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73章 祖宗疆土

第三百七十三章 祖宗疆土

同时,1947年3月6日《纪事报》上以大字标题发表了署名中华魂的特约评论员文章--祖宗疆土,当以死守,不可以尺寸与人。

大汉帝国是一个充满了光荣与寂寥、童话般华丽的封建王朝,对于今天的东亚人,这个伟大的帝国投下的背影与梦想值得我们去追忆与品味。

总之:第一帝国无愧于强汉、隆汉与雄汉等诸多盛誉。

威震寰宇、煌煌盛大的汉帝国受到后世东方文明的推崇与景仰,从下面的论述我们可以发现今学家笔下的汉代史观

大汉帝国(约公元前206年-公元220年)是东亚历史上强大的封建帝国。

公元前206年,刘邦灭秦,称帝,国号汉,建都长安,史称西汉或前汉。

公元25年,皇族刘秀重建汉朝,建都洛阳,史称东汉或后汉。

汉代共历24帝,四百零六年。

在世界历史上:大汉帝国以国力强大、对外扩张、持久的强盛统一而称誉世界,其疆域东抵太平洋、西到帕米尔高原、奥克苏斯,南包整个印度支那、北及安加拉河,中西伯利亚。

大汉孝武皇帝时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繁荣的国家。

一个壮阔的王朝背影给我们后世留下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敬仰与尊崇,伴随强大帝国而生的伟大帝王是值得我们去撩发思幽古之情的,汉武帝刘彻就是这样的天之娇子。

是他还让我们日渐倾颓的中华民族在迷失中依然保留着一丝高贵与雄健,是他还让中华民族可以去触摸一个伟大的帝国的背影,是他还让我们贫瘠的血管里重新流淌着血性与勇武。

当强大的大汉帝国坍塌于国内强大割据力量的争斗时,一个伟大的时代结束了,古代国度中的光荣与梦想结束了。

当匈奴贵族崛起于代北时,华夷之辩的魔咒在凛冽的朔风中开启,这些多多少少与汉武帝有点关系的草原雄鹰似乎也在继续进行着一种汉武帝似的诠释--征服,征服,再征服。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贼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

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采石一载复朝纲,汉家山河次第平。

归来夹道万人看,朵朵鲜花掷马前。

门楣生辉笑白发,闾里欢腾骄红颜。

国史明标第一功,中华从此号长雄。

尚留余威惩不义,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

所有读到报纸的人多少明白了,这是即将开始战争的明确信号。

1947年3月9日下午16点,三十架由飞行时间超过1500小时的老兵驾驶的侦察机在奎屯,张家口,包头,满洲里,兰州,秦皇岛等地的机场起飞。

这是中华军空军的一支尖刀侦察部队,其机组人员都受过严格的夜间飞行训练,他们以2-3架飞机为一组,扑向远东,外兴安岭,中亚等中苏边境线上苏军所有的机场,他们的任务是对苏军的主要机场状况,进行最后的确认。

同时在奎屯,兰州,张家口,北平,天津的各个机场上,成千架中华军重型轰炸机的引擎开始怒吼,这一切完美地体现了训练有素的高效率和准确性。

为中华军轰炸机大队护航的战斗机大队飞行员在包头,奎屯,承德进入战斗准备室。

凌晨时,几乎在同一时间,中华军先头轰炸机群的炸弹投到了苏军在边境上的二十五个飞机场上。

紧接着,中华军第一波攻击机群,共八百七十架重型轰炸机开始持续攻击苏军在西伯利亚,中亚和远东的各个军用机场。

中华军选择的时机好得不能再好了,当时苏联空军正在开始更新装备,大量飞机涌入边境各个机场,而由于新机场建设进度严重滞后,苏军不得不把大量飞机挤在同一个机场

所以,飞临苏军机场上空的中华军飞行员们惊奇地发现机场被一架接一架毫无伪装的飞机排得满满的,对第一波攻击的中华军飞行员们来说,这次作战轻松地象一次演习。

中华军第一飞行集群第二轰炸机大队的指挥官伍端上校回忆道--凌晨十一分时,我们从机场起飞,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能见度很好,我们的目标是赤塔机场,那是一个苏军战斗机基地。

当我们抵达那儿上空时,我们发现一大批米格-3,,雅克-7和少量米格-9战斗机以完美的检阅队形排列在机场上,我们的炸弹就直接落在苏军的机群中间,然后我们的飞机全部安全返航。

苏联空军对中华军空军攻击的最初反应是混乱的,由于通讯设施被摧毁,使一切协调性的攻击都不可能进行。在苏联空军各个部队中,只有苏联远东军区的空军部队及时疏散了他们的飞机,所以仅仅损失了16架飞机。

紧接着,小规模编队的侦察机开始收集轰炸后的情况。

随即,得到报告的中华军空军轰炸机以九架和三十六架的菱形编队继续轰炸。

一时间,整个西伯利亚,中亚和远东笼罩在一片浓烟之中。

尽管天气不佳,但中华军总参谋长兰黎明上将仍决定出动全部轰炸机部队对苏军后方铁路线和重要车站进行全面攻击,攻击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

侯胜奎负责的各机场进入戒严状态,胡军中将属下的宪兵巡逻队开始盘查每个见到的可疑车辆和人员,所有中华军控制地区宣布进入战时状态。

午夜,叶奋韬私宅的客厅里灯火通明,尚进勇是唯一的访客。

电话铃响了,贾莹拿起电话又放下,然后平静的坐下来:“李师傅,夜宵准备齐了吗?”

“来了。”

“大家都坐,人总要吃饭的,都几点了,你们老哥俩不饿我可先来了。一剪梅,把变色龙和跳虎他们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