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41章 全方位准备二

第三百四十一章 全方位准备二

“你这样一说,是不是我们拉回的东西都是白赚的?”

“不是全部,也要占到百分之八十

。还没完,我们还有好几块呢?不过,以后说到啤酒的利润大家明白我们只有百分之二十。

日本,现在每周两班,六艘就够了。主要出口卧车,越野车,饼干,方便面,罐头,啤酒,那里现在缺食品,但我们不出口大米和面粉,拉回的主要是化肥和少量工艺品。

韩国,现在每周一班,准备增加一班。出口的商品和日本差不多,拉回的除了主要的工业用宝石和绝缘的云母外就是补品,工艺品之类的。

最主要的是釜山有一个美国人建的炼油厂,可以换回汽油,柴油和各类石油制品等,每次可以拉回5000吨,六艘就够了。

冲绳一带的群岛也是六艘。要的东西多样,几乎生活用品全需要,拉回的东西主要是硫磺和石膏。

美洲方面,除了美国一周两班之外,拉的是各种矿石,主要供我们工厂使用,瓷器,拉回的是机床,模具,半导体材料,各类军火等。

中美洲同样两班,拉过去的是食品,罐头,瓷器和各种陶瓷制品,拉回的主要是沥青,咖啡,可可,烟草等。

美洲加一起需要三十艘船。

欧洲方面,拉过去棉花,瓷器,回来的主要是钨矿砂,各类军火,半导体材料,电站设备,成套工业设备等,当然,还有各种奢侈品。这是每个月两班,一共十二艘船。”

“让大家消化消化,你也休息休息。走,大家一块吃饭。”

“我接着说,所有这一切其实表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对大家是一个坏消息--大家的分红暂时消失了。”匆匆的吃过午饭,兰黎明继续他的报告。

“这是什么坏消息?本来就一无所有,要不是叶叔,我们现在在干什么?活着还是死了都不好说....”

“诸位,我们换个话题。老二,说说我们在苏联内部有没有可以兴风作浪的机会?”

十月革命虽然打碎了旧的国家机器建立起崭新的制度,但是旧俄疆域上形成的多民族国家共同体及其民族问题却历史地遗留给了苏联

苏联政党和国家为解决民族问题作了不少努力,也曾取得一些成绩,但由于历史上传袭下来的民族问题的严重性和民族关系的复杂性,加之苏联在处理民族问题的一系列理论和实践上的失误,使民族问题未能得到根本解决。

苏联的民族问题可谓头绪纷繁、盘根错节,大致可概括为四种类型。

一是,俄罗斯民族同其他民族之间的矛盾,俄罗斯民族是苏联人数最多的民族,约占苏联总人口的50%略强,多数居住在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境内,由于历史原因,也有不少俄罗斯人散居在少数民族地区。

据统计,俄罗斯人在14个非俄罗斯共和国的人口中平均占19%,俄罗斯民族同当地民族的关系遂成为一个突出问题,俄罗斯人常被少数民族指责为占领军和殖民者,而俄罗斯人则感到愤怒,认为俄罗斯对其他民族承担了过多的义务,吃了亏还要挨骂,这是不公平的。

二是,加盟共和国内民族之间的矛盾,在一些加盟共和国内,除少数民族与俄罗斯民族间存在矛盾和冲突外,在非俄罗斯民族中也存在着由争夺政治、经济和文化权益而产生的各种矛盾。

“我举个例子,摩尔达维亚加盟共和国一再要求把摩尔达维亚语定为国语,并把摩文的斯拉夫字母改为拉丁字母,该共和国议会已通过了相应的决议,但这又引起当地讲俄语的居民的反对,他们纷纷组织停工抗议。

摩尔达维亚境内的加告兹族人总数只有16万,可谓少数民族中的少数民族,他们也害怕自己的语言被摩语同化,因而也集会行游,要求成立加告兹自治共和国。”

此外,有些民族地区与加盟共和国当局之间也是矛盾重重。虽然苏联宪法规定,根据各少数民族人数的多少和其他条件分别成立加盟共和国、自治共和国、自治州和民族区。

然后,自治共和国、自治州加入所在的加盟共和国,并且通过加入一个加盟共和国的形式加入苏联。

三是,加盟共和国之间的民族矛盾,苏联的加盟共和国是以一个较大的民族为主,伴之以其他民族而组成的,一些加盟共和国之间实际上就是民族之间,由于历史积怨、宗教对立、领土纠纷或现实利益冲突等原因而存在着矛盾。

“新俄罗斯解放军开始做工作,他们未来要求要建立自己的一块土地作为生存的依据,我看要求是合理的

。”

“我给你交个底,未来贝加尔湖以西到阿钦斯克甚至更远,这一带不是我们祖先的领土,我们只要我们自己的即贝加尔湖以东的地区。这样,他们应该满意了吧?”

“只要有了底线那就好办了。”

“我们继续我们的话题,还有困难的地方吗?”

“现在最大的困难物资方面是金属钨的数量,还有就是其他的稀有金属,欧洲已经没有潜力可挖。”

“老二,通知你哥,这回在大西南敞开收购钨矿石,我知道这是制造穿甲弹不能少的。另外,我安排范登堡从李长官那想更好的办法。”

“人员方面是飞行员的数量不够,其他的坦克车长,炮手,通讯人员都有缺口,这些事也不能着急,现在在欧美能找多少招多少,自己培养的也在争分夺秒。”

“最重要的还是没有实战经验,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这个没办法,只能是演练,不停的演练,现在有实战经验的飞行员不超过两百人。”

“胜强,新兵训练的怎么样?”

“每个训练营2000人,一共是十个,到了年底可以有四十万人,加上老兵,一共五十五万,预估一百万部队在1946年6月训练完毕没有问题。”

“今天就这样了,明天讨论装甲旅的编制,我的要求是全和大,都是独立作战单位,我们不设装甲师,我现在宣布几条训练口号。

每次飞机起飞的时候,我都当作是最后的飞行。

与敌人作战,我从来没想着空手回来。

陆军--战而胜,凯旋而归。

战如不胜,决心裹尸以还。

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