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22章 受惠者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受惠者

1945年8月9日零时10分,苏联一百五十多万军队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在四千多公里的战线上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日本关东军发动忽然袭击。

就苏联出兵东北的主观意图而言,起码有下面三条。

首先,是对过去日俄战争失败的报复。

1904年2月8日,日军向旅顺俄国舰队发动突然袭击。10日,日俄正式宣战。经过一系列的恶战,俄军沙俄军队战败。

1905年8月9日,日、俄两国代表开始在美国的朴茨茅斯举行和谈,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于1905年9月5日,双方签订了《朴次茅斯和约》。俄国全权代表维特和日本全权代表小村寿太郎分别代表本国在和约上签字。

和约的主要内容包括:俄国承认日本于韩国之政事、军事、经济上均有特别之利益,俄国不得阻碍干涉日本对于韩国行指导保护及监理之必要处置。

和约还规定,俄国将旅顺口,大连湾并其附近领土领水之租借权移交给日本政府,包括租界地内一切公共建筑及财产。

长春宽城子至旅顺口之铁路和一切支路,及其附属的一切权利财产,包括煤矿等等都移交给日本。

还要把萨哈林岛(库页岛)南部,包括附近一切岛屿及其公共建筑和财产的主权永远交给日本。

俄国在日俄战争中遭受的耻辱却一直刻骨铭心,而且渴望通过战争收回俄国在远东失去的一切

。对于这一点,斯大林几乎是直言不讳的。

在雅尔塔会议之前,斯大林曾几次或明或暗地对美国提起沙俄在远东的权益,并表示苏联对远东是有政治要求的。

苏联国内的舆论工具也开始配合运作:一本回忆日俄战争的小说《旅顺口》在1944年10月,即雅尔塔会议前夕,成了苏联的畅销书。让所有读了这本大部头小说的人,都有身临其境参与了40多年前的事件之感。

随着战局的明朗化,在决定远东未来命运的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在谈到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时,便明确地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指出,这些曾是沙俄的权益。

雅尔塔会议关于远东问题的秘密协定甚至堂而皇之地写明:恢复1904年日本背信弃义的进攻所破坏的原属俄国的各项权益。尽管这个协定是一年以后才公布的,但对于苏联所提的政治要求的实质问题,人们在当时也不乏认识。

其二,是为了攫取苏联在华——尤其是在东北的利益。

当时美国为了早日结束对日战争,当时离东北最近的美军还在千里之外的冲绳地区,同时不愿意看到陆战造成大量美国士兵伤亡,希望苏联能帮助消灭驻扎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日军加伪军大约有150万),作为交换条件,美国对国民政府施压,允许外****和恢复苏联在中国东北的部分权力。

1945年2月4日至11日,苏、美、英三国首脑斯大林、罗斯福和丘吉尔,以及三国外交部长,聚集于雅尔塔,会议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讨论苏联出兵中国东北问题。

早在1943年德黑兰会议上,斯大林就对罗斯福和丘吉尔说过:一旦德国垮台,就有可能把必要的支援部队调到西伯利亚,然后,我们就能联合起来打击日本。

当时,三方还就苏联出兵东北的政治条件进行了试探性的会谈。2月8日,斯大林在雅尔塔同罗斯福秘密会谈时,提出了苏联出兵的条件,他说:如果这些条件不能得到满足,我们将难以向苏联人民解释,为什么俄国要参加对日作战。10日,斯大林同罗斯福再次会晤,达成正式文本。

斯大林向罗斯福表示,大连不能成为国际港口,苏联需要得到旅顺港周围的海军基地,英国没有参与协定草案的制定

。但2月11日,斯大林和罗斯福却邀请丘吉尔在协定书上签了字。

当年沙皇修建西伯利亚铁路时,一位英国人曾这样说过:在亚洲获得一个不冻港作为铁路的终点站,可能是俄国合理的愿望,拥有一个不冻港就意味着,这条铁路直达那个港口穿过的那整个地区都将成为俄国的了。

德黑兰会议期间,丘吉尔也说了同样的话:像俄国这样一个巨大的陆地应当有一个不冻港,这话正中斯大林的下怀。丘吉尔对苏联关于远东不冻港的看法感兴趣,罗斯福则明确告诉斯大林,自由港的主张可以适用于远东地区,大连就有这种可能性,雅尔塔会议使斯大林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1945年8月14日,中国国民政府同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此刻,用十分得意来形容斯大林一点也不过分。

他兴致勃勃地走到地球仪旁,向外长莫洛托夫描绘苏联的边界线:这边怎么样呢?千岛群岛如今是我们的了,萨哈林岛(库页岛)全是我们的了,您看,多棒呀!就连旅顺口、大连都是我们的了。

中长铁路也是我们的了。中国、蒙古——一切正常。您瞧,对我们的边界我还能不满意吗?

其三,是出于对东北丰富物产的垂涎三尺。就工业而言,到1945年,东北工业规模超过日本本土,亚洲第一。

从沈阳到大连的沈大线两侧工厂烟囱林立,城市连成一片,成为举世闻名的绵长工业区,沈阳铁西区被誉为东方的鲁尔。

“苏联实行的政策就是比日本还狠的三光政策,关键点是就是全面占有和重点掠夺。”姚水明补充道。

所谓全面占有,就是把东北所有日资产业宣布为苏军的战利品,由苏军全面接收。

重点掠夺的就是把最新最好最重要的机器设备拆运到苏联,满足自己的需要。

剩余的部分,一分为二,中苏各占其一,双方再进行排他性的经济合作,以免第三国的势力进入东北。

这三个环节是统一的,缺一不可的,其中最重要的环节是全面占有和重点掠夺,三个环节都服从于苏联国家安全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