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07章 后勤之革命

第五百零七章 后勤之革命

事实上,卢弗阿不是建立一种仓库,而是两种。

一种用于保障国土的防御,即指定一系列边境城镇和堡垒作为国王的要塞,经常为守军储备6个月的给养和2个月的草料,使之有永久性的战备能够抗击敌人的围攻。

另一种仓库,即普通仓库,更有革命性的意义。

这些仓库预定用来保障野战军在法国边境以外发起战局的需要。两种仓库都置于地方长官管辖之下,地方长官的责任就是务使仓库经常有充足的储备,在卢弗阿所写的信件中,很大一部分包含着对地方长官们的告诫,要他们抵制把库存给养用于日常需要的企图。

卢弗阿作为陆军大臣,同他的前任们一样,主要是实施监督,而不是作为合同的当事人。他不是直接为国家征购物资,而是同承包商们办交涉,这不仅因为当时没有适宜的行政办事机构,也因为缺少经费。从他的大量信件和备忘录透露的情况看,他的工作程序大体如下。

首先,把军队人数乘以战局预计持续天数,一般情况下为180天,由此算出预期的消耗量,然后,记下他打算为每种物资支付的价款,再加上运输、储存和分配的费用,即得出总的开销数。然后,国家同承包商签订合同,通常是要求赊欠。

这一点也许是整个制度中最大的弱点,因为只要卢弗阿不能按时给承包商付款,他就无力对付他们的侵吞掠夺。

事实上,此中的弊病一直未能根除,同这项古老的制度共始终。

在从仓库向军营运送给养方面,卢弗阿没有什么创新。成立正规的运输部队,是此后很久才能办到的事情,当时通常仍然是就地征用车辆,有条件时也征用驳船。

卢弗阿最重要的改革,可能是在分配制度方面,他第一次把士兵应免费得到每天的基本口粮当作一项原则规定下来,标准的伙食是每天两磅面包,有时以硬饼干代替,这些硬饼干在一个世纪以后成了拿破仑大军纵横驰聘于欧洲大陆的动力

根据情况,在基本口粮之外再加上肉类、豆类或其他含蛋白质的食物,这些食物不算在标准伙食之内,有时免费供应,有时按市价之一半或四分之一收费。

这个被称为国王的这一恩典,有时普及全军,有时则仅加之于步兵。卢弗阿虽然关心纪律,但看来并未对给养的消耗实行控制,结果士兵们常常浪费食物,或拿食物换酒喝。

卢弗阿的改革,据说使得军队能有更大的机动自由和更高的运动速度,并且延长了法军、特别是它的骑兵一年中能够在战场停留的时间,这些评价在某种程度上无疑是正确的,完全由卢弗阿组织的第一次战局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也是他最成功的一次战局,而且,从很多方面看,标志着战争的一次革命。

为进行1672年路易十四反对荷兰人的战争,卢弗阿建立了一支也许是自薛西斯入侵欧洲以来最庞大的野战军,其兵员来自整个西欧,共12万人之众。

由于从南边进入荷兰要受到层层河岸要塞的拦阻,因而决定从东边穿越盖尔德兰发起进攻。军队的补给依靠预先设置的一系列仓库。

这些仓库设在法国的盟友科隆选帝侯的领土上,该选帝侯为此指定了他的4座城镇,即:诺伊斯、凯泽斯威斯、波恩和多斯顿。

随后,法国国王派遣了办事人员进入科隆,他们表面上是为选帝侯服务,实则进行仓库物资的储备。

在整个战争中始终遵循的原则是:只有在国外无法筹得的物资才从国内前送,在今天这个不前送就是死亡的时代,这样的原则听起来是很奇怪的。

因此,那时只有火炮需从法国运往战场,其他一切物资都在国外筹措,火药和弹药甚至来自阿姆斯特丹,依靠的是那里的一个犹太银行家撒多克的各个可靠的办事处,同时,法国在国内北部边界开设的仓库也储足了物资。

战局于5月9日正式揭幕。提雷纳及其23000士兵和30门火炮离开设在沙特列的营地,沿桑布尔河向下游进军。

他一路上夺取了通格列斯和比尔森,来到迈斯特里齐,并包围了该城,这时,他同孔代的阿登集团军会合,这支军队是沿墨兹河开来此处的

5月19日,联军离开列日前往莱茵河,孔代渡过莱茵河,而提雷纳留在左岸,两支军队沿两岸进军,直到6月11日在艾麦里奇重新会师。

6月12日,提雷纳渡过莱茵河,至此战争才真正开始。法军仅用一周时间,就到达阿麦斯福特,离艾麦里奇60英里,离阿姆斯特丹约20英里。

此时,荷兰人掘开了水坝,由于洪水上涨,战局突然中止。

从沙特列到艾麦里奇,法军主要是在盟邦领土上行军,他们不是离仓库越来越远,事实上,随着每日的推进,他们离仓库越来越近。

尽管有这些异常有利的条件,军队在33天内还是只走了约220英里,平均每天不到7英里,但这已是路易十四所有战局中机动性最高的一次了,直到抵达敌国领土之后,行军效能才有所提高。

当然,这也由于进军距离短,而且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的确,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战局,但它的成功也许主要在于组织的周密性,而不是有什么特别高的机动性。

现在,在谈到这种补给制度的局限性时,最重要的是要记住它在当时还是极不完善的,在那个时期,进行战争的通常方法,甚至战争的目的本身,就是取之于敌。

卢弗阿自己将这一点写成了几句套话,每当他把即将进行的战争通知军需官们时,总是使用这几句套话:“国王陛下已经聚集一支有相当规模的军队……准备进入天主教国王的领土,并取用其资财保障军需,直到天主教国荷兰总督屈服于国王陛下的要求为止……军需官要负责促使西班牙各领地缴纳其所应负担之赋税。”

即便在卢弗阿明确表示要避免加重本国地方负担的时候,饲料也还是要就地取给,但是通常总是没有地方存放这种宝货,即便只是进行一次比较短程的翼侧行军,法国的指挥官们也被告知要依靠沿途所能找到的一切维持军需。

为此目的,可以象华伦斯坦那样,采取任何残暴手段,包括毁屋抓人,掠夺牲畜和财物。就连在一次战局的最初阶段,尽管军队的需要至少有一部分系由国内仓库保障,但为使军队过得更好,其必需的资财,仍须取之于敌。