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68章 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杰西卡晚到股东会的原因是因为她接到一封叶奋韬的电报。(《界》xian??jie.me《说》网)[新#笔#下#文#学]

一,由于新银行贷款短时间不可能到位,为了公司能够正常运转,从瑞士最后的准备金里拿出五千万美元支撑公司的流动资金。

二,为了保住公司上市资格,拟拿出五千万美元在1.1美元价位全部吃进公司在散户手中的股票。

三,实际情况是后续已经没有多少资金,这一亿美元起码要坚持三个月。

四,以后所有中国方面的利润全部支援公司的生产,尤其是和诺斯罗普公司的新型雷达和战斗机的联合生产项目。

五,头批资金会在一个星期内到账,二批资金在一个月内到账。中国方面的资金明年会到账两千万美元。

六,里奇教授的动机不明,以责成霍晶进行调查。

中华军驻美代表乌曼斯基会亲自办理资金转移事宜,是以一个瑞士基金会的名义投资黎明公司,标注年利率为百分之十。

杰西卡,坚定信念,愿上帝保佑你。

叶奋韬回到中国后的一个月,美国发生了那个接手里奇教授股份的记者招待会,得到消息的叶奋韬看着坐在对面满脸笑容的克里特,汉斯和范登堡。

“不会是你们吧?”

克里特耸耸肩,“很明显,是我们,你的账目我很清楚。如果里奇将手中的股份全部抛出,股价回到一美元以下,一个月以后公司就会下市,银行贷款会消失。”

“对此,我表示深深的感谢,应该也是你们的全部。但为什么?”

“用中国人的话说,我们是一个绳上的蚂蚱。况且,我们研究过你,这个问题是英国和德国的军事专家努力的结果。汉斯,请介绍一下。”

“苏联历史上的第三次***发生从1946开始。

二战之中,这场***在苏联许多地区已经开始,却并未随着卫国战争胜利而结束。

这首先是由于战争带来的上千万农业劳动力的损失,在战后重建期表现的更明显,而大批复员军人没有兴趣重新当农民。

1946年乌克兰等地遭受了严重的干旱,引发了农业歉收,而当局的粮食征收政策却没有从战前时期转变。

饥荒为没有随战争胜利而结束,是什么使回到家园或复员的人们失去了生产粮食的动力呢?实际上,卫国战争曾使得农民与苏维埃政权的关系得到舒缓,人们期待着国家的政策有所松动。然而一度广泛流传的农民私有财产在战后得以恢复的传闻却并没有变成现实。1947年你的计划有成功的机会。”

“里奇教授已经被证明是苏联情报机关指示的,他得到了一大笔钱,但目标是针对美国的,美国的情报我比你得到的快。我父亲已经调查清楚。

再说,苏联人还没有把你作为对手,他们认为你只是中国的一个地方军阀。”

“从军事角度讲,我的专家给我的结论是--采用突然袭击的方法,加上先进的武器,一个月可以占领蒙古。苏联军队在干扰下,一个半月集结的部队会赶到边界。只要坚持两个月,就会引起国际干预。”

“我父亲的意思是只要顶住苏联人的头次反击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你的演讲在美国很成功。”

叶奋韬笑了,“还有一件事,最重要的事没说。你们1.2美元接受的股票会涨几十倍。”

“那是当然,一切正常,皆大欢喜。好心总有回报。”

“话以至此。如果我三天占领蒙古,一个星期占领乌兰乌德,三个月到半年消灭远东军区和西伯利亚军区的苏军,那会是什么状态?”

“不可能,我的军事专家没有这个说法,你没有空降兵。”

“如果发生了,我想知道会怎么样?”

“老朋友,整个西方世界会乐疯了,西德那边肯定有动作。”

“那样我们拭目以待,我不像你这样乐观。”

“老朋友,克劳塞维茨说过,战争的目的是政治性的,而不是军事性的,并且在其著作中实际表达了这一观点。

但是,他的句法和逻辑晦涩费解,以致从他的著作中获得灵感的军人们不大注意他的观点的限制条件,而较多地注意了他的概括性语句——流血的解决办法是摧毁敌军的战争长子。让我们对有的将领不造成流血就实现征服的论点充耳不闻吧。

克劳塞维茨对作战的重视显示出了其理论的一个矛盾。因为假如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战争中所要实现的目标就是主要目的。

但是,克劳塞维茨重视战争的胜利,因而只期待着战争结束,而不是战争结束后的和平。

虽然克劳塞维茨实际上是说,战争是达到一国目标的最通常的办法,但是几代喜欢正面作战的军人未能权衡其论点的矛盾之处,也不能理解其晦涩的论点,因而理解为战争是唯一的途径。”

“你会成为青史留名的人,普通的老百姓会得到和平,盘子里会有肉。而我们会得到-利润,这个我们满意的副产品。”

三个人狡黠的笑了。

正在这个时候,盛光勇召开了中华复兴联盟核心地区各地区负责人会议,议题是--我们的任务。

贾莹作为复兴党副主席也应邀参加了大会。

说起核心区,那是在地图上以秦皇岛市-平原县-承德市-隆化县-丰宁县-北平市-天津市-塘沽港以内的区域。

会上进行了大讨论。

“大家知道,我二弟即将为中国人夺回从苏联手中夺走的土地。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请大家尽情发表意见。”

“我们捐款。”

“我们号召人们参军。”

“拉倒吧。现在不号召参军,想进还进不去呢?”

“我愿意捐出一半的家产。”

“这还差不多,我也一样。”

“诸位,我当家的我知道,他不想麻烦大家。原因嘛?大家知道,什么时候看见他要求发债了?没有,除了我们控制的地区,那里不发债。他是不愿意从老百姓手里圈钱,不想降低大家的生活水平。再说了,一亩地才50斤粮食,没有其他的苛捐杂税。除了我们,哪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我说老妹子。二弟想自己干,我们不答应。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他失败了,在座的好日子都结束了,大家说是不是?”

“可不,除了控制圈,看看别人的生活就明白了,我可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