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23章 扎实的基础

第三百二十三章 扎实的基础

“云学兄,说说情况吧

。”

“大型铁矿床位于河北省迁安县西部,面积3000平方公里左右,区内广泛出露太古宇迁西群地层,自下而上有马兰峪、三屯营及上川组变质岩系,矿床主要赋存在三屯营变质岩系中。

全区已发现34个矿床,矿体分为西、东、南三个矿带:

西矿带,有水厂、孟家沟、北屯、蔡园、王家湾等铁矿床。

东矿带,有宫店子、白马山、裴庄、羊崖山、大杨庄、二郎庙—马家山等铁矿床。

南矿带,有大石河、耗子沟、塔山、杏山等铁矿床。

矿体一般呈层状、似层状、透镜体状、扁豆状,厚度大,产出层位稳定,大部分矿体**地表,矿石品位一般含铁20%-35%,硫、磷等有害杂质含量较低。

磁性较高,磁选后精矿品位可达68%,矿石主要为石英磁铁矿贫矿石,金属矿物以磁铁矿为主,其次为假象赤铁矿、赤铁矿、褐铁矿。

脉石矿物为石英、紫苏辉石和透辉石,其次为角闪石、黑云母和磷灰石,矿石呈条带状或条纹状构造,累计探明储量惊人,大部可露天开采。

这里的煤矿也不少。

我们已经在这里建设了一个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只要下个月设备一到,半年之内就能形成生产能力,图纸完全按照汉斯给我们的德国标准。

另外,美国的两条货轮已经出发了,都是模具,工装,加工设备,可以和电厂同步进行。”

“电力不用担心了,计划的钢产量是多少?”

“按国际标准是以粗钢产量计算,每年一千万吨,差不多相当于日本战前的两年产量。此外,下一个电厂设在滦县,也就是坑口电厂,发电量是这里的五倍。”

“有了电一切都好办。”

“以前讲过,所有厂区规划了20000平方公里,主要是各类钢铁产品和武器生产的基地

。就业人口,我指矿山和各类金属和非金属加工企业可以安排三百万人就业,加上第三产业,在五百万上下。”

“各国要投资的非军工厂家在哪里?”

“规划在各个大一些的城市旁边,那里的电厂只要改造增加发电量即可,预计能安排三百万人就业。”

1945年5月17日,二战刚刚结束,以强硬著称的英国首相丘吉尔下达密令,要求英方协同美国,火速制定进攻苏联的计划。

5月底便已完成的该作战计划借鉴了希特勒入侵苏联以及1939-1940年英法土耳其进攻外高加索和中亚的作战方案。

为了形成兵力上的优势,该计划甚至提到要动用西德、挪威、丹麦、希腊、利比亚等国被解除武装的德军,以及隶属党卫军的侨民武装力量。

进攻日期定于7月1日,也即波茨坦会议的前夕。

然而,苏联的反间谍机构提前获悉了这一计划,1945年6月底之前,部署在德国、奥地利、波罗的海沿岸以及高加索地区的苏军被调至前沿阵地,只等敌人来犯。

这让西方战略家和军方人员大为震惊,措手不及,计划不得不临时取消。

英美以1945年计划为基础,又拟定了更为详细的所谓战车计划。

根据该计划,将对苏联的70处目标、东欧的25处目标发动133次核打击,随后将对被占苏联领土进行分割,扶植12个移民傀儡政权,其中包括北方国、西伯利亚国、伊杰利-乌拉尔国、山地国或叫北高加索国和自由哥萨克国等国。

此后,西方阵营又制定了突然打击计划,打算出动6000架次飞机,对苏联进行密集轰炸,并投放300枚核弹。

不久,又有代号半月、肉鸡等入侵苏联计划相继出笼。

上述这些计划,无一例外是要通过战争的方式,对苏联予以重创,达到让世界最大疆土的国家分崩离析的目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苏联对与西方对话和解仍抱有幻想,苏联高层领导还主张同西方开展对话

斯大林的和平共处与一般意义上的和平共处有所不同,这不仅表现在其适用范围仅局限在两制国家间,更表现在其功能要求和价值判断方面,即和平共处只是两次战争中的休整、是两种制度总决战进程中的喘息。

和平共处或为推迟战争而努力,或为和平战胜资本主义提供条件,而斯大林的世界革命与一般意义上的世界革命则是一致的,即革命是世界性的,目标是要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

由此可见,世界革命是长远战略,和平共处是暂时策略,和平共处是世界革命的手段和权宜之计。

由于斯大林在思想深处坚持对资本主义否定和批判,由于两战间长达20多年的相互敌视以及二战时苏联与美英在诸如第二战场和战后安排问题上的龃龉和矛盾,所以,战后初期斯大林在维持与西方有限合作的同时,仍对美英怀有很深的戒意并保持高度的警惕。

也正因如此,西方一旦有风吹草动,斯大林就会将其与制度的对立联系起来,稍有激化,其对抗便不可避免。

所以,在斯大林对外政策的轻重缓急序列中,苏联的国家利益是摆在第一位的。

至于革命,如果无助于保证苏联的根本利益,是不会纳入考虑的。

至于合作,只要符合苏联的国家利益,就要尽力去争取。

斯大林在1945年4月24日致杜鲁门的电报中说,我不能与自己国家的利益背道而驰。所以,为了国家利益和安全,斯大林在战后初期并没有做好与西方全面对抗的准备,甚至还希望继续获得美国租借法所给予的经济援助及贷款。

至少在表面上,二战后的斯大林多次并不厌其烦强调同西方的和平共处与大国合作。

1945年4月,斯大林在就罗斯福去世所发的唁电中,称其是一位极其伟大的世界性的政治家和组织战后和平与安全的倡导者。

美国担负了反对共同敌人的战争主要重担的大国,它们之间的合作政策今后仍将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