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51章 未来的堡垒

第三百五十一章 未来的堡垒

阿钦斯克那些被送到集体农庄的特种移民才是真正尝到了生活绝望的滋味,现在有些人争论说,听起来倒也并非奇谈怪论:一般地说,集体农庄总比劳改营好过些吧?我们则要反问一句:如果把劳改营和集体农庄结合起来,那也好过吗?

其实,特种移民的处境正是这二者的结合。表现农庄特点的是,他们在这里不领固定口粮,只在播种时期能领七百克面包,麦子是发了霉的,烤出的面包是土黄色的,吃起来牙碜,大概是不久前清扫仓底的麦子吧。

表现劳改营特点的是,这里也可以把人关进羁押室:生产队长向管理处告状,管理处给警备队一个电话,就把人关起来。

至于这些人领到的工资,真是可怜得很:玛丽亚-苏姆贝格在农庄劳动的头一年平均每个劳动日可分得二十克粮食,这比一只小鸟在路边啄食的粮食要多,加上十五个战争爆发前时期的戈比,她用全年的收入买了一个小铝盆,也只能买这个。

那么,这些人靠什么活命呢?靠波罗的海沿岸寄来的邮包。因为毕竟没有把整个民族都强制迁移来。那么谁给加尔梅克人寄邮包呢?谁给从克里米亚赶来的鞑靼人寄呢?请您到这些人的坟上去问问他们自己吧!

不知道是根据他们的故乡波罗的海沿岸国家部长会议的同一项决议,还是根据西伯利亚的原则性,总之,对波罗的海沿岸来的特种移民还有一条特别规定--除了使用十字镐、铁锹和锯的重体力劳动之外,不许安排他们作任何其他工作

让他们必须在这里学会做人!如果用人单位把谁的工作安排得稍高了一点,警备队便会出面干涉,并且亲自把那个人拉下来当一般工人。矿务局的疗养院旁边有个果园,连果园的地都不允许特种移民去翻耕,否则就会是对在那里休养的斯达汉诺夫工作者的侮辱。

警备队长甚至不准玛丽亚·苏姆贝格担任饲养牛犊的工作:把你强制迁移到这里不是让你来休养的!割草去!农庄主席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她留下来。

那是因为她为农庄救活了好几头患波状热的牛犊。她很喜欢西伯利亚的牲口,觉得出爱沙尼亚的牲口更驯良,而这里的从未受过抚爱的奶牛则亲热地舔她的手。

有一次在楚雷姆河上需要紧急往驳船上装粮食。于是就让特种移民连续劳动三十六小时,不给任何报酬和鼓励。在这一昼夜半的时间里只有两次给二十分钟吃饭的时间和一次三小时的休息。监工说道,你们不干,就把你们赶到北边更远的地方去!一个老工人被麻袋压倒了,那些监工用脚踢他起来。

每星期要到警备队报到一次。距离有好几公里远。老太太八十岁了?那就弄匹马把她驮来吧!每次报到时都要警告每个人:要逃跑就判你二十年苦役!

行动特派员的办公室就在附近,有时也会把你叫去问的。也许用较好的工作诱惑你,也许就威胁——把你的独生女儿单独流放到北极圈以北去!他们什么事情作不出呢?他们会给你派任务:监视某人,或者收集可以把某人关进监狱的材料。

警备队的任何一个一走进特种移民的家门,移民全家,包括老年妇女,都必须立即起立,未经允许不得坐下。这么看来,会不会认为这些特种移民都是被剥夺了公民权的?

不,那可不是,不是!他们享有完全的公民权!也并没有收回他们的身份证。他们完全有权参加普遍、平等、秘密、直接的选举。每逢这崇高而激动人心的时刻,他们有权勾掉选票上除自己要选的人之外的几个候选人名字,他们享有这一神圣权利。

也并不禁止他们签名购买公债,自由的集体农庄庄员们骂骂咧咧地勉强签名购买五十卢布公债,而爱沙尼亚人则被勒索到四百卢布:你们都有钱啊!谁不签名买公债,我们今后就不替他收转邮包!还要把他流放到更北的地方去

而且,真会流放去的,为什么不流放呢?啊!真烦死人!老是这些同样的事。可是?讲来讲会,结果还是讲了些同样的事。

“以后就是这里,把这里建成坚固的堡垒。黎明,你备注一下,打到这样的地方就先停止,然后把城市壁垒化做好了,我们只要给粮食和白酒,估计我们就省心了,守卫地盘会比我们还卖力。”

“说道构建城市堡垒,现成的经验多得是。”

堡垒主体之构筑,大部分为三层,上作射击与观测,中作寝室或射击,下作掩蔽部或弹药粮食仓库,更于下层掘斜坑道,其末端筑成地下室,又有于下层之四周筑地下室。

堡垒上掩盖圆径至700mm之木柱,排列成行,积四五层,上铺30mm厚的钢板数层,积土厚逾1米,虽山炮命中,亦不能破坏此坚固工事。堡垒出地面之四周,安置盛满沙石之大汽油桶,排列三重,桶间复加钢板数层,桶外被土,故150mm以上榴弹重炮命中不能破坏,内部所受之震荡亦微。

堡垒内三层之间,亦盖以圆木径半米者二三层,故上层倒塌不致影响下层。

堡垒间之交通壕,纵横交错,更掘暗壕以通堡垒内之坑道掩蔽部,及阵地边缘交通壕,上间有掩盖,或以壕之侧壁掘掩蔽壕成环形,守备阵地或伸出以消灭死角。

堡垒的外围遍布蛛网状交通壕,用以连接各个主要阵地,甚至迫击炮可以通过交通壕来回移动。交通壕虽不像地堡那样建造,但由于加有掩盖,且在侧壁凿有大量洞穴式掩蔽部,可使士兵躲避火炮的攻击,待对方攻入阵地后突然钻出实施反击。

此外,交通壕各段还连缀着大量散兵坑,坑口宽一米左右,坑内宽些,呈罐状,步兵可以站起来射击,部分据点外设有铁丝网,据点群外围又加设两三道,每道纵深4米,以两米高的木桩或铁桩固定。

据点最内层还设置了铁片网,铁片宽20-50mm,钉在木桩上。

在道路路口处,多用拒马开闭。在公路要道死角和铁丝网前,还埋设各种地雷。

“一旦被突破,剩下的就是巷战,这时我们的飞机就到了。”兰黎明最后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