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74章 中国母亲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中国母亲

我们回到开始,叶奋韬那天来到二连浩特已经是下午三点,随即他召集严明,梅婷婷,孙二虎和王胜强一起开会,张救国则忙着安排装甲旅的战前准备。

“你们记住,突击队的介入所产生的影响决不仅仅局限在战斗上,而是在战役上,甚至影响到双方的整个战略格局。它的宗旨是——攻击,攻击,再攻击。

没什么说的,你们的目标--占领纳来哈机场,然后关上外蒙的大门。严明,说说你的安排。”

“第一目标扎门乌德,晚上七点行动,估计一个小时结束,然后交给第12装甲旅,蒙古情报人员会破坏通讯设施,指引道路。

第二目标-赛音山达,然后休息,清除残余武装人员,等待装甲旅的到来。

突击队凌晨一点出发,三点开始抢占纳来哈机场。”

3月10日18时

集合号声在突击队六合营村的营区震响,号音尚未完全消失,全体官兵已在操场上肃立

叶奋韬背着手,叉开双腿站在阅兵台上,全体官兵站立的姿势和他一样。

巴顿式立姿——标准规定的突击队员式立姿。

他足有十分钟没开口。

对视,一双眼睛和三千双眼睛对视,气氛沉重。

“我给你们讲一个我听到的故事,是一个人亲身经历过的。”他缓缓地开了口。

一片火药味中,他的音调、神态显得那样不协调,大家以为他一定会挥舞胳膊激昂陈词,像政治家那样。

今天,他完全有理由比政治家更政治家。

“苏联人在一次在东北对中国的迫害和屠杀中,我躲在一片瓦砾里,我看见有个30岁的妇女,抱着一个婴孩朝这边跑来,一梭子弹从背后打中了她,她猛地栽倒在地上,躺在离我只有几步远的地方。

子弹打得很准,她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死去了,胸口的血像喷泉一样突突地涌出来,过了好大一阵子,突然哇地一声,躺在她身边的婴孩发出一阵响亮的啼哭。

奇迹出现了。

那已死去一会儿的妇女,那中国妈妈,竟然醒了。

她奋力挣扎着,终于仰起头来,睁大眼睛寻找,她在寻找她的孩子。

她找到了,她无力挪动身躯,只能向心爱的孩子送去一瞥。

那是多么凄恻而悲惨的一瞥,含着绝望、祈求、愤懑,甚至有点歉疚。

她是不是觉得对不起她的孩子?可谁又对得起她?

只一闪,她的眼睛就闭上了,永远地闭上了。

可是那一闪的目光,已在我心中摄成一张永不褪色的底片,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他停住了

操场静得像坟墓。

默默的对视。

三分钟后他说:“严明,宣布解散。”

没有人动。

他朝站在台下的严明摆摆手。

严明大声发令:“解散!”

依然无人动。

他自己转身走了。

没有一个字提到动机,更没有一个字提到中国人过去是怎样创造世界的,以及现在和将来应该怎样创造世界。

他集合全体突击队难道就为了讲这样一个令人心酸的小故事吗?

他是。

他又不是。

队列像凝固了。

直升飞机起飞了,当直升飞机不屈地昂着头,一架接一架地离开地面时,前来送行的人们一齐挥动帽子,很多人忍不住落泪了。

这一别,谁知道是否是永诀?

令突击队员们兴奋不已的是,这么多人从天而降,竟未引起赛音山达机场苏军和蒙军的任何注意,直升机轰鸣的响声也未能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

那时的苏军战略是在欧洲,远在蒙古的士兵根本认为自己是在度假。对于叶奋韬的宣战,连苏联情报机关都没有认真看,斯大林已经忘了这件事。

队伍很快又分成若干个小分队,在情报人员的带领下各自按原定计划行事。

突击队员犹如神兵天降,一下子出现在正在大睡的苏军和蒙军面前,大批苏军和蒙军面对突如其来的突击队员都呆若木鸡,他们刚从被窝里钻出,连武器都没碰到,便成了突击队员的枪下之鬼

不过,在另一个苏军驻地――离雷达站300米左右的一幢楼房内,十几名苏军组成一个小队立即反扑了过来,他们一边毫无目的地放枪,一边向天空发出了几颗信号弹。

王静少校手一挥,一个突击小队迅速包抄上去,随着几颗手雷的爆炸声以及突击步枪的怒吼声,短短几分钟内,十几名苏军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山上的枪声早就惊动了山下的苏军和蒙军,指挥官更是吓得脸色惨白,一队队苏军和蒙军从被窝中迅速爬起来,集合队伍冒着突击队的拦阻火力,拼命往山上冲。

同时他们又想将消息报告给附近的步兵团、坦克营和其他一些哨所,但很不幸,通讯设施被破坏了。

由于机场住着整整各一个团的苏军和蒙军,情况变的十分危急,再过30分钟,大批敌军便会压过来,到时候,想全身而退没有这样容易了,关键是奇袭的消息会被告知纳来哈机场。

突击队第一悍将龙建强上校顾不上那么多了,果断地下了命令,直升飞机卸下的迫击炮和107mm火箭炮被迅速组装并布置在山上作为压制火力。

远处有装甲车和卡车正急急朝这边驶了过来,这肯定是敌军前来增援的先头部队。

龙建强上校此刻倒并不担心敌人的强攻,他最怕的是,当敌人知道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后,会使用任何通讯工具和纳来哈甚至乌兰巴托联系,如果真的如此,那么所有行动有可能全功尽弃。

“报告长官,目前为止,通讯设施和军营通讯设备破坏完毕,牺牲五名情报人员,完毕。”龙建强上校放心了。

突击队员们一边用猛烈的火力对敌人进行还击,一边有条不紊地调整火箭炮和迫击炮的射击诸元,同时,为了阻止敌人大部队的增援,攻击直升机在向北的铁道线上开始编队飞行。

一切似乎都十分顺利,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三个小时,攻击直升机在指引下准确的扫荡着整个城市,但此时离约定装甲旅到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一定要搜索彻底。”龙建强上校下达命令,于是,残存的苏军和蒙军的一次次冲锋都被挡了回去,胜利眼看着就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