远离日本占领地的中亚无人烟地区的青山脚下,更多的发配到西伯利亚的高寒地带去服苦役。像海参崴这样的城市,华侨一个也不准居留。”

《庸报》和各类日伪控制的报纸登出一个消息,德国驻中国领事魏德曼率领一个由德国工商人士组成的考察团准备登船回国的过程中,在天津塘沽港附近的地方,意外触响地雷,油箱泄露引起车辆爆炸,十五辆汽车全部被熊熊大火吞没,总计八十五人死亡。

人员的辨认依据主要是德国领事馆汽车的残骸和烧焦尸体上的金属身份标识,尸体已无法辨认,不日将通知德国有关方面。

与此同时,三百多名手持西班牙,葡萄牙护照的俄国人在一个黑夜悄悄登上卡车,再穿过瑞士边境进入西班牙境内,随即隐没在人群中消失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三艘目的地是中国的西班牙货轮缓缓驶出直布罗陀的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