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24章 日本投降

第三百二十四章 日本投降

我来到北平郊外的临时指挥部,这里是中国十一战区准备日军受降的临时办事处。

我刚在办公室坐下来,一个参谋走了进来:“报告:日本军部参谋长高桥坦中将到。”

我转入场屋,门口适有一小长桌,我就在桌后椅子坐下。

高桥坦中将已由车上下来,正在拖刀跨步向我走来。

这人就是七七事变前,驻华中佐武官,和驻屯军参谋长酒井隆大佐两人,不断用粗暴无礼、侮辱恫吓的野蛮手段,对付中国政府高级人员的打手。

高桥坦近桌时,趋步向前,伸出长臂,意欲握手,我顺手一指桌前小凳:“请坐下。”并未和他握手。

我是执行同盟国的共同规定,可是他觉得是到中国以来,第一次遭遇到的不幸。本能地,倒吸一口凉气,真的,抽出声来了。

我问了他几句话,起身准备入城。

高桥坦中将立刻走到他的车前,拉开车门,立正请我上车。

我以为受降人员坐日本军车进城很不适当。回头问那位先遣办事参谋:“你有没有车?”

“有,小车。”

“有没有国旗?”

“有

。”

“准备好我要一用。”我就登上这悬有中国国旗的小车进城。

高桥坦中将脸上铁青,随着我车后跟进。

到达市内办事处,联络参谋报告: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求见,我答应请他们进来。

根本博几人入室,知道不可再握手,鞠躬为礼,我起立还礼,然后他们在桌前小凳上就座。

我真佩服年轻参谋的灵敏性,就在我命联络参谋引导根本博中将来见的一瞬间,他们已经把中国国旗悬挂在我桌后的墙壁上,使我座位,增加了国权的气势。

根本博中将先介绍同来的高桥坦参谋长,渡边渡参谋副长,及翻译尾关正尔中佐,然后说昨天未到亲迎,表示歉意,之后接着说:

“贵官远道而来,负责主持前进指挥所,敝官非常钦敬。”

“至于北平,天津和保定,石门等所辖地域之安全,本人绝对对长官负责。”

“今后,本司令部对前进指挥所的联络,敝官已指派高桥坦中将为全权代表,负责联络事宜。”

我对根本博中将说:“胜利者对能悔改的失败者之宽恕,为人类最高道德,我中国是有伟大文化的民族,在日军正式纳降以后,我政府对日军及日侨必依国际公法,使日本军民有安全的保障,决不报复。”

即对日军下达命令,召日军代表高桥坦中将来指挥所洽降,接受受降官的命令。

发出命令的同时,我指示日军代表,不准佩刀、佩勋章。

“可否给他们一点面子,佩戴军刀。”

我想日军投降时,不得佩戴军刀,是同盟国最高统帅麦克阿瑟的共同规定,适用于中国战区,能否执行,有关国格。

我断然地说:“日本人的勋章和面子,是流中国人的血换来的,我以胜利国受降人员的名义说,我不愿意在洽降时,见到有损中国面子的东西——胜利者更需要荣誉

。”

二话没说,我转身就走了。

向十一战区投降的有:

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驻蒙军司令部,坦克第3师团,第118师团,第3独立警备队,独立混成第1,2,8,9旅团,计126800人,侨民207130人。

1945年9月30日,忽有美军华德少将来访。

他自我介绍为美国第三两栖兵团副参谋长,负责外事联络,现在该部已在中国海上,预定由塘沽登陆。

“特专机来接你到海上和洛基司令会面。”

“我未接到中央命令,外军在我区领土登陆,我有权拒绝。”我说。

“我知道你不知道,这是委员长和我们总统两人达成的密约,特别来华协助中国遣返日军的。事前连何参谋总长也不知道。”

于是我叫上参谋人员,和我一起由华德驾车一起去塘沽,登上第三两栖兵团旗舰,华德领我会见了洛基司令。

我向他致欢迎词:“我代表中国第十一战区,欢迎贵军来我战区,执行联合任务。希望尔后合作愉快。如有需要中国方面任何帮助之处,请华德和我联络。”

洛基司令正在和在座的一位四星上将研究问题,我们随即退出。那四星上将,当然也是秘密人物,华德没说,我也未问。

不同国家的军队联合作战,现代已成常事。但我们是受过伤的国家,内心深处,总觉得外国军队到中国领土上作业,不是滋味。可是如果没有美海军来协助,战后日军民的遣送,恐怕几年也办不完。

幸而是一般美军很容易相处,我们之间,从来也没发生过摩擦,他们的联络军官黑格上校。

1945年10月10日早晨,故宫太和殿前大广场,已灌满了学生和市民群众,受邀请的中外嘉宾数百人,也纷纷入场

准十时一到,司仪宣布典礼开始。

首先受降主官就位,我陪着王胜强上将,自太和殿内步出,到既定的位置,我站在他左后边,长官部的幕僚人员,排队站在受降官后边。

举行升旗礼,奏国歌,全场人员,向国旗敬礼。

受降主官宣召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根本博中将率其幕僚入场。

日军人员已准时到门外候命。此时由中方引导参谋,导日军进入广场。

根本博司令官,率领参谋长高桥坦以下廿二人列队,自群众中间甬道步向太和殿。

夹道两旁群众,见日军入场投降,高呼“中国万岁!”“委员长万岁!”欢声雷动,声彻云霄。

青少年展开欢颜,中年老年人多含热泪。

根本博领队到太和殿前,在受降台旁,列队候命。

司仪宣布:

“日本投降代表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签字。”

根本博到台前之两份降书上签了字——退回原位。

“中国受降主官签字。”

受降主官王胜强上将在受降主官下签字——退回原位。

“日本投降人员献刀。”

根本博司令官献刀,高桥坦献刀,渡边渡以下逐次献刀,献刀后均退回原位。

签降、献刀之后,日军退出,群众欢呼若狂。

奏国歌,全体向国旗致敬。

礼成——嘉宾一一进入太和殿祝酒致贺。

摘自胡军元帅所著《那些岁月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