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67章 六合营

第三百六十七章 六合营

我有点担心,因为我知道这里离外蒙古边境不远.车子走走停停,又走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找到人家,周围连一点灯光也没有.我心想:这下完了,今天要在野滩过夜了。

大家知道吗?十月份戈壁滩上的晚上是很冷的,我们穿的又不多.就在这时我发现左前方好象有灯火,我兴奋的把李强叫醒:“我看到有人烟的地方了。”李强睁开眼看了一下说:“到了后我们再说吧。”

我们坐的车子直冲过去.离灯光近的时候我发现好象有人拦车,我以为自己眼花了。突然,我们车的前方和侧面出现了三辆车,在他们引导下车子加大马力加快速度朝灯光处冲。

走着走着,我发现我们走到一条又宽又平的路,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前面路上突然又出现两辆车并突然打开车的大灯。

我清楚的听到有人喊话:车里的人听着,马上熄火,关闭车灯!我马上把车灯关闭。

又走了一会,我来到路旁的一间房子里,进来一位上尉军官检查了我们的证件出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回来了,大概弄清楚我们了,给我拿来四个馒头,两个罐头,两瓶水说:先吃点,吃完了睡这儿,明天让你们走见到孙二虎大队长。

第二天,来了两个士兵带我们上车,走了很大一会,在岗哨前让我们下来说:到了。

还是李强有办法,突击队前沿基地,我来了。

摘自朱胜勇著《我是战地记者》

基地是以东、西、南、北为轴线,交叉而成的十字大街,将这片地区分为四块区域。

梅婷婷中校详细地做了解释:“西北面是办公场所,设置了指挥中心和单独的通讯中心。西南方向,是基地的伙房以及粮仓。东北面就是兵营以及仓库,还有家眷们居住的地方。东南则是练兵场。”

我看到,之所以选择所城作为基地也是有讲究的,是因为这里以北有座不高的荒丘,可是因为是三面环绕的制高点,能够设置报警的警卫

。南面又是一座小山,必要时可以作为战略退却之地。西面为一个小土堆,对远处的公路也是一览无余。

我的军事知识就这些。

这是一个大型复合设施,中间深处建有很多类似货站储存仓库的建筑,建筑外两公里四周筑有很矮的防冲击或防火的土墙,周边犁开很宽的隔离带,并有铁丝网包围。

在几何形状非常分明的地域,建筑里整齐停放大量涂着伪装色的陆军车辆,由于都被遮盖着,整齐划一的外观无法判断其是什么装备。

是基地北面一个停机坪,旁边的建筑里可以看到大量直升机,大量军事装备充斥着整个基地。

基地西北有一处半埋式大型油库,远远望去,好像连片的蒙古包。梅婷婷中校告诉我,这里叫六合营村。

李强的目的谁都知道,狙击队是他的挚爱,尤其那里有一位美丽的冰美人。

摘自朱胜勇著《我是战地记者》

扎门乌德,赛音山达,乌兰巴托,巴彦钱德曼,保尔诺尔,达尔汗,苏赫巴托尔,这些铁路两旁的城市不约而同的开始出现新的蒙古人开办的货站,饭馆,还有很多流动的集市小摊贩。

尤其在纳来哈这个位于蒙古首府乌兰巴托市东南,相距35公里的卫星城市,小饭馆,小摊贩的数量明显增多。

纳来哈是重要的产煤中心,并有发电厂等设施。纳来哈空军基地位于市区东南7公里处,跑道长3000米,设施较完善。为苏联驻蒙空军的重要场所。

当然,这些都是姚水明的安排,对苏战争实际上已经进入倒计时。

由于李强的坚持,我们在基地住了一个星期。这时,我们得到消息,严明,孙二虎晋升成少将,梅婷婷中校被提升为上校了,这是这几天值得庆祝的事,我们开了一个小型的庆祝会。

最高兴的是李强,在冰美人被提拔成中校以后,他当众向冰美人求婚,我头一次看见冰美人笑了。

孤狼更是兴奋,那天晚上是被孙二虎背回住处的

基地每天会来很多拖车,除了带着伪装的重型坦克,步兵战车,装甲输送车以外还会有很多水泥预制板,我想其他我后来去的地方,像新疆几个地区,海拉尔的仓库就是这样建好的。

我被告知,这些不得在报纸上报道任何内容。

就要回去了,我向梅婷婷上校保证,行动那一天我会回来,我要第一个踏上曾经的祖国领土,她答应会满足我的要求的。

带着这个荣誉的梦想我踏上去海拉尔的吉普车。

摘自朱胜勇著《我是战地记者》

高明的统帅利用运动战和出其不意等手段消灭或缩小抵抗的可能性。正如孙子所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为实现这一目的,孙子为成功的统帅出谋划策:“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速度和机动性是战略的基本特点,早期拿破仑说:“空间我们能够收复,时间绝对不能。”

事后看,这可能就是我中华军统帅高明的战略决策。

“但斯大林所说的意识形态并不是他做事主要的和核心的因素,因为斯大林虽然有着世界革命的理想,却并未真正设想掀起一场全世界的革命,而是着力建立一个与西方世界体系对立的一种对立的世界体系。

因此,在二战后苏联对外政策从和平共处、大国合作到世界革命、集团对抗的转变过程中,意识形态起着重大的影响作用。和平共处与大国合作是弱化意识形态的分歧和冲突,世界革命与集团对抗则是这种分歧和冲突的强化和产物。”

“说白了,老尚,他这是麻杆打狼。”

“不过,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李维诺夫在1946年6月与美国记者霍特勒谈话时曾说,问题的症结在于意识形态观念,认为苏联的世界与西方世界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

“所以,他的注意力在西欧,东方暂时顾不上,更想不到像二连浩特这样的小地方,六合营村恐怕连听都没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